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任务来了
飘过不说话2018-03-27 11:223,144

  小包子没办法,只好点头去找靖静,然后窝在她怀里,也不说话。靖静莫名其妙,父子俩又杠上了?小包子惨败?不会吧?没有答案的靖静只好搂着小包子,静静的坐着。天渐渐的暗下来,包子在靖静怀里睡了过去。

  将包子放好,靖静来到钟离亦玉的房门口,今天两人的反应都太奇怪,她又不傻怎么会看不出其中的问题。敲敲门,没有回应,只好闭着眼开门,再一点点的睁开眼睛。屋里没开灯,很暗,可是还是看得到床上没有人,“奇怪,人呢?”

  走进仔细看着,才发现角落里的一团黑影,快步上前,发现钟离亦玉浑身滚烫,像是着火一般,确实没有穿衣服,好在有一个小内内,不至于让靖静太尴尬。他身上被抓出一条条血痕,人已经失去意识,这样的他还真将靖静吓了一跳。

  “钟离亦玉,你怎么了?能听到我说话吗?醒醒,我送你去医院。”

  “不能去医院,不能去。”钟离亦玉本能的回答,他和普通人不一样,去医院会被当成小白鼠关起来的。

  “好好,不去医院,我先扶你到床上躺着。”靖静费劲的把钟离亦玉搬上床,又找来冰块和外伤药替他医治。弄好之后,靖静自己满头大汗,刚想起身去洗个澡,却被拽住,脚下不稳,直接扑在钟离亦玉怀里。

  感受到熟悉的娇躯,钟离亦玉紧紧的抱着,呢喃着,“梦儿,别离开我,求你,梦儿。”

  “梦儿?”是包子的亲妈吗?原本以为是这个高傲的男人将别人甩了,没想到是被甩啊,看他的样子似乎很爱那个叫梦儿的,自己都要死了还叫着她的名字。亏了自己辛辛苦苦照顾他一整晚,最后还成了个替身,“放开,我才不是什么梦儿。”

  靖静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出来,没有发现自己心底那抹淡淡的失落和语气里的酸味。靖静越是挣扎,钟离亦玉抱得更紧,害得靖静不敢再乱动,否则,被抱得喘不过气憋死了多冤。不过,安静下来的靖静发现钟离亦玉的怀抱有一顾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让她觉得很安心,竟也渐渐的在他怀里睡了过去。

  清晨,靖静睁开朦胧的睡眼,想要翻个身,发现手脚被缚,抬头是一张人神共愤帅气的男人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小静静早啊,睡得好吗?”

  “啊,流氓,谁让你来我床上的,放开我,否则我对你不客气。”靖静刚醒,还迷糊着,突见自己的床上出现一个大男人,她怎么能不惊叫。

  “小静静,还没睡醒呢,这可是我的床,而且是你扑的我,整个人缠在我身上,我想上厕所都没办法。”钟离亦玉故作委屈,可圈着靖静的手却不动声色的紧了一分。

  靖静低头看着两人,再回想昨晚上的事,好像是自己扑上去的,不对,明明是他拽的自己。“你以为你是谁啊,我会扑你?明明是你要死要活的拽着我不让走,我才不是什么梦儿,下次再拽我,我就剁了你的爪子。”

  “你怎么知道梦儿?”钟离亦玉蹙眉,难道她知道什么了?

  “怎么?怕我知道?别怕,不就是被甩了吗,我不会嘲笑你的,只要你以后老实点我就把你昨晚拉着我大喊梦儿的事烂在肚子里,当然,你被甩这样的大新闻我也不会揭发。现在赶紧起来做早餐,我还要上班呢。”靖静挣开钟离亦玉的钳制,翻身起床。

  钟离亦玉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什么都不知道,是自己太着急了。随即又笑得老奸巨猾,“怎么了小静静,这么大反应,吃醋了?”

  吃醋?靖静心猛的一跳,突然找不到话反驳,怒瞪一眼,“神经病。”转身跑走,没发现自己有些慌乱的脚步和急切的身影。

  钟离亦玉枕着双臂,心情大好,前途一片光明啊,小绵羊开始上钩了,这次被反噬还真是因祸得福。

  靖静还在为早上没有回答出吃醋问题的事耿耿于怀,甩掉父子俩自己一个人先去了公司。来到这里,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没有那个男人的脸和声音一直在自己的脑海里晃,靖静觉得好受多了,抛开一切杂念,投身到工作中。

  本来她还担心会受到钟离亦玉的骚扰,好在只是中午的时候包子缠着她要一起吃午饭,其他什么事没有。可属下们的有色眼光,还真是让她抓狂,他们那赤、裸、裸暧昧的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明显,哪怕别让她看见也好啊。

