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一场阴谋
飘过不说话2017-12-04 15:043,122

  “经介绍,这种草和普通的草外表没有什么两样,一般不会发现它的不同,只是你仔细看就会看到,它的叶片包裹下的茎干是黑色的,这种黑色的茎干经过提炼,可以得到一种汁液,这种汁液对人或是动物没有任何害处。”

  “可它却是所有种类植物的夺命杀手,这种汁液倒在水中,随着水流所到之处,只要是被植被沾染,就会中毒,这种毒液从根部一点点吸取植被的生机,就像山上的那些大树一样,慢慢的枯萎而死。它无色无味,现在的仪器很难化验出。”

  “所以小山村的树木植被庄稼会有一种中了毒,又检查不出任何问题的原因,应该是他们下的量不大,所以中毒的现象不明显。这种毒本身是对人没有伤害的,可吃了中这种毒的东西就会出现各种身体疾病,当时我根据小山村的种种情况,就想到我看到过的这种草。”

  “意外的是,这种草早已经是历史中的东西了,现在根本找不到,就连它的名字几乎都没有人知道,要种植它还得有一种叫护根菌的微小菌类相辅种植才行,而这种菌类也是绝迹了的,没想到会有人种植了那么多,有十年之久。”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这种毒就像是瘟疫一样,只要不找到解药,它们就会一个一个传染,通过花粉、枝叶的飘远腐烂化成泥,再者就是被污染的水被健康的植被沾染,这些都是传播途径,我现状可以肯定,小山村方圆几公里都被感染,只是对方很小心,用量很小,根本发现不了,等发现的时候,就无力回天了,到时候整个地球都会被这种病毒感染,寸草不生,人类自然也没办法在这里生存。”

  钟离亦玉对这种草略有耳闻,现在听靖静详细的说出来,心里也是吃了一惊,千百年前,这是被列为禁草的东西,只要发现,一律毁灭,当时只知道它对植被危害极大,没想到会这样大,让人防不胜防。“那用什么办法可以解这种毒素?”

  靖静摇摇头,“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古物志》只介绍了这种草的作用和危害,并没有解毒之法,而且我试着用现代的化学物理各种方式,希望找到能够解开这种毒素的东西,但都一无所获。只能回去翻翻古书,里面或许有记载。”靖静喜欢收集所有那些绝迹了关于植被的书籍古物,希望里面能有这方面的记载,尽快找到办法,她担心对方会因为这次她和钟离亦玉的发现而加快手上的动作,到时候即便找到都来不及了。

  “小静静也别太担心,地球这么大也不是他们说毁就能毁的,他们还得生存不是,说不定还有其他目的,你慢慢找解决的办法,我将这次化验的结果和发现向有关部门反映,到时候将他们的老窝捣了,他们也做不出什么过激的事,一切有我。”

  钟离亦玉想的也不跟自己所说一样,他察觉,这些人肆无忌惮的破坏地球,他们要毁灭的不仅仅是地球,而是……没想到他们竟这样隐蔽,自己都没发现,看来这一切都是一个圈套,一举多得的圈套,他一定不会让他们得逞,眼前的小女人他这一次会守护好的。

  靖静也知道,现在着急没用,只能先找出所有可能存在的这样的据点,捣毁,让情况得到有效的控制,找解决办法的事或许是一个长久的事情。“我知道,对了,你的伤还好吗?今天没被碰到吧?”

  想到钟离亦玉现在还是一个病号,顺便关心一句。钟离亦玉眼里划过一道光亮,“你不说我还差点忘了,今天来的时候,不小心被碰了一下,好像伤口裂开了,也不知道出血没有,你帮我看看?”

  听说碰到了,靖静就有些不淡定,“是吗,我看看。”还不等说什么,上前就对钟离亦玉上下其手,开始脱他衣服。

  “小静静还真是猴急,我又不跑,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随便处置,温柔点。”钟离亦玉老神在在的坐着,挑着眉调侃道。

  靖静看他玩味的脸,才意识到好像是过于急切了一点,他的衣服被自己扯得凌乱不堪,有些不好意思。可是什么叫她猴急?她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这话怎么听着有些不对劲啊。刚想问他到底什么意思,敲门声响起,吓得她条件反射的蹲下,躲在钟离亦玉的办公桌下。

  钟离亦玉不懂了,他家的小女人在怕什么?“小静静在玩什么?”

