第020章 得罪黄仙儿
天工匠人2017-11-20 17:182,866

  看着原先的‘木屋’,三人一阵悚然。

  那根本就是个半山腰里的老坟包!

  或许是因为年深日久,坟包被雨水冲开了一个大洞。狡猾的黄皮子,竟利用这里为三人设下陷阱,想要夺海夜灵的命。

  我问蓝兰:“你刚才看见什么了?”

  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情景能让这一根肠子通到底的女道爷窥视的那么专注,伸直了脖子往套里钻。

  蓝兰看看我,又看看海夜灵,脸没来由的一红,“刚才你一进‘木屋’,就反手把门关上了,我在外面等了半天,怎么喊你们也没回应。所以……所以就扒着门缝往里看。”

  “你看见什么了?”海夜灵虽然惊魂未定,却也很好奇,因为蓝兰的表情实在古怪的很。

  蓝兰咬了咬牙,低声说:“看见你俩在里面那个。”

  海夜灵红着脸白了她一眼,扭过头没说话。

  蓝兰忽然抬起头,凶巴巴的瞪着我道:“这不能怪我,谁让你一看就不像好东西?”

  我气得翻白眼,“我刚才明明把你抱下来了,你还向我开枪?”

  “你光着屁股向我冲过来,我还不开枪打你?”蓝兰理直气壮的说道。

  我:“……”

  这特么就是女人,明知道是中了邪,看到的是幻象,却还把歪理当成道理。

  不过不得不承认,黄皮子实在邪性的很。

  海夜灵咳了两声,说:“之前在溪边,我看见你们身后有一个黑乎乎的家伙,看上去像黑熊,可是很模糊,像是没有脑袋,我让你们看,结果谢安看了一眼就说有危险,拉着我就跑……”

  海夜灵瞄了我一眼,低声说:“那种感觉……很真实,我好像真的被人拉住手一样。”

  我下意识的活动了一下被她砍到的肩膀,“那刚才呢?你怎么忽然在背后偷袭我?”

  “我迷迷糊糊的,就觉得眼前的不是你,而是坟里的死尸,他脸上的烂肉一块块往下掉,我实在是害怕。”海夜灵歉疚的看着我,“真对不起,打伤你了。”

  “没关系,回去给我加工资就行了!”

  我看了看不远处的死黄皮子,问蓝兰:“东北山林是它们的天下,被这鬼东西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你有什么一劳永逸的法子吗?”

  蓝兰想了想,点点头,走到死黄皮子前,取出黄表纸,皱着眉头蘸着黄皮子的血画了三道符,给我和海夜灵一人一张,说这是按照九凶六克的法门画的驱邪符,让我们贴身藏好,就可以不受黄皮子迷惑。

  海夜灵收起黄符,忧心忡忡的说:“都说黄仙儿不能得罪,谢安现在连杀了两只黄皮子,会不会把它们惹恼了,死缠着我们不放?”

  “仙儿?你觉得真正的仙儿会干这些下三滥的害人勾当吗?”我招呼两人回去山溪旁,边走边说出了那次来东北旅游遭遇黄皮子的事。

  那时候刚高考完,我和百晓生、石头去长白山游玩,晚上住在一户农家客栈。

  说是客栈,其实就是农户人家搞的副业,总共也没几间房,我们仨订了一间,挤一张炕。

  客栈的主人是一对农家夫妇,都三十多岁,朴实的很,知道我们是三个穷学生,就叮嘱我们晚饭别在外面吃,在他家搭伙,可以省些钱。

  前两天相安无事,到了第三天傍晚,也就是我们决定启程去下一个目的地的前一晚,夫妻俩说要给我们践行,晚饭特别的丰盛,还准备了几瓶烧酒。

  夫妻俩连连举杯,热情的让我们仨差点掉眼泪,最后老白和石头都喝桌子底下去了。

  男主人先把石头扛回了屋,进来后,闷着头和我打了声招呼,又把老白背了出去。

  我大着舌头对女主人说,大姐,我也喝得差不多了,回屋睡了。这趟来风景也看了,更要紧的是认识了你和大哥,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准儿来看望你和大哥。

  女主人似乎有点失神,闻言只是‘嗯’了一声。

  我喝得迷迷瞪瞪的也没在意,跌跌撞撞的回了屋。

  一推门,见屋里没开灯,边去摸索开关,边嘟囔:“百晓生,石头,你们俩今天可真丢人,以前你俩酒量没这么差啊,今天怎么就喝趴下了呢?”

