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过去
飘过不说话2019-11-26 13:523,086

  见靖静几人出来,曾伟知道不用洗车了,顿时谄媚的上前给女王开车门,靖静只是冲他嫌弃的瘪瘪嘴,对仆兰达哇道,“麻烦带我们去清静一点的部落。”

  部落里为了发展旅游业,在各自的地盘上都搭建了很多供游客居住的帐篷,为了更好的发展,自然不断的创新,帐篷也做得像酒店,还有几居室的,非常不错。

  仆兰达哇根据靖静的要求和他们的情况,去到一个叫萨纳尔的部落,萨纳而在蒙古族里是太阳的意思,但这不是蒙古族,这里的族群都不是大家平时所知道的少数民族,靖静不感兴趣便没有深入了解这些民族。只是听仆兰达哇介绍说这个部落的民族在吃食上没有禁忌,不像有的民族不吃猪肉,有的不吃牛肉,这对他们队伍里有两个吃货来说,是最好不过的。

  而且这个民族的人要比其他民族相对温和,不会三两言不和就动手,这符合靖静要求的清静。他们要的是一个三居室的帐篷,有客厅,可以做饭,靖静很喜欢这里,对仆兰达哇这个导游也很满意,他们果然没有找错人。

  在外面风餐露宿好几天,来到这自然最紧要的就是好好洗洗然后饱餐一顿,再美美的睡上一觉。接下来的几天,就由仆兰达哇带领,领略这片不一样的草原,一路观赏下来,靖静发现果然不愧是所有人竞相争夺的地方,不但草更绿,天更蓝,牛羊更肥沃,就连空气都更清晰,让靖静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当然,一路走来,除了观赏风景,正事也没忘,靖静凭借仅有的那一点点感觉,寻找最有可能的存在他们要的东西的地方。

  夜晚,打发掉仆兰达哇之后,靖静四人在帐篷里分享收获,“这几天我都仔细感应过了,只有一个地方很有可能有,但仆兰达哇说那里是这片草原的禁地,一般不让外人进,而且随时有各个部落的人轮番看守。”

  “你说的是如苏力深谷?”曾伟问到,他记得仆兰达哇远远的指给他们看过,她说那片深谷是这个部落共同拥有的,除了每次选拔部落守护者继承人时可以进去,其余时间不许任何人踏入,否者会遭到整个草原上部落的攻击,如苏力在哈萨克族里的意思是神的使者,选出的部落守护者就是神派来守护这片草原和部落的使者,那里是神使诞生的地方,是神圣不可侵犯的,自然不能让人随意踏入。

  “嗯”靖静点点头,“就是那里,我们要进去的话,不太容易。”要是惹来整个草原的攻击,他们暂时招架不住,即便招架得了,那也是两败俱伤,这不是她要的。

  靖静的话很对,但暂时都没有好的办法。钟离亦玉不喜欢看到自家老婆愁眉不展的样子,亲亲她的脸颊,“乖,今天先休息,总会有办法的,别着急 ,我们还有时间。”

  也只好这样,各自散去休息,可靖静心里有事,怎么都睡不着,在床上辗转,钟离亦玉的双眸不断加深,最后翻身将在自己怀里女人一把压住,“宝贝,既然你这么有雅兴,那老公我就陪陪你。”说完也不等靖静反应,低头就吻上去。

  靖静被他突来的举动弄得一愣,草原上的夜晚有些凉,他们动作带起的凉风,让靖静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钟离亦玉发现了,只好将她在怀里抱得更紧,“你啊你,三番两次的考验我,等着,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办了。”

  他沙哑的声音,和紧绷的身体让靖静心疼,被按在他怀里的脑袋动了动,抬头亲吻着他的喉结,突然下定决心似的说道,“我愿意。”

  靖静的声音很轻,可钟离亦玉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他用无数意志建立起来的自制力差点就崩塌,可他始终不想委屈她,曾经他答应要给她一个盛大的婚礼,美好的洞房花烛,他做到了,他看见了她眼里的喜悦,现在,他同样要给她这样的喜悦。

  伸手拉过薄毯,将使坏的小女人裹起来,然后抱在怀里,“宝贝别着急,先养精蓄锐,到时候一定满足你。”

  靖静有些泄气,不明白他对自己明明是爱的,自己也愿意,可他为什么宁愿忍受折磨,也不愿意碰她。想不明白,便不再费神,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在钟离亦玉怀里睡了过去,有了之前的运动,消耗了不少体力,靖静很快就睡着了,唯有钟离亦玉望着怀里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无奈叹气。

