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噬身之魔”——3位支部长
炒蛋蛋2017-11-23 17:343,076

  空中,一个看起来原本不存在的巨大移动要塞出现在了空中,这个巨大的要塞上,长着一排大小不一的眼睛,这些眼睛缓慢的蠕动着,望向各个方向,就像是监视着可能靠近的威胁。

  步瞳和莫兹卡奇出现在了要塞的一个平台上,二人降落的时候,巨大的要塞又消失了。

  步瞳和被轰断了手臂的莫兹卡奇出现在了巨大要塞里的一个房间,房间里有七个形象各异的人围坐在一起,其中三位是“噬身之魔”组织的支部长,其余的四个人分别是三个支部长的手下。

  三个支部长分别是第七支部长戈尔多、第四支部长巴士底和第二支部长库尔塞尔,戈尔多正躺在一个形状怪异的椅子上玩弄着手里的一只乌黑的老鼠。

  戈尔多身材修长面相凶恶衣着别致,贴身的修身装上画着一些怪异的纹路,青色的皮肤给人一种他不是活人感觉,在他的皮肤里,似乎总能看到有什么东西游过,看起来非常的瘆人。

  巴士底看起来就像是一座人型的堡垒,他面色阴沉,他巨大的身体的不同关节颜色不同,从身体到各个关节上,有很多细管,像是可以通过这些细管向他的身体输送什么。

  库尔塞尔相比起他们两个就显得正常的多,俊朗的外表和沉稳的表情给人一种可靠的感觉,上身是灰色的夹克衫,裤子也是灰色的,虽然他的身体结构看起来很正常,但是他的手臂非常的粗壮,将夹克衫撑得紧紧的。

  步瞳隶属于库尔塞尔,莫兹卡奇则隶属于巴士底。

  步瞳和莫兹卡奇刚走进来,就响起了讥笑声,声音来自戈尔多的手下克瑞皮。

  莫兹卡奇拿着自己的断臂走到了三个支部长的面前,而步瞳瞟了克瑞皮一眼后,与莫兹卡奇站在一起。

  库尔塞尔看着莫兹卡奇的伤势若有所思,戈尔多瞟了一眼莫兹卡奇后露出不屑的笑容,巴士底的脸上明显有些不满。

  巴士底:“发生什么事了?”

  莫兹卡奇咬着牙没有说话。

  步瞳:“我们遇上了一个令人意外的枪手。”

  戈尔多:“枪手?你是在和我说,把他手臂打断的是枪?”

  戈尔多的手下克瑞皮又讥笑了起来,他的另一个手下割裂并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莫兹卡奇的伤口。

  戈尔多:“巴士底,你的手下还真是不经打。”

  巴士底非常的不满:“告诉我经过。”

  步瞳:“莫兹卡奇想要暗杀那个枪手,但是偷袭失败了,被对方打伤了手臂。”

  说到这里时,莫兹卡奇的双眼像是要喷出火来。

  库尔塞尔和巴士底都露出一种不太相信的表情,他们两个都了解莫兹卡奇的实力,就算是偷袭被识破,也并不至于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戈尔多:“偷袭都能失手,这还真是今天第二有趣的事,克瑞皮,你告诉我第一有趣的是什么?”

  克瑞皮:“当然是被枪打掉了一条手臂。”

  戈尔多:“答对了!”

  戈尔多的老鼠在他肩上发出尖叫。

  莫兹卡奇此时敢怒不敢言,只是感到巨大的耻辱感,步瞳依旧平静。

  巴士底这时也开始仔细看着莫兹卡奇的断臂,他知道步瞳是不会胡说的人:“然后呢?”

  步瞳:“我不能让莫兹卡奇再继续冒险,就叫他撤退了,我只想说,如果我当时躲避的位置就撞在那个枪手的枪口上的话,步瞳已经从这个世界蒸发了。”

  库尔塞尔:“那任务呢?”

  步瞳:“任务已经完成,那个研究所的人应该全都喂了蜘蛛。”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步瞳冷冷的瞥了巴士底一眼。

  库尔塞尔:“任务完成就足够了,那个枪手看来需要特别注意一下。”

  莫兹卡奇恶狠狠地说道:“我当时有机会杀了他。”

  戈尔多:“呵!靠你的嘴皮子功夫?”

  莫兹卡奇的身体颤抖着,偷袭失败,这对他来说还是头一次。

  步瞳:“莫兹卡奇确实有机会杀掉那个枪手,是我阻止了他。”

  巴士底有些恼怒。

  库尔塞尔:“我认为步瞳的选择是正确的。”

  戈尔多:“你是在包庇你的部下吗?”

