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肉口传度
城东九爷、2017-11-30 19:123,063

  以前那个山神在几十年前就不见了,这么多年没出现,现在却突然出现了,我听着玄乎得很,倒是柳承饶有兴趣问道,“她有跟你说什么吗?”

  李老头摇摇头说道,“就找我要回了她之前的鞋子,然后就走了,她找上你们了吗?”

  柳承恩了声,然后把我被鞋子砸中眉心,被借走一把火的事情全都讲给李老头听了,李老头听后满脸茫然,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当初村里人都没给她饭吃,她咋偏偏就找上了孙家呢?莫不是记恨孙文景当初推过她的山神庙?”李老头说完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测,“要说推山神庙,当初我也去推了,她都找上门来了,却没跟我提这事儿,难不成是孙文景拿了她的什么东西?”

  李老头都说得这么明显了,我一下就能想到山神印,山神印原本是山神的,最后却不明不白落到了我爷爷的手中,如果山神不是来报复当初推倒她山神庙的事儿的,那肯定就是因为爷爷拿了山神印。

  李老头说话的时候,柳承一直盯着李老头的脸,不言语,脸上也没表情。

  李老头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之后才发现柳承一直在盯着他看,眨巴眨巴眼当即就说道,“柳师傅,你一直盯着我看做啥呀,难不成你怀疑是我朝孙清丢的鞋子?我行得端坐得正,柳师傅你可不能冤枉好人。”

  柳承这才淡淡一笑,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在想事情,我有个问题想问您,关于那山神进村讨饭的事情,我也问过孙清他爷爷,但是跟你说的却有点出入,他爷爷说的是那山神抱着的是一个已经死掉的女娃,而您说的却是一个快要饿死的女娃娃,您确定那个女娃还是活着的吗?”

  听了柳承的问题,李老头沉默了,低着头吧嗒吧嗒抽起了烟,呼出几口烟雾后才说道,“是死的。”

  柳承又问,“那您之前为什么说那女娃还活着?”

  李老头再次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说道,“当初山神抱着那个女娃娃来的时候确实是死的,来找人要活人饭,我那会儿也看见了,那女娃娃确实已经断了气,可是后来我又不相信那女娃娃死了。”

  “为什么?”柳承追问。

  李老头缓缓说道,“这件事儿我没跟任何人说过,因为说出来没人会信,既然柳师傅你问起来了,那我就跟你讲了吧。虽然当初明面上没有人愿意给那个女娃娃吃活人饭,但是我觉得,孙清他爷爷肯定答应了山神,给那女娃娃喂了活人饭。有这么桩事儿,那个时候孙清他奶奶还活着,我跟孙文景关系也还可以,时常到他家跟他扯淡聊天,有天晚上我闲着无事又跑到了孙文景屋里,跟他聊了会儿也不知咋就瞌睡来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听见孙文景家里有娃娃的哭声,我当时还纳闷儿,心说他家最近也没生娃娃,哪儿来的娃娃哭?就爬起来看了眼,然后我就瞧见孙文景抱着个东西出了门。”

  我和柳承默默听着,李老头又低头吧嗒抽了几口烟,然后继续说道,“我一路跟着孙文景去,看见他真的抱了个女娃娃,一直朝着邻近几个村子去了,专门挑那些孤女寡妇的家敲门,他去做啥呢,去找那些孤女寡妇讨奶水去了,那些孤女寡妇男人都没有,哪儿来的奶水?但是孙文景硬说要试一下,那些孤女寡妇也不忍心看着他抱着的那女娃娃饿死,就挨个试了下,这家不行就换下一家,附近几个村子跑遍了,最后到了陈莹莹她娘的门口。那会儿陈莹莹她娘也是个寡妇,但也还试了试,孙文景抱着的那个女娃娃只嘬了一口,突然就不见了,吓得陈莹莹她娘当即关了门。”

  “然后呢?”我知道接下来才是真正重要的地方,等不及问道。

  李老头呵呵笑了声说道,“等那个女娃娃不见了,你爷爷才心满意足回头。我当时也被吓到了,再加上你爷爷突然回头,吓得我一屁股往后坐了回去,正好坐在一个泥潭里,泥潭里一块石头硌得我屁股生疼,硌得我猛地弹了下,然后就醒了。”

  听了这么久,合着是个梦,无比失望白了李老头一眼,“原来只是个梦。”

