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让人畏惧的四人
飘过不说话2017-12-04 15:043,154

  曾伟吐血,躲闪巨鳄的同时,快速的撒药,抽空还怒吼,“钟离亦玉,我跟你没完。”

  靖静和小包子掏掏耳朵,这人啊,就是不长记性,每次被虐还要去自找,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嗑着瓜子看着现场版的大战巨鳄,可比电影院里的3D更精彩啊。

  这边杀巨鳄杀得得心应手,那边却惨叫连连。俱靖静所知,是一人去不远处潭边洗手,不知怎么惊动了里面的巨鳄,然后就引起了现在的大战。那几人没有战斗力,只能靠躲、逃,可他们哪是巨鳄的对手,只是被巨鳄尾一甩,巨齿一扯,便是一道伤口,痛得爬都爬不起来。

  钟离亦玉可没有帮忙的打算,他又不是他们请的保镖,他们的死活他一点也不看在眼里。几人知道钟离亦玉没有救他们的打算,只能想办法自救,靖静的位置现在是最安全的,几人不再犹豫向着靖静方向跑去。

  求生的意志使他们的速度变得很快,在钟离亦玉几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快要接近靖静和小包子,巨鳄自然也紧随而至。靖静勾唇冷笑,当他们一个女人一个小孩好欺负?抬脚一踢,一人就被她踢回了巨鳄堆,举枪射击,“哄”的一声,巨鳄在那人头顶爆炸。

  靖静虽然杀过人,可是这些人还不至死,她没办法下手,但是却不能便宜了他们,吓吓总是没问题的。几人被靖静突然的动作惊住,不敢再往前跑,他们以为手枪这样的东西,对方有一把就是奢侈了,没想到她也有,而且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办起事来,一点不手软,单说将他们的同伴踢进巨鳄堆的这股狠劲自己就没有。

  只是在她门还没有震惊完时,一旁的软萌小包子往前一步,挡在靖静跟前,也拿出一把迷你的手枪,干净利落的开枪射杀,又是一只巨鳄爆体而亡。“你们这些人,把注意打到我妈咪身上,真是不知死活,老实在那待着,要是再敢靠近一步,这枪就朝你们身上开。”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个小孩会有枪,还运用得这样熟练,杀起巨鳄来也是毫不手软,连眼睛都不眨一下,说起话来更是狠厉,稚嫩的声音不敢让人小看,都相信他说得到做得到,这么大的孩子,不是应该躲在父母怀里撒娇哭泣吗?

  靖静笑着揉揉还没自己大腿高的小包子的脑袋,他站在自己面前,一本正经的护着自己,这种感觉很好,心口暖洋洋的。抬头,目光冷寒的看着震惊的几人,嘴角挂着冷笑,算他们是想没有再靠近,否则不用包子出手,她自己就会让他们后悔。

  被惊掉下巴掉的几人,准备捡起来的时候,一旁又是一声轰炸的巨响,伴着曾伟的抓狂,“老子不用药了,气死我了,这些家伙死这么慢。”要三秒巨鳄才死,他累得快断气了,哪还顾着什么绅士优雅,举起枪就是一阵扫射,这样才爽嘛。

  他们人手一把枪?这是那几人的心声,对方的枪是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听过的,看着无害的几人却个个狠厉果断,还云淡风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无数个疑问在几人脑海盘旋,当然,这个答案没有人会告诉他们。

  一系列的震惊之后,动物具有本能的危险意识,知道自己敌不过靖静几人,权衡之后便迅速撤退。看着退场的巨鳄,惊吓过度的几人终于松了口气,只是没有料到,巨鳄会如此聪慧,在敌人放松警惕的时候,反咬一口,一人不擦,在所有人惊恐的神情下,被拖进了深潭,被巨鳄们分食,众人只听见他遗留的惨叫和潭里冒出的鲜红的血水。

  一切都是那样的突然,剩下的四人吓得惨白了脸色,刚刚还一起的同伴,这一刻竟然尸骨无存,回想着他被巨鳄撕扯的画面,背脊发寒,早已不能动弹,尤其是那个尖酸的女人,瘫软在地上,发疯似的尖叫。

  当然,被吓着的人肯定是不包括靖静几人的,没有了巨鳄拦路,他们自然也不再停留,继续赶路,至于那几个要死不活的人,他们不会圣母的去帮助关心。

  靖静几人要走,另一队的人自是想留,可也知道是留不住的,只能祈求的看着他们潇洒的背影。路上,不再继续采药的几人加快了速度,在软软的指引下,走最短的路去森林最深处。

  据说百年前的某一天,天空烈日旁出现了一个比它小上百万倍的小太阳,但尽管小,可它的光和热毫不逊色。它只在天边挂了十分钟,便将大地炙烤得一片焦黄,之后便以极光的速度降落,在这最东边的原始森林深处,将这整片森林照亮了三天三夜,所有生物靠近不得。

