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吻得太草率
飘过不说话2017-12-04 15:043,121

  钟离亦玉的呼吸渐渐平稳,可靖静僵着身体,完全没有睡意,转动僵硬的脑袋,去看身后的钟离亦玉是不是真的睡着了,没曾想一转头竟直接吻上了他的唇。靖静吓得赶紧回头,脸像是煮熟的虾子,浑身冒着热气,她真不是故意的,他应该没醒不会知道吧?

  担惊受怕中,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钟离亦玉睁开双眼,在黑夜中也能看到他眼里的光亮,手抚上自己的唇,无声的笑了。轻柔的替靖静换一个睡姿,免得她醒过来浑身都疼。对着她熟睡的唇印上一个深深的吻,“宝贝,你的吻太草率了,先原谅你,以后可不行。”

  再一次在钟离亦玉的怀里醒来,靖静淡定了很多,旁边的小包子用肉滚滚的手揉揉眼睛,趴在靖静和钟离亦玉的身上,甜甜的喊着,“爹地妈咪,”原来在爹地妈咪怀里醒来是这么幸福的事,真好。

  “起来了,小哥哥在外面叫你玩呢,快去吧。”靖静轻轻的拍拍他的小屁屁。

  小包子忸怩了两下,穿着小裤裤就出去了,他还小,也不用在意这么多。小包子一走,床上就剩两人,靖静顿觉气氛有些不对,“那什么,该起床了。”

  “嗯,你先起吧,我觉得脑袋还有些迷糊,再躺躺。”钟离亦玉没有动的打算。

  靖静不好催,更不好意思再和他躺下去,衡量着下床的路线,弓着身子打算从他身上跨过去,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床太窄,一个不稳,直接扑进了钟离亦玉的怀里,整个人趴在他身上,还好死不死的咬着他下巴。囧的靖静真想找个地洞钻下去,她最近是怎么了,怎么动不动就扑进他怀里,还强吻他,老天,不会是嫌她单身二十几年给的福利吧,她不要啊。

  钟离亦玉顺势搂着她的腰,不让她掉下床,也不让她离开自己的怀,眼里有某种情绪,深深的看着靖静。靖静察觉到什么,她没事的时候也会听属下们八卦,说得最多的就是男人女人之间的事,听说早上的男人很容易冲动的,他不会是?

  还没等她想明白,惊呼一声,自己和他的位置就被调换,被紧紧的压在他身下,动弹不得,“你,你……”见钟离亦玉越来越低的头,她不知道该说什么,那近在咫尺的唇更是让她本能的闭上了双眼。

  钟离亦玉嘴角无限上扬,本想逗逗她,没想到这么配合,不做点什么就实在太对不起自己了,印上娇唇,辗转品尝,看着身下闭紧双眼,憋红了一张脸的小女人,他想要是自己不放开她,她肯定能把自己憋死。“连呼吸都不会了,看来以后还得多练练。”调侃的语调在靖静耳边响起,还故意伸舌头舔了舔她的耳垂。

  靖静像是被刺激的小兽,瞪大眼睛,瞪着眼前看笑话的某人,“你?不要脸,滚开。”

  这次钟离亦玉没再使坏,好心放她离开,好东西得慢慢吃,他的小女人也得慢慢调教,万一炸毛了可不好顺。

  起床后,简单的洗漱,让自己清醒了很多的靖静,心也稍稍平静了一些,吃些村长做的米粥,便开始正式工作。“村长,我昨天去看过,初步断定你们这的作物是种了某种病毒,当然也只是我凭表面看到的所得出的结论,具体的还得化验之后才知道。我所疑惑的是,这里的土壤和水源都没有什么问题,为何单单是作物有问题;还有,即便我没有查出水和土壤深处的问题,可是人喝了那些水同样没事,反而吃了农作物会生病,这就很奇怪了。为了深一步的了解,想请村长跟我说说,这样的现象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期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村长叹口气,悠悠的道,“你疑惑的也正是我们村子一直以来存在的问题,这样的情况大概是从十年前开始的,那之前,我们村可是周边数一数二的小康村,山清水秀,良田美景,年年大丰收,就是进村的那几座大山,你看到了吧,以前可是葱葱郁郁的,树比那些原始森林都长得好。就是从十年前开始,树木逐渐莫名其妙的枯死,也不再孕育出小的树苗,到现在,几座山都快秃了。”