  李老头再笑了笑,“要是梦就好了,第二天我回来老觉得屁股疼,心说不对劲,就跑到我头天晚上坐下去的那个泥潭去看了看,还真的就在泥潭里看见了我的屁股印,说明我头天晚上真的来过这里,我看见的也很可能是真的,然后我跑去问你爷爷,你爷爷一口咬定我是在做梦,我也没办法,这件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柳承一直在听着,没有开口发表意见,这件故事好像就此终结了,但是李老头接下来还有话说,再看着柳承说道,“这村里人不待见那些孤女寡妇,也不待见孙文景不是没原因的,这些年孙文景虽然极力解释,但是村里人根本不相信,也不是没有原因。从我做梦那天开始,你爷爷就和那些孤女寡妇搅和在一起了,刚开始还好,但是接下来一年时间里,好几个孤女寡妇怀孕了,她们连男人都没有,怎么可能怀孕?这件事情不是孙文景干的还能是谁?”

  柳承听罢问道,“那些怀孕的孤女寡妇,生了吗?”

  李老头恩了声,“生了,那些孤女寡妇没有男人却生了娃,也受不了其他人在背后戳着脊梁骨骂,大多在娃娃能自己吃饭生活的时候就上吊自杀了,所以他们的娃娃又成了孤女,陈莹莹就是其中一个,孙文景对那些活着的孤女寡妇那么尽心尽力,你说他不是做了亏心事,干嘛这么吃力不讨好?”

  柳承听着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所以您觉得当时孙清他爷爷抱着的那个女娃娃,就是山神抱着的那个?”

  李老头恩了声,“我觉得是,但是后来那女娃娃突然又不见了,我猜可能是进了陈莹莹她娘的肚子里,陈莹莹兴许就是那个女娃娃,只是这种事儿也就我一个人相信,村里其他人哪儿会相信这么玄乎的事情。”

  李老头将这件事情彻底讲完了,柳承再问了李老头几个问题,然后才带着我出门。

  李老头一路送到自家屋旁才回去,等李老头回屋之后我才问柳承,“李老头说的是真的么?”

  柳承道,“有真有假,那个女山神找上门来要走了鞋子是假,他所做的那个梦是真。”

  我问道,“为啥?”

  柳承看着我笑了笑,“如果两件事情都是真的,你爷爷真的救了那个女娃娃,就是山神的恩人,山神要是真的回来了,该对你爷爷感恩戴德,而不是用鞋子来害你。所以山神回来了是假,而你爷爷救了那个女娃娃是真。”

  我想了想,实在想不通他的断定依据是什么,干脆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爷爷就真的救了那个女娃娃?”

  柳承说道,“因为你爷爷有山神印,这件事情并不难猜,你爷爷答应救了那个女娃娃,所以山神才把山神印给你爷爷用作感谢,山神既然是为了感谢你爷爷才给了他山神印,那么朝你奶奶和你丢鞋子的肯定就不是山神了,而是另外一只黑手,那人的目的可能就是你爷爷救下的那个女娃娃。你爷爷为了不让那人找到那个女娃娃,所以让好些孤女寡妇都怀了孕,用以搅乱视听,如果真是这样,你爷爷心思简直缜密到一个可怕的地步。”

  这么说确实说得通,不过我还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于是问道,“那个女娃娃就嘬了一口,她们就能怀孕吗?”

  我说起这个,柳承却把脸一虎,然后干咳了声,“小孩子不要打听这个。”

  我对这事儿好奇到了极点,说道,“我听了马上就忘记。”

  柳承瞥了瞥我,然后才说道,“女娃娃嘬一口当然不能怀孕,那些孤女寡妇怀的真是你爷爷的孩子,道教有一句话叫做‘肉口传度’,光是让那些孤女寡妇怀孕,还不足以搅乱视听,只有每个怀孕的人都沾上那个女娃娃的气息,才可以做到搅乱视听,所以你爷爷才会抱着那女娃娃去讨奶吃,那样她们生下的孩子才会有那个女娃娃的气息,如此一来,那黑手要找到那个女娃娃就不容易了。”

  我听着满脸羞红,如此说来,村里人整日说爷爷跟那些孤女寡妇不清不楚并不是空口白话,而是有真凭实据的,也难怪这些年爷爷也很少解释,看来他是真的做了亏心事,吞了口唾沫再问,“那陈莹莹就是当时那个女娃娃么?”

  柳承点点头,“很可能是,否则你爷爷不会傻到给你娶个女鬼当媳妇儿,除非那个女鬼身份特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天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替天行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