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汇合
飘过不说话2017-12-04 15:043,159

  “宝贝,发现什么了吗?现在还敢在这些骷髅上摸来摸去的,看来是胆子肥了。”钟离亦玉是有些吃味的,自家老婆都没有这样摸自己,却先摸了这些死东西,要是可以,他真想将他们全部化成尘灰。

  靖静赏他一个白眼,“我开始怕是因为突然踩到这些东西,没有心理准备才会那样,我以前做实验的时候 这样的骷髅见过不少,虽然没有这些真,现在看了这么久了,自然不会再害怕了。根据我以前对土质、空气等等所有的研究,知道每个地方就是一个点,每一个点的物质,不管是生物还是非生物都会不同,哪怕这两个点以肉眼看不出它们的距离,事实上它们也是不同的。”

  “这就像是世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一样,所有我现在可以通过分析墙面、地面、和骷髅的细微不同,找到方向,不过我也不能确定百分百有用,只是可以试一试。”

  钟离亦玉嘴角的笑在扩大,此时的老婆太迷人,忍不住上前将还在认真分析的靖静拽进自己怀里,低下头紧紧的撰住娇唇,深深的吻着,“老婆很棒,这是奖励。”

  靖静怒,她正在认真的找出路,这个混蛋想起一出是一出的给她来点“奖励,”她不稀罕好吗?“钟离亦玉,离我三米远,要是敢靠近一厘米,我就将你给活剥了。”气死她了,还能不能好好做事了。

  钟离亦玉耸耸肩,老婆生气了,不过好可爱啊,还想亲亲,但为了以后吃肉,现在还是少喝点汤吧,万一汤撒肉跑,他都没地方哭去,老实的退后三米,坚决保证不过楚河汉界。钟离亦玉暂时老实了,靖静才重新投入到分析中。

  “往这个方向走,根据物质的变化来看,应该是与地表的距离越来越远,也就是越来越深,或许是古墓的中心位置,我们要找北漠之炎就要去中心位置看看,到时候出来,沿着另一个方向走,应该就能出去了。”靖静边研究着变化,边慢慢的向前走,一路上她都做了标记,以防再走回去。

  走着走着,在一处拐角处停下,“这里不对,按照通道的方向走的话是出去的路,我们要走的应该是墙的方向,可是墙上没有入口,没有门,过不去,怎么办?”

  一路上 ,钟离亦玉很老实的没有说话,打扰靖静,可靖静知道他一直在她身后护着她,所以,当她一有疑问时,他便上前解惑。他相信靖静的分析,正确的路就应该是这堵墙,可这堵墙很厚 ,没有一丝缺口,要过去似乎有些难度。

  “可以打通吗?”

  钟离亦玉摇摇头,面色凝重。见他的样子,靖静就知道答案,现在找到路了都过不去,真是,难道要放弃了吗?

  靖静愁眉苦脸的样子让钟离亦玉不忍,看来不能把老婆逗郁闷了,否则,心疼的还是自己,伸手捏捏她的苦瓜脸,笑着道,“好了宝贝,跟你开玩笑的,乖乖的退开一点,我来给你开门。”

  靖静被他不着调的态度气得想破口大骂,不过看在他能够打通的份上就暂时先原谅他好了,退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等着钟离亦玉将个墙凿开,她也好奇他要怎么做。难道是那个大铁锤,“Duang,Duang”的凿?靖静在脑海中脑补着钟离亦玉凿墙的画面,感觉还挺有意思的。

  钟离亦玉却不知道自家老婆在想什么,要知道的话,一定会给她表演一个铁锤凿墙。伸出骨节分明的手在墙上不断的探着,手指无意识的在墙上点着几个位置,随后将掌心覆于几个点中心的墙面上,似乎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即手掌用力,只听见“哄”的一声,半米厚的墙就那样从中间生生的破开一个洞,灰尘模糊了眼前的一切。

  靖静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景象,不敢置信的望着钟离亦玉,他是大力水手吗?这么厚的墙,他只是轻轻一推,一个洞就出现了,这破坏力,是要逆天了。钟离亦玉很满意靖静的反应,看着她眼里的崇拜,他就恨不得再推几个洞出来。

  “咳咳咳,谁啊,这么没公德心,呛死爷了。”灰尘后,传来一阵叫嚷,靖静一喜,“曾伟,是你吗?忆忆和你在一起没有?”

  还准备叫嚷几句的人瞬间僵住,脸上出现抑制不住的惊喜,“静静,是你们?”

