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石像
飘过不说话2018-03-27 11:323,105

  “喂,请问你们这里谁可以说得上话?”这样群君的人群,一般都有领头的人,靖静试着用自己所会的各种语言交流,可奈何她嗓子都喊破了,没一个人搭理她。

  “我去,都什么人啊,太没礼貌了。”喊了半天,靖静又累又难受,绑在这里,手脚都麻了,这些人也不知道帮她松松,她一个女人也跑不了,还绑这么紧,至少不给自由,也给杯水吧。

  就在靖静在心里咒骂了无数遍之后,这些人终于停下,一个看着像是领头人的人从人群中走出,直直的走向靖静,围着她旋转打量,嘴里还在说着什么,有人附和,也有人似乎是在回答,靖静听不懂,可看他们的神色,直觉不太好。

  一群人没有讨论多久,也没有让靖静猜测多久,就见到许多人一人拿着一捆干柴,堆在绑她的木架下,靖静惊,这是要烧死她的节奏吗?“喂,你们干什么,你们绑我来就是为了烧死吗?那干什么不在当时就杀死我,你们有病啊,放开我,你们这些野蛮人,放开。”

  靖静试图挣开绳索,可她的力道微不足道,完全撼动不了,她的怒喊,自然的被无视。靖静气得不行,难道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她相信钟离亦玉他们会来救她,可即便来也只是送羊入虎口,这里少说也有上百人,他们三人,应该是两人,小包子哪有什么战斗力,怎么对付得了他们。

  此时她倒期盼,他们不要来,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脚下的柴火堆得足够将她烧成灰烬时停下,所有人又一人拿个火把,围绕着她又吼又跳的转着圈,靖静想,他们应该是在唱歌,她感觉有些歌的曲调在里面。而那个领头之人,则双手高举,对着她的方向,嘴里还是在念叨着。

  “他们烧自己前还举行个仪式吗?”靖静喃喃的道,她不知道他们是烧每个人都要有这样的过程,还是自己很特殊,有着不一样的待遇。

  不过不管是什么她都不想要,这感觉像是凌迟,一分一秒都像是在她身上划刀,还不如给她一个痛快。很快,领头的那人似乎念完了,双手合十,随即一声大喝,“开。”这一次靖静听懂了,可不知道开什么,看着那些围着她转的人恭恭敬敬的分站两排,正对靖静的前方一道陡峭的壁崖缓缓的裂开一个口子,有什么正在从黑暗中出来,“轰隆”声不绝于耳。

  所有人都好奇的盯着,靖静自然也不列外,黑暗中,她只能看出一个大概,有点像是一个体型极大的石雕,似乎还是一个女人的石像,“这是什么?”靖静心道。

  渐渐的,石像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出全貌,确实是一个女人的石像,而且靖静觉得这个女人还特别的眼熟,似乎、大概、好像跟她自己有点像,好吧,她承认,是很像很像,这就是照着她的样子雕刻的啊。“不是吧,什么情况?”

  饶是靖静再淡定,这会都淡定不了了,她为什么会跟这个野人族的石像长得像,重要的是这些人似乎对这个石像很重视,很尊敬,可为什么, 对自己就这么粗暴野蛮,按理说对待跟石像长得这么像的人他们应该等同视之才对啊。

  靖静觉得眼前有一团迷雾,她看不清,就从开始这些人明显对他们下杀手到后来竟然只为了分开他们,然后将她绑来,绑来之后不闻不问,接着准备烧死她,再然后又出现一个跟她长得像的石像,所有的一切 她都觉得莫名其妙。

  石像缓缓的来到靖静一米开外的地方停下,近了,她看得更清楚,确实跟自己一模一样,她心里有着各种猜测,但没有一个结论。不等她想太多,领头之人又是一声令下,所有人虔诚的对着石像跪拜,然后将火把对准石像,让它们在石像上燃烧。

  靖静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切,震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们不烧自己,烧石像,而石像在这样多的火把燃烧下,慢慢的变得火红,紧闭的嘴,竟像是活了一般一点点的张开,一抹金色的火焰飞射而出,落在靖静脚下的柴堆上,“轰”的一声,便是熊熊的金色火焰,将她整个人包裹。

  热、疼,这是靖静此时唯一的感受,热得就像是蹲在烤炉里,疼得就像是整个人都要裂开一样,好难受,她觉得自己就要死了,可是她好舍不得,舍不得她如亲人的曾伟曾敏,舍不得第一次见面就甜甜叫自己妈咪的小包子,更舍不得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人,她都还没来得及告诉他,她的心。