  靖静紧张的藏着,示意他别说话,别让人发现她,紧张的模样像是做了神亏心事。钟离亦玉好笑,这小女人怕是没睡醒,现在犯糊涂呢,她想玩,他就陪她好了。说了声“进来,”就慢条斯理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秘书一得到恩准,快速推开门,一双不老实的眼就在办公室里来回的扫,他们传言中的老板娘,进来很久了,大家都很好奇,两人是不是在办公室里做少儿不宜的事。好奇心害死猫,顶着可能被BOSS剁成泥的风险来一探究竟,可进来就只发现BOSS在整理太激烈弄乱的衣服,老板娘却不见人影,没见着出去啊?奇怪?

  “看够了吗?”钟离亦玉声音凉凉的响起,吓得秘书一个哆嗦。

  老实得像个乖孩子,收回乱瞟的眼,可心收没收回就不知道了,“回BOSS,看够了,这是您要的文件,我给您拿来了。”

  钟离亦玉淡淡的扫他一眼,“放……嗯!”

  “哦?”秘书瞬间激动了,瞪大眼睛看着钟离亦玉,他家BOSS竟然发出这样销魂的声音,而桌子底下似乎有故事,难怪没有看到老板娘,原来两人在玩这么重口味的游戏啊。

  “滚,”钟离亦玉抓紧那只作乱的手,黑着脸看着那个还一脸八卦的秘书,这么不识趣。

  “哦,好好,您们慢慢玩,小的告退。”大八卦啊,他得赶紧去炫耀炫耀。谁说八卦是女人的天性,男人八卦起来,简直要吓死人。

  秘书离开,还好心的将门给关上。钟离亦玉将放在自己某个位置的手紧紧按住,不让离开,勾唇看着那个脸红得能滴出血的小女人,“小静静,原来你想玩这个啊,早说嘛,我一定配合,只是这个地方是不是不太合适?当然,你要喜欢这里刺激,我也是没问题的。”一本正经说着这么不正经的话,也只有他钟离亦玉才能这么自然。

  靖静真想将钟离亦玉撕成碎片,用力的想抽自己的手,努力半天没反应,“钟离亦玉,你这个流氓,放开,我不是故意的。”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蹲在地上腿麻,她想撑着他的腿换换姿势,没想到一个不注意就直击他的小弟弟,奈何当时她没反应过来自己摸到的是什么,感觉很奇怪,又捏了捏。

  好吧,她就是在给自己掘坟墓,现在手被捉住,紧紧的按在她捏的位置,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它的温度和变化,老天,她还是黄花大闺女,别给她来这么刺激的好吗,万一有阴影了怎么办,将来怎么造包子啊,她很喜欢小包子的。

  “小静静真没良心,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先对我耍流氓的,摸完不负责,现在可是人赃俱获,别想耍赖啊。”钟离亦玉一副哀怨模样,让人真以为吃亏的那个人是他,也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件事是他吃亏,毕竟被摸的是他嘛。

  靖静喷出一口老血,意外,真的是意外,她不想摸的好吗,“我都说了是意外,不就被摸了一下吗,又不是黄花大闺男,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静静,别否认啊,我看你是早就对我色心大起,否则为什么躲啊,肯定是借机对我不轨吧。承认吧,不就是爱我爱得死去活来吗,我可以理解的,并且善良的让你随便不轨。”他大度的样子让靖静生无可恋。

  有面条吗,她想上吊,当时她一定是被鬼上身了,所以才会莫名其妙的心虚,再莫名其妙的躲起来,不就是把他衣服扯乱了嘛,又没有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都知道她在办公室,她还脑袋被门挤了一样躲起来,不是此地无银吗?

  哦,老天,为什么要让她这么丢人,维护了二十几年的老脸,一朝丢尽啊,想屎的心都有了。靖静坐在地上,哀莫大于心死,一副不想活了表情让钟离亦玉心情大好。逗得差不多了,见好就收,放开钳制住她的手,再这样下去遭罪的一定是自己。

  在靖静身前蹲下,笑着捏捏她的小脸,“好了小静静,我知道你害羞,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你要是再不起来,外面肯定已经传成我们大战三百回合了,要不你出去看看?”

  靖静回神,推开钟离亦玉,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故作无事的大步离开,只是那僵硬的背影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