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荣静宁的在乎
零余双2018-01-09 19:572,139

  这一顿饭吃得很是没趣。

  荣静宁不说话,陆朝谈和陆显日两个人便也跟着不说话,而郭旖旎,说了几句话后,不见有人搭理她,就很知趣地闭了嘴。

  直到结账的时候,荣静宁刚刚唤来服务员,却看见服务员微笑着跟她解释说:“小姐,刚刚这位先生已经结过账了。”服务员说完,看了荣静宁身边的陆朝谈一眼,而荣静宁的目光也淡淡地落在了陆朝谈的身上,看见他正侧首深深地看着自己,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荣静宁没有理会陆朝谈,而是瞥开视线,对着众人说:”走吧。“说完,她便拿起了放在座椅上的包,率先走出了餐厅。

  走到餐厅门口,陆显日深深看了荣静宁几眼,便告辞离开了,而郭旖旎却没有动,她像是想起什么一样,忽然说:“对了,朝谈哥哥,过几天就是我的生日宴了,你可别忘记来参加啊。你去年送给我的项链我超级喜欢,今年你给我准备什么了?”郭旖旎一边说着,眼睛一边不经意地望着荣静宁。

  荣静宁只是低垂着眼帘,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看着地面上的一处不说话,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陆朝谈敷衍了郭旖旎一句,忽然执起了一边荣静宁的手,侧头对郭旖旎说,语气里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旖旎,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我和静宁也要回去了。”说完,他又侧头,温柔地对荣静宁说:“静宁,我们走吧。”

  荣静宁看了陆朝谈一眼,又扫了一眼陆朝谈握住自己的手,微微点了点头。

  郭旖旎表情怨毒地看着两人远去的背影,末了,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拿出电话,播出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那端就有人接起了电话,是一个声音悦耳的女声。

  “喂?是研清姐吗?我是旖旎,听说你过几天就要回国了,正好爸爸给我在濠江国际酒店举办了一场生日宴会,我想邀请你来参加。”

  电话另一头的女生不知道说了什么,郭旖旎的嘴角划过一丝得意的笑容,这才挂了电话。

  她郭旖旎难受,也要让荣静宁陪着她一起难受。

  另一边,知味特色私房菜餐厅地下停车场里。

  在确定已经离郭旖旎有一段距离了,荣静宁这才不动声色地从陆朝谈的手中抽出了自己的手,一个人径直朝前走去。

  陆朝谈快步追上了荣静宁,再次握住了她的手,他低下头,目光沉沉地看着面前的女人,而面前的女人只是微微撇过头去,看着不远处的墙壁,倔强的,就是不看陆朝谈一眼。

  陆朝谈不禁在心里微微一叹,想到今日在警察局门口苦等了几个小时,而荣静宁不但不接他的电话,甚至还按掉了,他的心里便升出了一丝从未有过的苦闷。想他陆朝谈,何曾在女人面前如此挫败过,就他荣静宁,每每都叫他不知所措,心烦意乱,甚至每次,还不忍心去责怪她。

  “静宁,能和我好好谈谈吗?”陆朝谈低声说着,声音低沉沙哑,带着一丝丝无可奈何。

  荣静宁终于回过头去看了陆朝谈一眼,想到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想到陆朝谈明明看见了自己却视而不见,想到那个酒店本来就属于她最亲近的两个人,然而她却在酒店里惨遭刁难……想到这所有的一切,荣静宁的心便再也不受控制地沉了下来,她原本清淡的眸子里也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让人看不真切。

  “静宁?”陆朝谈看见荣静宁的表情,在她的眼底闪现一道委屈的情绪,他的心也跟着她沉了沉,问出话的语气也更加温柔,“是不是因为在酒店里发生的事情,你还在生我的气?”

  “呵。”荣静宁忍不住笑了起来,本来也不想哭,但是听见陆朝谈猜测到她的心事,原本集聚在眼底的雾气便不争气地聚集成水滴,顺着眼角滑落了下来。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看见荣静宁的泪水,陆朝谈也变得不知所措起来。他一把将荣静宁揽入自己的怀中,任她的泪水浸透自己的衬衣。

  “陆朝谈,你如果嫌我见不得人,又为什么要娶我?既然娶我了,你完全可以把我当作一个透明,又为什么来告诉我你喜欢我?既然你喜欢我,你就让我看见你的喜欢,最后,你又为什么要在外人面前对我视而不见?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很难过?被人无视的难过,被人嫌弃的难过,被人视而不见的难过!在你们心里,我打底算是什么呢?”

  荣静宁越说越难过,而陆朝谈抱住她的手臂也越收越紧,他的眼底有深不见底的漩涡,更有难以诉说的怜惜。

  陆朝谈知道,荣静宁表面上总是表现得对一切都不在乎,但其实,那些全都是她的伪装,因为她害怕自己受到伤害,所以,便将自己伪装成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渐渐的,荣静宁麻痹了别人,也麻痹了自己。

  其实,她又比谁都在意。

  在意自己的父亲在参加她的婚礼时,忽然的离开;在意陆朝谈这个新郎放了新娘的鸽子;在意满堂宾客的眼光和嘲笑;在意亲人是否关心自己……

  这些,陆朝谈通通知道。如果可能,他也不想对她视而不见,他也想在荣静宁最需要的时候,第一个站出来保护她。可是,倘若陆朝谈真的这么做了,真的自私的由着自己的性子这么做了。

  那么,他这么多年以来的苦心经营,全部都要毁于一旦。

  他不能这么自私,但他又不想伤害这个最爱的人。一时之间,陆朝谈开始感到一丝迷茫了,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也许,当初答应管泽天的要求娶了荣静宁,也许放任自己爱上荣静宁,便是他做出的最大的错误。

  看陆朝谈不说话,荣静宁好看的眸子微微一闪,她挣脱出陆朝谈的怀抱,胡乱地用手抹了一把眼上的泪水,转身,朝着不远处的电梯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总裁太难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