  又是新的一天,仆兰达哇带着几人到阿木古郎草原的一景,古莉金山峰,这座山峰在阿木古郎草原的尽头,山脚常年都是郁郁葱葱的青草,只有山顶一直被冰雪覆盖,远远看去,就如一朵巨大的白色木槿花在绿叶的衬托下绽放,也呼应了这座山的名字古莉金,花的生命,这是一朵永开不败的圣洁之花。

  靖静来到这里,即便山顶白雪皑皑,可在山脚的他们一点也没有感到寒冷,仆兰达哇说这里四季如春,是个迷人的地方。靖静也觉得这里很迷人,对山顶的白雪也充满好奇。

  山脚有直接到山顶的路,就是为了方便游客们赏雪修建的,几人漫步在去山顶的小路上,当走到那绿草和白雪的交汇处时,靖静感叹着造物主的神奇,一线之隔,竟是两个天地,一个在晚冬,一个在盛春,一点也不违和,相得益彰。

  靖静驻足在春与冬的交界处,感受不同的气息,却只有一个结论,这里是造物主最伟大的杰作。

  当他们到达山顶,再俯身往下看时,又变成了自己像是站在云端,俯瞰着苍茫大地,突然有种壮志凌云的感觉。

  在山顶待了不过半个小时,钟离亦玉担心自家小女人冻着,强搂着下了山。对他的霸道行经,靖静也只能翻翻白眼。

  仆兰达哇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早已明白看了两人之间的情谊,羡慕的笑笑,带着他们继续去下一个景点,可刚一转身,笑着的脸变得有些僵硬,加重的呼吸表明她心情不好。

  “哟,我当是谁呢,一个失败者还敢出现在阿木古郎草原,怎么还不死心?行啊,守护者选拨赛上我等你,好好把握哦,到时候输了可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好了,亲爱的我们走吧。”一个身着少数民族服饰的女子,扁平的五官,唯有一双眼睛有点特色,看到仆兰达哇时嘲讽出声,说完也不等仆兰达哇的回应,亲密的拉着身边一个皮肤黝黑,身形十分魁梧,国字脸的男人,满脸不屑的离开。男人的目光闪了闪,没有说什么任由女人拉着他离开。

  仆兰达哇看着两人离开的背影,握紧双拳极力忍着那股怒气。靖静几人刚刚站得有些远,离开的人没有注意到他们,但靖静几人却是将一切看在眼里,也只一眼便明白一些事情,“人生很短暂,为什么要花在让自己愤怒的忍耐上,而不花在让别人愤怒的争取上呢?”

  仆兰达哇身形一僵,随即苦笑一声,“如果明知是失败,还要不自量力的争取,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靖静略一蹙眉,“有时候人其实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样无能,当被逼进绝地的,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潜能的时候,会让你自己都难以相信。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你不付出一切努力试一次,怎么就断定你像你自己认为的那样无能呢?”

  仆兰达哇默了默,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有些事并不是努力就有收获,她只是不愿意无辜的人无谓的牺牲。

  “我父亲是沃尔曼部落的首领,二十几年前,意外救了加帕尔部落的首领夫人,加帕尔部落首领为了感激我父亲,就让他的儿子布奉和我定下娃娃亲。加帕尔部落是草原上最强的部落,能和他们结亲,我们部落自然是愿意的。后来,随着我们慢慢长大,布奉成为了部落里最强的勇士,我们 部落对这门亲事更加的满意,想着都长大了,那就将婚事提到日程上来,布奉和他的部落没有任何意见欣然同意,两个部落高高兴兴的准备婚礼,婚礼那天,我看着眼前这个部落最强的男人,想着能让我们部落越来越好,嫁给他也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没想到,婚礼才刚刚开始,西力甫部落的大小姐俄丽娅突然出现,要将我从婚礼上赶走,她代替我成为新娘,西力甫部落是草原上的第二大部落,我们作为最小的部落根本无力反抗,将希望都寄托在了布奉的身上,可他竟然没有任何反对,帮着俄丽娅将我赶走,加帕尔部落和西力甫部落联合起来又将我们沃尔曼部落赶走,从此,我们成为了草原上最大的笑话,没有人愿意和我们部落合作,我们部落更加的弱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