  库尔塞尔:“想想最坏的结果吧,如果运气差点,步瞳和莫兹卡奇有可能都回不来,既然任务完成了,受些伤也不算什么。”

  戈尔多戏谑着:“她说什么你都相信吗?而且,失去两个那么容易就死掉的废物部下很值得在意吗?”

  库尔塞尔的另一位部下脸上表现出了不满,巴士底的另一位女部下则没有什么反应。

  巴士底并没有理会戈尔多:“莫兹卡奇,去把手臂接回去。”

  库尔塞尔:“这就是问题所在了,那条手臂用接的方式恐怕接不回去。”

  这时戈尔多的部下割裂说话了:“那样的伤口,需要再生。”

  戈尔多听到割裂的话,这在直起身子仔细看向莫兹卡奇的伤。

  戈尔多眯着眼睛:“这真的是用枪打出来的?”

  步瞳:“是。”

  戈尔多:“虽然我并不准备收回之前说的话,但是这个枪手拿的枪是要注意一下了。”

  戈尔多站起身来:“下次有行动的时候,还是派我的人吧。”

  戈尔多把手里的乌黑老鼠扔了出去,他之前坐着的怪异长椅突然变成了一条蛇,一口将空中的乌黑老鼠吞了下去。

  戈尔多转身离开,割裂和克瑞皮跟着他离去,而那条长蛇突然开始抽搐,那只乌黑的老鼠咬破了长蛇的肚子钻了出来,黑老鼠的眼睛变成了红色,格外的显眼,黑老鼠用尾巴卷着蛇的尸体,追着戈尔多离开了。

  巴士底也不想再说话,从别的出口离开,他的另一位女手下八俣向第二支部长库尔塞尔微微示意后,陪同莫兹卡奇去往了再生实验室。

  房间内只剩下了库尔塞尔,步瞳和另一位部下斯科因。

  库尔塞尔:“看来食代协会还是有点人才的,这个枪手的武器真的不简单,步瞳,你能不能给我看看在那个人开枪时候你的反应?”

  步瞳点点头:“好说,斯科因你过来。”

  斯科因走到幺妮的身边,步瞳用一只手扶住了斯科因。

  米卡向着莫兹卡奇开枪时的记忆再次模拟出现在幺妮的脑海里,步瞳的身体和意识瞬间回到了当时的场景。

  步瞳双腿一软,下半身如同失去了知觉,脸上的神经瞬间绷紧,惊恐伴随着瞳孔的放大,如果不是扶着斯科因,幺妮很可能直接瘫坐在地。

  库尔塞尔眉头一皱,他能闻到步瞳因为恐惧出现的些许失禁,这让在一旁的斯科因也感到些许尴尬。

  马上,步瞳就恢复到了正常。

  步瞳长出了一口气:“除了被那一枪吓到外,我还以为我失去了莫兹卡奇,在意识到莫兹卡奇没死后,对他的担心和我的求生欲望占了上风,我马上就做出了撤退的决定,即使莫兹卡奇有机会杀掉那个枪手。”

  库尔塞尔:“辛苦你了……本来并不困难的一个任务竟然遇到这种事,本来让你和莫兹卡奇一起去是担心他做蠢事,没想到差点连你都栽在那里。”

  步瞳:“喂!老大,我可不能装没听懂,如果莫兹卡奇死了,我活着也没任何意义!你就不能把他也拉到你手下吗?今天要不是我在他身边,他已经死了!”

  库尔塞尔无奈的看着步瞳:“别叫我老大,我们的老大只有一个,莫兹卡奇是老大安排在巴士底手下的,谁都改变不了。”

  步瞳非常不高兴:“我和莫兹卡奇除了彼此以外一无所有!你看看他都被巴士底那个混蛋变成什么样了?你就不能去求一求老大吗?”

  斯科因在一旁非常尴尬。

  库尔塞尔有些郁闷:“你以为我没有求过老大吗?”

  步瞳:“那就让我去巴士底的手下!”

  库尔塞尔:“你觉得我会允许巴士底把你变成另一个八俣?”

  步瞳开始发火,向着库尔塞尔就要冲上去:“变就变!只要能陪着莫兹卡奇,就是把我变成……”

  斯科因捂住了步瞳的嘴,同时从背后抓住了她。

  步瞳还是呜呜呜的叫喊着。

  库尔塞尔叹了口气:“带她去休息吧。”

  库尔塞尔库刚转身,又走了回来,他看着步瞳:“不准再给我撒野,洗完澡以前不准见我!”

  说完,库尔塞尔转身离去。

  斯科因这才将步瞳放下。

  斯科因无奈:“体谅一下支部长吧。”

  步瞳气呼呼的走了。

  斯科因无奈的摇摇头。

继续阅读:幺妮•噬魔现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食器食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