  “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庄稼每年减产,有的地方还寸草不生,使大部分土地荒废,我们的生活也因此受到影响,到现在难以果腹。这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只是十年前,有一家化工厂搬来那边的山脚,我们起先以为是化工厂的污染,导致我们的庄稼减产,就向有关部门反应。”

  “有关部门派人来检查,并没有查出什么问题,说化工厂的所有程序都是合理合法的,而且土壤的检测里也没有发现有化学物质。没有找到问题,自然而然的就把这件事放下了,上面不再过问,而我们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逐年下降。”

  “化工厂?”有了化工厂才开始出现问题,而检查有没有任何问题,没有找到问题就放任不管,这让靖静怎么都不相信这其中没有联系。“放心村长,既然我们MC公司接了这个任务,就会一查到底,不解决你们的问题就不会停手的,我会在这边多住几天,到远一点的地方查查,那个化工厂我也会去看看的,我相信,只要有问题就一定会查的出来,并且解决。”

  “化工厂你去不了,所有人都去不了,我们当时以为是化工厂的原因让我们受到危害,就去找他们评理,可连最外边的大围墙都进不去,更别说什么工厂里面。而且当时相关部门去检查的时候,也只是允许在最外围的地方简单的看了看就了事,里面也不让进,平时更是一个人影都看不到。”村长无奈的说着。

  “那个厂搬来的时候,都是带的自己人来的,我们村有人想去里面打工,他们谁都不要,就连扫地的都不要,也没见谁出来透透气,闲逛什么的,进出都是车直接开到里面,没有谁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这么奇怪?”靖静更加肯定与化工厂脱不了干系了,必须得进去看看。“谢谢村长告知这些,那您先忙,我再四处看看。”

  田间,靖静边走边思索着村长的话和化工厂的事情,感觉牵连很广,对方很强大,强大到不是自己这个小市民可以撼动的,可她不会脱妥协,只要关系到环境和植被,她就不知道妥协两个字怎么写。从小,她不知道为什么,对这些花花草草树木就有一种独特情怀,感觉它们是自己的生命般,所以她不会允许有人破坏伤害它们。

  从村舍一直向山坡走去,仔细观察着沿路的变化。相连的几座大山上,靖静一路看着,山很大,从那些几人合抱的大树可以看出,以前它被保护得很好。可现在,它们就像是一个个的垂暮老人,奄奄一息,濒临死亡,靖静的心微微疼着,为这些即将死去的大树默哀,曾几何时它们光彩夺目,撑起一片天,先走就要化作尘埃。

  钟离亦玉拍拍靖静的肩,“别心疼了,以后找出问题解决了,它们还会再长的。”

  靖静一直知道他跟在自己身后,只是她没说话,他也不打扰自己。“是不是觉得我很奇怪,不过一些树而已,竟然有这样多的感慨。”

  “这就是你,我知道。”过去的千百年里,他早已懂得。

  “你知道?”靖静很意外,这换做任何人都会觉得她小题大做,莫名其妙,或者说是矫情,可这个才相处不过几天的男人竟然说知道,他是真的知道,还只是说说而已?

  靖静看着他的双眼,这双眼睛,在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就觉得里面藏着很多故事,多到不是自己可以去探索,也不能靠近的。可不知不觉间,她本能的靠近,探索,想要知道关于他的更多的事,就像那个梦儿。当她听到这个名字时,心底划过的那一抹酸涩她清楚的感觉到了,只是不愿相信一个相当于陌生的男人会给自己这样的感觉。

  每次靠近他,心就会为他沦陷一分,她是害怕的,因为她知道他心里住着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对他很重要,自己代替不了她的位置,也不想成为替代品。二十几年,她没想过爱情的事,遇到他之前,她觉得她的爱情就是和这些植被打交道,遇到他时,她不确定了,也怕了。

  “对,我知道,一直都知道。”钟离亦玉很满意她看着自己发呆的样子,傻傻的眼里全是自己,就像以前每次她深情凝视自己一样。

  “钟离亦玉,我知道你不爱我,也不会爱上我,所以请你别招惹我。”靖静有着逃避危险的本能,在她预感自己可能会受到伤害时就会先一步避开所有可能的伤害。如果没有听到那晚他那样深情的呼唤,可能她会觉得钟离亦玉对自己是有爱的,可是她听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