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花蛛
飘过不说话2017-12-04 15:043,176

  靖静听着小包子的话将信将疑,最后还是信了大半,钟离亦玉的样子确实是沉睡,一两天,她就等一两天,她相信他不会有事,他说过要一直护着自己的。“那好,忆忆,我们这两天就在这里等你爹地醒过来,曾伟,外面的安全就交给你了,忆忆也是,我要守着钟离亦玉。”

  “放心吧,交给我,”曾伟也不太明白钟离亦玉的具体情况,可看昨晚小包子一整晚没睡,他知道情况肯定不会是小包子说的那么简单,但是现在也不是多问的时候,他护好他们三人的安全才是紧要的。

  一连两天,靖静寸步不离的守在钟离亦玉身边,盼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快一点,这样他就可以快一点醒过来,可等待的时间总是很漫长的。等待的日子也很难熬,每多等一分钟,她的心就下沉一分,她怕,如果时间到了,他还没有醒过来怎么办?

  包子自然也很着急,钟离亦玉的情况他比谁都清楚,能熬过反噬的人很少,那种痛很难有人承受并战胜,他的爹地会是例外吗?

  母子俩整天都无精打采,煮饭、安全的事自然就落在了曾伟身上,好在都没什么胃口,否者他做的饭能吃死人。

  而此时的钟离亦玉,可谓是真的煎熬,在一片混沌中,有无数的魔抓在撕扯他的神魂,就那样一点一点的将自己的神魂抽离自己的身体,他痛,奋力的阻止那些魔抓,可他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手脚,整个身体,就像是别人的一般,他完全控制不了。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神魂一点点减少,意识一点点涣散,他记得有谁在等他,可他不记得是谁在等,他想,如果不记得,或许就是不重要吧,他好累,不想继续坚持。

  帐篷里,靖静守着钟离亦玉,每天给他擦身体,用水滋润着他的唇,然后一直在他耳边絮絮叨叨的说着各种,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会有这么的话,会这么啰嗦,可以一直不停歇的说着,可以一直不厌其烦的重复着,她说得最多的自然是她想他了,想他的怀抱,想他的吻。

  “你不是说要一直和我在一起吗?你不是说要照顾我一辈子吗?你说过的话可不能食言,你总告诉我说别担心,你不会有事,为什么我现在这么担心,你不起来告诉我,让我别担心?钟离亦玉,你是不是觉得我烦了,不想理我了?你不可以这样的,你怎么可以将我的心偷走之后就不要我了呢,钟离亦玉,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答应你,让你占我便宜,我不凶你了,你别丢下我好不好?”

  靖静在钟离亦玉耳边絮絮的说着,只她认定要不停的说,他就一定听得到,就一定会醒过来,因为他说过,他爱她,就不会忍心让她担心难过。

  这样的靖静曾伟自然是第一次见,看来这个叫钟离亦玉的男人完全将她的心占据,只是如果钟离亦玉醒不过来,靖静该怎么办?他不敢相信,在他的认知里,靖静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人,外表冷硬,可心比谁都软,认定便不会有任何放弃的可能,如果钟离亦玉醒不过来,他担心她会承受不了,做傻事。摇摇头,不忍心再看,出了帐篷。

  帐篷外,一群人看到曾伟突然出来,不自在的打招呼,“好巧,没想到着这里碰到,呵呵。”

  曾伟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是吗?巧吗?”可能跟钟离亦玉待得久了,都沾染上了他的傲慢与不屑,对这几个明显心思不纯的人投以鄙视。这几人就是当初在森林里头虎崽子的几人,鬼鬼祟祟的想他们的帐篷靠近,别以为他不知道,不过要偷袭他们,这几人还不够格。

  “对啊对啊,好巧,我们正好都累了,见这地不错,就想在这休息,跟帐篷的主人问候一声,没想到会是几位,真是有缘,不知道我们可不可以在你们旁边休息休息,保证不会妨碍几位。”一人带着讨好说着,其他几人也全都附和,完全没有对靖静他们将虎崽子抢回去之事的怨恨,似乎并不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般。

  曾伟之事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随便,”留下两个字便回了帐篷。他们要打什么注意他一点也不担心,只要不怕死,尽管上。

  几人看着消失在帐篷里的的曾伟,讨好的笑瞬间收回,脸上是愤怒和算计,虎崽子的事他们怎可能忘,那就是一个大耻辱,他们一定要讨回来。

  晚间的森林,到处是虫鸣鸟叫,曾伟进入帐篷之后一直未出来,也没有其他人再出现,歇息在旁边的人试探着靠近,故意弄出点声音,见都快到跟前了也没有反应,顿时胆子大了很多,如果这里只有曾伟一人,他们就可以将他绑了,有了人质,报仇的事自然便利了很多,要是都在,他们就杀他个措手不及,让他们在睡梦中死了都不知道。