  靖静要紧牙关,一向的冷静、理智和无谓,让她忍住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灼热越演越烈,她的意志跟意识都在快速的流逝,死亡离她是那么的近,她想要见他们最后一面,哪怕一句话也不说,见一面就好。

  “嗷!”震耳的野兽吼叫在此时响起,靖静涣散的神志收回了些,望着漆黑的远处,她知道,那里她念的人来了。

  听着吼声,虔诚跪拜着的人瞬间惊恐的喊叫着,生活在森林的他们自然知道这是什么声音,他们一直在与野兽争地盘,挣食物,难得有了着宁静的栖身之地,不知道为何会突然来这么多的野兽,似乎都是凶猛之物。

  可即便他们害怕,领头人一声怒喝,他们便都安静了下来,很快有序的做好准备,迎接敌人来袭。靖静努力保持清醒,让自己可以看到他们最后一眼。

  “嗷,”野兽已经来到了跟前,很多,数之不尽,个个都是体型庞大的食肉野兽,要在以往,他们早就互相撕咬了起来,可今天,它们像是训练有素的士兵,等着将军的命令。

  “吼,”又是震耳的巨响,体型更加庞大的独角犀牛从野兽群中慢慢走出,靖静看见了,她等的人来了,一个个像天使一样出现在她的眼前,她想笑,可疼痛让她的笑变得艰难。

  包子在看到大火中的靖静时瞬间哭了起来,不顾一切的要往前冲,他要去救他的妈咪,他盼了几百年,找了几百年的娘亲。“爹地,快点,快点救妈咪,我要妈咪。”

  可钟离亦玉在看到靖静那一刻,停下了,脸上神色难以琢磨的静静看着,让所有野兽停下 ,他们自己也停下了,就那样看着。

  曾伟和包子一样,着急得不行,可钟离亦玉的不行动,让他愤怒,“钟离亦玉,你在干什么?还不快点,要是静静有什么事我跟你拼命,你不去,我们去。”他平时是不着调,可关键时刻不会像钟离亦玉这样掉链子,身下的犀牛不行动,他就跳下去,自己跑过去。

  “站住,谁要敢动我杀了谁,”此时的钟离亦玉是冷酷的,嗜血的,霸道的,更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曾伟在他强大的气场下,尽管心里急得要死,可就是一步也迈不出,急红了一双眼睛。

  包子不明白自家亲爹怎么了,为什么不去救亲妈,他没看到亲妈的痛苦吗?她就要被烧死了,“爹地,那是妈咪,为什么不去救?”他觉得不认识自家亲爹了,这不是他的亲爹。

  “钟离忆,我说过会找到你妈咪,现在找到了,我说过她会没事,就一定不会有事,相信我,没有谁比我更在乎她。”他的宝贝,看着她痛苦,没有谁比他更痛,“宝贝,加油,我等你。”

  安静了,周围一切都安静了,双方对峙着 ,谁也没有动,野人们不知道钟离亦玉他们为何用野兽将他们包围却又没有任何行动,但,双方势均力敌,对方没动,他们自然不会先挑起战端,他们没有取胜的把握。

  靖静看着吵闹的一切,看着他们三人的争吵,她听不见,只能用眼神告诉他们别吵,她没事,后来他们没吵了,她安心了。想闭上眼睡一觉,可闭上眼睛的那一刹那她看见了,看见他在说宝贝,他在说等她。是的,她是看见的,他总是那样唤自己,所以即便什么声音都没听到,她还是一眼就能看出他在那样唤自己。

  他在等她,所以她不能睡,睡了就再也看不到他了,她不要。以前总是在梦里出现的那双痛苦绝望的眼再一次出现,这一次她看得分明,这双眼好熟悉,那里面的神色让她的心好痛,她不想再看见,所以她不能睡。

  涣散的神志逐渐汇聚,靖静额头被隐藏的金莲渐渐显出,一道道光从她眉心溢出,与她身上燃烧着的火焰相呼应,火光瞬间照亮了整个森林,追随着野兽前来的人,一惊,加快了脚上的速度。

  而野兽和野人们纷纷匍匐在地,脸上是从未有过的虔诚,包子和曾伟也是惊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眉头深蹙的钟离亦玉,似乎知道他的反常了,可此时他们放松了,他却好像更加的紧张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空间穿梭:萌宠小包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