  “妈咪,妈咪,忆忆在这,忆忆在这,”小包子也听到了靖静的声音,高兴的呼喊着,在浓厚的灰尘里摸索前进,寻找靖静的身影。

  浓烟过后,靖静看着扑过来的小包子,伸出双手将他牢牢的接住,拥进怀里,“妈咪的宝贝,妈咪好想你,有没有受伤?有没有害怕?对不起啊,妈咪以后不会再把你弄丢了。”拥着完好的包子,靖静的心才算放下。

  “妈咪,忆忆没受伤,也不害怕,忆忆知道妈咪一定会找到忆忆的。”小包子搂着靖静的脖子撒娇,这些时间,即便他比所有孩子都懂事,可是他还是一个孩子,害怕还是有的,只是不想让他妈咪担心,他便什么都不说。

  “嗯,妈咪的忆忆是最棒的。”

  “喂,我说静静啊,咱能不这么厚此薄彼吗,好歹来个久别重逢的拥抱吧,真当我是透明的啊,”曾伟在一旁看着难舍难分的母子俩,一脸白眼,他的存在感就这么低吗?竟没有人理会他。

  钟离亦玉靠着墙,凉凉的看他一眼,不咸不淡的道“要拥抱?”

  “嘶,好冷,”曾伟搓搓手臂,果断遁走,他只想要命,不想要拥抱。

  “你这里什么情况?”见曾伟蹲在地上刨着什么,钟离亦玉问到。

  “我们进入到了一个迷宫,开始那条“围脖”停在这里我们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后来才发现它是要我们从这堵墙穿过去,这墙这么厚这么硬,所以我只能从地上突破了,我想着从地上挖个洞肯定比在墙上挖个洞容易。”曾伟挖着挖着反应过来,不对啊,他还挖什么洞啊,这不是有个凿墙的能人在嘛,瞧瞧墙上的大洞,多粗暴啊。

  “我说,你们是不是跟我们差不多的情况啊,你好像很能砸洞嘛,来来来,别客气,朝这,使劲砸。”

  钟离亦玉没有理会他,观察着他砸出来的洞里洞外的情况,都是一条条长长的通道,除了堆积在地上的白骨,别无其他,看来这是一个连环迷宫,它应该有它自己的解法,可他喜欢简单粗暴的方式,“这里是一个连环迷宫,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个,但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将这些墙都砸了,我们就能通过,现在你们都退后一点,我来砸。”

  几人依言后退,只见钟离亦玉点几下,然后一推,墙就出现一个大洞,看得几人一阵咋舌,就连最初这个看过一次的人都没有幸免。接着钟离亦玉又暴力的推了两个洞出来,眼前的景象便是豁然开朗。鸟语花香,小桥流水,这哪是古墓,这是一个世外桃源啊。

  曾伟早在这个黑压压的走廊里待腻了,迫不及待的要去到舒适的草地,却被钟离亦玉拦住,“别被表像所迷惑,这几天都累了,先在这个还算安全的通道里休息一会,养足精神再去一探究竟。”

  曾伟瞬间醒悟,自己确实太大意了。靖静和包子自然听钟离亦玉的,在原地安营扎寨,准备好好休息一会,把肚子填饱。

  钟离亦玉架起了野餐用具,准备做一顿大餐,老婆这几天太累了,要好好补补。当他拿出新鲜肉类时,不知什么地方传来“嘎吱嘎吱”类似磨牙的声音,曾伟看着蠢蠢欲动的草地,后背发凉,幸好当时钟离亦玉拦住了他,不然现在他就喂草了,好恐怖。

  靖静也被眼前的景象惊住,她见过很多稀有植被,现实中的或是古籍上的,但眼前这种还真不知道是什么,翠绿的小草,柔柔嫩嫩的,跟一般的草没有任何区别,只是从它根部一直泛出来的红让人头皮发麻,“这是什么草啊?”这里知道的人,应该只有钟离亦玉了。

  “食血草,跟噬根草长得很相似,但作用却大相径庭,它们像是互补的双胞胎,噬根草根茎是黑色的,而食血草根茎是红色的,一个吞噬同类,一个吸食异类。”钟离亦玉手上不停,淡淡的给靖静解释。

  “食血草靠吸食所有有血的生物的血液存活,只要被它沾上,就像沾上吸血蚂蟥一样,很难甩掉。但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有血的生物,即便有也很少,所以它靠吸食它的伴生物的血存活。它的伴生物也是一种吸血物种,叫吸血蟾蜍,生活在地下,他们靠相互吸食彼此的血液存活,很凶残,你们最好离远一点。”

  “咦……”听着钟离亦玉的话,几人不自觉的泛起了鸡皮疙瘩,这么一大片长得葱葱郁郁的草地,竟全是食血草,和无数的食血蟾蜍,他们这点血不够它们塞牙缝的,默默的后退好几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