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荔枝君2017-11-27 14:182,290

  苏黎下楼的时候,黑色古斯特仍然停在那里,可是,车上只剩司机周源。

  看见苏黎,周源下了车,“郁先生先走了,应该是临时有应酬。”

  说话间,他看着女孩年轻惊艳的脸孔,泛着淡淡的失落,虽然极力想要掩饰,可惜只是徒劳。

  刚刚那一瞬间,周源分明看见苏黎的眼睛,光亮熄灭,期待通通落空。

  大概是太过年轻单纯的脸孔,白纸一张,所以看起来更有冲击力。

  “苏小姐,我送你回去?”他问苏黎,语气尽量放缓,不想再刺激到苏黎。

  苏黎拨了拨耳畔的碎发,试图平复心情,可胸腔中的酸涩却不断弥漫,这一刻,她连自己的声音也找不到。

  她还记得,十分钟之前,叶惜对她说过,“放心,郁先生不会连等这么几分钟都不耐烦的,是不是?”

  是啊,如果郁东尧真喜欢她,又怎么会连十分钟等不了。

  “苏小姐?”

  周源温和的男性声音再度响起,打断苏黎的思绪,她抬头看了看周源,点点头,极力扯出笑容,“送我回去吧。”

  苏黎的笑容,并不是为了周源,仅仅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罢了。

  这个世界上,自欺欺人,大概是为了成全最后的体面。

  *

  晚上九点,季晚刚刚到家。

  刚才下了陆绍安的车,沿途那段路吹了风,原本她就有些感冒,这样被夜风一吹,鼻音变得更重,倒像是刚刚哭过一场。

  “回来了,”忽然,男人低沉的嗓音响起,语调像平常一样淡漠,听不出丝毫异常,“你和陆绍安玩得很开心?”

  说话间,郁东尧摘了平光眼镜,随手放到一边,那双浓黑深邃的眸,直直望着季晚的脸。

  季晚蓦地抬眼,对上他的视线,整个人怔在原地。

  他什么时候看到她和陆绍安在一起玩得很开心了?

  “只要不用看见你,我就很开心。”一句话几乎脱口而出,却在最后十分被季晚硬生生咽回去。

  如果是四年前,她会毫不犹豫顶回去,可是现在,不行……

  但凡她惹到郁东尧不高兴,他就能拿季晚尚在牢狱里的父亲威胁她,甚至上一次,父亲在牢里被人打成脑出血,大约,郁东尧也脱不了干系。

  季晚望着郁东尧,知道自己最近惹了他好几次,这个男人不会把喜怒摆在脸上,但是脾气并不好,这种时候,没必要再去惹他不痛快。

  “我不太舒服,先回房间了。”季晚一开口,就是很浓重的鼻音,不过她不打算跟郁东尧过多纠缠,说完这一句,准备上楼。

  “喜欢陆绍安?”

  身后,郁东尧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双暗沉沉的眸子,一瞬不瞬,落在季晚纤瘦僵硬的脊背上。

  男人修长挺拔的身影,被客厅的灯光拉得更长,那个身影静静伫立,垂下的手背上,隐隐有青筋凸起。

  可是他那张俊美冷漠的脸,依旧没什么表情,好像不过随口跟季晚聊天气一样平常。

  季晚深吸一口气,将胸腔中蔓延的情绪压下,胸口这瞬间,像是被什么不知名的情绪充满,无法疏解,胀到发痛。

  “你误会了,小陆先生只是顺便送我回来。”她缓缓转过身,尽量控制好表情,不泄露心底情绪。

  毕竟,她和郁东尧维持了四年的这段婚姻,她早早就学会了,要带面具生活。

  直到某一天,面具和她的真实情绪融为一体,有些时候,甚至连季晚也感觉不到,面具之下的自己,是否还有真情实感。

  至少,对着郁东尧是如此,她对他,早就没有任何期待和幻想。

  “喜欢他什么?”

  这是今晚,郁东尧第三次开口,每一次,都是那副淡漠冷静的态度,似乎这些问题和他毫不相干,可是他每一次发问,都能成功让季晚变了脸色。

  这次,连深呼吸也无法平息季晚的情绪,做完两个深呼吸过后,她终于忍不住,“郁东尧,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他玩得很开心?”

  终究到最后,季晚还是把那句一开始就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我跟沈怡舟吃晚饭,恰好遇见陆绍安和朱唯,之后他顺路送我回来而已,你什么时候看到我跟他玩得很开心了?”

  “我跟他一路上讲的话不超过十句……”

  “他碰了你,”郁东尧打断季晚未完的话,长腿一迈,缓缓走近她,下一秒,捏着她的下巴抬起,审视的目光落在她的眼睛上,最后,是唇上。

  接着,他拇指指腹擦过她的唇,强势男性气息侵袭着她,带着无可言说的破坏欲,弄花她的唇妆。

  甚至隐隐约约,季晚能从他眼里,看到占有欲,却又分不清,是否只是自己的错觉。

  “顺道送你回来,为什么会抱你,”男人低头,立体分明的五官,染上戾气,不算重,可季晚能清晰地感觉到,“晚晚?”

  这一刻,季晚纤瘦的肩膀开始轻颤,手指蜷缩着,指甲陷入掌心,极力在忍耐某种快要濒临爆发的情绪。

  让她怎么开口?

  因为陆绍安的神色和语气,让她想起郁庭深,所以她失态了?所以陆绍安抱着她、安抚她?

  这个答案,等于火上浇油,只会惹得郁东尧更加不悦……

  可是一时之间,她又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借口。

  头痛欲裂,好半晌,季晚终于找回声音,鼻音加重,“我想到我爸还躺在医院里,心情不好,他安慰我而已,没别的意思……”

  她被迫抬起头望着郁东尧,一双眼微微发红,嗓音听起来没平时那么冷淡,反倒因为鼻音,多了两分娇软的味道。

  那个瞬间,郁东尧突然松了手。

  最后,男人紧抿的薄唇动了动,“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待。”

  言下之意,季晚父亲在牢里被打成重伤,和他无关。

  “好啊。”终于重新得到自由,季晚精致美艳的脸庞恢复至毫无表情的状态,发红的眼眸在郁东尧身上停留两秒。

  然后,转身离开。

  她的眼里,没喜悦没愤怒,几乎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丝毫信任。

  季晚并不相信他。

  客厅再度归于一片死寂,空空荡荡,只剩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他站在那里,轮廓分明的侧脸线条,冷硬到极致。

  越不能碰的越想要,到头来,只是跟自己做困兽之斗。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破产名媛约不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