  “老大,调研部送来消息,说有一个小村庄,近几年来农作物产量每年下降,很多蔬菜瓜果都种不出来,重要的是大多数人吃了他们自己种的东西,出现各种病症。让我们去看看土质有什么问题,找到解决的办法,再培育出适合当地种植的物种。”秘书来报告新得的任务。

  说到工作,靖静很快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接过资料,眉头紧蹙,据资料显示,这种情况的出现不像是自然生成,而是人为,可人为的政府部门会处理的,难道还有别的隐情?“嗯,我知道了,去跟小王说一声,明天和我一起去这个小村庄看看。”

  “是老大。”

  晚上,家里,靖静简单的收拾了两件衣物和洗漱的东西。两个男人就站在一旁看着,四只眼睛神同步的的跟着靖静的双手转动,脸上是大小版的迷惑,“妈咪,你收衣服干什么啊?”

  “妈咪明天要去一个小村庄看看他们的土质问题,要是当时不能看出什么,可能会住一晚,所以收拾一件换洗的。我要是没回来,你在家要乖乖的听话知道吗?晚上和你爹地一起睡,免得着凉。”靖静手上不停,淡声嘱咐着,现在她还真的过上了当妈的操心生活。

  父子两看着彼此,眼里写满了小算计,主人要出门,作为跟班的他们怎么能在家好好待着呢。所以,第二天一早,随着靖静的离开,两人也快速的跟上。

  到小村庄有半天的路程,所以靖静他们一大早出门,临近午时才到。小村庄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的样子,可是看着周边的庄稼,种得很宽,显然都是以种庄稼谋生的,要是种不出庄稼,或者种出来的庄稼吃了对身体有害,那就是要全村人的命,他们就只能饿死。

  出现这样的事情政府不可能不管,即便这里再偏僻,也会有人来处理的,可眼前的景象,让靖静看不出任何被处理过的痕迹。小村庄里没有饭馆,两人只能去老乡家蹭饭,正好了解一下情况。

  村子里的人听说他们是来解决问题的,都很热情,直接领到村长家,村子里也只有村长家条件好些,可以招待客人,也能知道更多的事。

  村长是一个六十岁左右的老人,和老伴住在这里,儿子媳妇到外面打工,家里有个十岁左右的孙子,这里的孩子很少上学,尤其是现在年景不好,家里没钱,儿子媳妇在外面也只能够挣些养家糊口的钱,根本读不起书,孩子就只能在家帮着爷爷奶奶种地。

  这是村里的普遍现象,年轻人出去打工,做的都是体力活,挣不了多少钱,家里只有老人孩子,种点庄稼。因为吃了庄稼生病的事,庄稼也不敢多种,更不敢多吃,只能靠买,所以家家户户都吃得很是清淡。

  老人们见靖静两人是来帮忙的,又走了一上午,就让他们先吃点,吃完了再谈正事。靖静感受到了小村庄的朴实,很感动,端上桌的即便是清粥白菜,也觉得很美味。她刚动筷,就听到软软糯糯的喊声,“妈咪,妈咪,忆忆来了。”

  靖静吃了一惊,小包子怎么会来这?出门一看,果然,小包子在前面跑得欢快,小短腿扑腾着,白白胖胖的包子脸上全是汗。而后面那个慢慢踱着步的男人不是钟离亦玉是谁,不满的看了一眼钟离亦玉,不看看什么情况就带包子来,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的爸爸。

  “忆忆,这里不是小孩子可以玩的地方,赶紧和你爹地回去,妈咪忙完了很快就会回去的。”抱着小包子,给他把脸上的汗擦掉,再摸摸他的衣服,小背心都湿透了,更加不满的又瞪了一眼钟离亦玉,拿纸巾擦擦,小背心只能将就穿着。

  “不要,忆忆要和妈咪在一起,忆忆想妈咪了,妈咪,忆忆都没吃饭,好饿啊,忆忆带了好多好吃的,就是想和妈咪一起吃。”小包子欢喜的在靖静身上撒着娇,享受妈妈的关心。

  然后回身献宝一样拿过钟离亦玉手上拿着的拖箱,那是一个移动冰箱,里面是各种好吃的,来之前他们就打听过,这里根本没有什么吃的,所以只好自己准备。“妈咪你看,都是忆忆和妈咪爱吃的。”

  靖静无语,他们以为这是来旅游呢,反正都拿来了,就吃吧,吃完就把他们送走。“好了,都放在桌上吧,大家一起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