  当光褪去之后,无数人前来寻找这小太阳,都一无所获。有人说它的光热在那三天三夜里耗尽,它便烟消云散;有人说它坠落之时,深深的砸进土里,在森林深处最深的地下;有人说它是移动的,自己飞来,又自己飞走。

  可不管哪一种说法,都没有考证,不过这样的一个传说也就形成,那颗小太阳也被称为东森之光,现在许多来这里的什么驴友、什么冒险者,也有着前来一探这东森之光究竟的想法,就连靖静他们也是为了这传说的东森之光而来。

  他们走的虽是近路,但很偏,很少有人会走这里,所以这里很难看到一点脚印,全是密密麻麻的荆棘枯枝,很难前行。

  “早知道就不走什么近路了,还不如远路来得快。”曾伟抱怨着,用钟离亦玉给的大刀,砍着拦路的东西,每走一步也算得上是披荆斩棘,值得歌颂了。

  小包子走在后面嫌弃的道,“就你废话最多,我和妈咪,一个小孩一个女人都没有说什么,没有喊苦喊累,你也好意思。”

  曾伟咬牙,“这个没良心小东西还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跟你亲妈跟郊游似得走在后面,捡我们现成劈出来的路自然不累,要不我们换换,我也不会喊累。”

  “那你是要我和妈咪给你开路咯?”小包子眨着无辜的大眼睛,那意思是你真的要他这么萌萌哒的小包子开路吗?

  旁边钟离亦玉鹰眼淡淡一扫,曾伟一口老血喷出,这灭绝人性的父子俩,奴役他,折磨他,欺负他,现在还剥夺他抱怨的权利,太可恨了,又奈何他是底层人民,翻不了身,只能咽下这口恶气。“不敢。”

  小包子似乎并没有听出他的咬牙切齿,见他这么识相很满意,“嗯,这还差不多,我们赶时间,快点坎,别像个娘炮一样,半天砍不断一个。”

  小包子这是明晃晃的得寸进尺,他是有恃无恐的,反正自家亲爹亲妈都在这,才不会怕曾伟欺负自己。曾伟被奴役得没了脾气,瞪一眼小包子,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坎树枝。

  靖静同情的看着敢怒不敢言的曾伟,没办法,儿子跟闺蜜,她只能选择偏向儿子。在曾伟和小包子打闹时,钟离亦玉却突然停了下来,靖静看着他站着不动,不知道在想什么,“怎么了?”

  “都别出声,”钟离亦玉对着谁也不让谁的两只道,然后牵着靖静往前一步,指了指一个方向,“看那。”

  靖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竟是一窝花白的小老虎,似乎是才刚生下来两三天,软萌软萌的有五只,“好可爱,”靖静对这样的萌宠小家伙没有免疫力,就像是小包子一样,拒绝不了他任何。

  “宝贝喜欢?我给你弄来。”钟离亦玉想满足靖静的的一切要求,她想要的,天上的太阳他都给她弄来。

  靖静摇头,“不用,它们属于这里,我要来没什么用,也不会照顾,没得残害生灵。那现在我们怎么走,还是从这里吗,说不定会惊动成年虎的。”

  “换条路吧,这里实在是太难走了。”曾伟是深受这条路的祸害,现在正好有借口换路。“要是一不小心碰上虎爸虎妈的,把它们给杀了,那这些小东西不是就没亲爹亲妈了嘛,多可怜不是。”他是特意说给靖静听的,只要她说换,那就没人反对,那对天杀的父子就听她的。

  靖静也觉得,要是遇到成年虎,自己要是不杀它们,就会被他们杀,还是尽量避开得好,“我觉得曾伟说的没错,换条路也好。”

  “宝贝说了算。”钟离亦玉没有任何犹豫答应,让软软带一条好走点的路。

  曾伟瘪瘪嘴,这区别对待,还真是让人伤心,算了,他大人大量,不跟这些小心眼的男人计较。

  几人避开虎窝,向另一边走去,走出这条荆棘路,就轻松了很多。“这才是人走的路嘛,我又不是愚公,还边走边修路。”

  “果真是娘炮,这么多牢骚。”钟离亦玉始终不待见曾伟,一想到他跟自家老婆一起长大,在地球,他家老婆和他待的时间比自己长,心里就那个酸啊,就像是喝了一河的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