  嘟囔完了也没摸到开关,刚想掏打火机照亮,忽然,有只手把我往前一推,紧跟着,身后的房门就关上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就被一双手臂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大兄弟,帮帮我。”

  抱住我的是个女人,说话的声音很轻,呼吸却很粗重。

  她一边说着,一只手已经贴着我的身子往我身下滑去。

  我着实被吓了一跳,辨识出这人的身份,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酒也醒了一半。

  抱住我的,竟然是刚才和我们喝酒的女主人!

  “大姐,你这是干啥?”

  我用力挣了几下,却被她死死的箍着硬是不肯撒手。

  “兄弟,你帮帮姐,姐一家人的命,都指望着你救了!”女主人哭道,手的动作却没有停止。

  我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被她握住‘把柄’,顿时浑身的血都好像燃烧了起来。

  山中野店,有夫之妇……此情此景我不知道YY过多少次了,可事到临头,我虽然冲动,却没法说服自己付诸实际行动。

  我竭尽全力挣脱她,踉跄着往前迈了两步,转过身,就见黑暗中女主人不着寸缕的身体白的耀眼。

  我盯着她白花花的身子,愣了好一阵,热血直冲顶门,又从顶门回流到身体的某个部位,就想不顾一切的扑上去。

  可就在我付诸行动的前一刻,不够用的眼睛终于留意到了女人的脸,看清了她眼中的悲苦和惶恐,以及那么一丝丝的……渴望。

  我猛然记起这几天两夫妻对我们三个穷学生的照顾,使劲甩了甩头,低声道:“大姐,你是不是喝多了?大哥要是个混蛋流`氓,哪怕是有一点不厚道,我还真不跟你客气,可他是老实人,是好人。你这么做,是想让我大哥整死我,还是想让我自己一头碰死?”

  “大兄弟……”女人颤声说了一句,猛地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会儿我已经适应了黑暗,回头往炕上一看,老白和石头都不在。

  我喘着粗气扯了床被子给她披上,问她老白和石头在哪儿。

  女人哭着说他俩在隔壁的空屋。

  我不敢扶她,推开门就往外走,一脚迈出门槛,就见厨房亮着灯。昏黄灯光的映照下,墙上赫然有一个被拉长的影子悬在空中摇摆不定!

  我忙不迭跑过去一看,魂儿都快吓出来了。

  厨房的梁头上吊着一个人,正是男主人!

  我奋力把他从梁头上解下来,用尽了所知有限的抢救知识,终于把他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老白和石头是被男主人扛走的,女主人赤身露体的进了我的房间,男主人接着就上吊了……

  我觉得这事蹊跷大了,就连夜逼着两口子说实话。

  两人一个哭哭啼啼,一个垂头苦叹,把事情的原委说明,我差点没当场掀了桌子。

  原来不久前男人有事去了外地,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家。

  连着三天,家里养的鸡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死了大半。

  眼看七八只下蛋的老母鸡都被咬死了,女人心疼的要命,就从老嫂子家借了两个捕兽夹藏在鸡窝边上。

  头天下夹子,第二天早上起来,到鸡窝边一看,差点没吓死过去。

  鸡没事儿,夹子上夹了一只两尺多长的黄皮子。

  黄皮子头顶的毛都白了,明明已经断了气,却呲着牙、瞪着眼,像是死的极不甘心,想要将害死它的人活活咬死似的。

  家里的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一个六岁一个两岁。

  老黄皮子死了没几天,两个孩子就先后发高烧进了医院。打了针,退了烧,回到家隔天就又犯病了。

  男人回到家,听媳妇儿把事一说,当时就狠狠给了她两个大耳刮子,“你……你这是得罪黄仙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总裁的僵尸保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