  几人无声的靠近,却不知道靠近一分,就离死亡近一分。曾伟和靖静包子带在帐篷里,听着外面动静,不是他们冷血,而是有因就有果,如果对方没有害人之心,又怎么会被害,自食其果罢了。

  就在几人离帐篷不过伸手的距离时,“咚”的一声,一人直挺挺的倒地,在黑夜里,这一声尤为响亮,惊了树林里的虫鸟,也惊了倒下之人的同伴,可帐篷里还是一点响动都没有,安静得诡异,几人顿觉不秒,赶紧撤退,奈何一切都晚了。

  帐篷周围都被曾伟撒上了药,靠近的人都沾染了,自然逃不了,既阻碍他们有撤退想法的瞬间,浑身麻痹,或许是沾染毒药多少的缘故,他们并没有像第一个倒下的人那样直接一命呜呼。这次的药曾伟意在直截了当的解决敌人,所以并不像之前的那样看着吓人却要不了命,这个只要沾染,不然要人命,只是多少会决定要命的速度而已。

  几人僵硬着身体,意识还存在着,明显的感觉到血液在凝固,生命在流逝,他们惊、恐,更多是恨。重要最轻的人,趁着还能动,将随身的一个罐子打开,用最后的力气扔进帐篷。

  靖静没想到他们要死了还要作怪,之间扔进来的罐子里面好几只长得十分漂亮的蜘蛛缓缓爬出来,越漂亮的东西越毒,靖静自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它们跟他们的长相一般无害,就更别说对毒十分爱好的在曾伟,一见到蜘蛛脸便冷了下来。

  “花蛛,最毒的蜘蛛,根据生物的温度寻找猎物,只要沾上它的一点毒液,便会瞬间毙命,”这种蜘蛛很少出现,甚至很少有人知道,如果不是他对毒物喜爱,特意去查过那些不为人知的毒物,他也不会知道。“所以静静小心,别碰到它,它的速度也很快。”曾伟凝声提醒,得想办法将它们赶紧弄走才是,钟离亦玉不能动,很容易被伤。

  靖静点点头,“怎么弄走?”她也怕伤了钟离亦玉。

  “有一种草药会将它吸走,尽量别动,我去找,很快回来,我看到这周边有很多。”曾伟小心的跨出帐篷,对倒在地上只有最后一口气的几人视若无睹。

  很快便在不远处找到只有三片叶子,且每片叶子都各不相同的草药,赶紧往回走,用罐子捣碎,让它的味道散发,靠近帐篷将蜘蛛吸引出来。

  靖静看着就快爬到身边的蜘蛛,急得额头冒出了冷汗,见一只蜘蛛就在钟离亦玉的手边,她都打算上前将它踢开时,就见这些蜘蛛竟快速的往外走去,想是曾伟回来了,她悬着的心也终于放下。

  曾伟将引出来的蜘蛛同样撞进罐子,随手扔向远处,只要没有被人发现放出来,几天它们就会饿死。解决完蜘蛛的事,看着地上的人,他们最多活不过十分钟,“要在以往,我一定让你们痛苦的死去,可今天,爷高兴,决定让你们死个明白,所以出来吧,你们的炮灰们都快死了,也不知道来送送。”

  对着寂静的夜,曾伟大声的说着,不多时,便悉悉索索的出现几个人,正是靖静他们最开始遇到的那一队人,他们确实怂恿这几人前来试探靖静几人,现在那几人要死了,而他们也发现了,自然没有什么好隐藏的,大方的从黑暗角落出来。

  躺在地上的几人见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己被当枪使了,本来还能多活几分钟,没想到直击被气死了,那个作为队长的名叫黄涛,他们一行人一点不在乎这些人的死活,看着曾伟全是一直隐藏着此时才显出的恨意,恨他们的多次羞怒,恨他们的见死不救,恨他们如此惬意、自己如此狼狈,现在似乎只有两人在这里,他们刚刚听得分明,只有那个女人和这个男人的声音。

  “怎么,你们两人一下午都待在帐篷做见不得人的事,现在就你一个人出来,那个女人起不来了,戚,还真是下贱,恶心。”那个尖酸的女人瞧着钟离亦玉不在,也就没那么害怕,一直对靖静有的莫名的敌意,全部爆发,凉凉的讥讽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