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花园深处的秘密
十六公子2019-09-19 13:563,663

  “你放开我!”安言吓得一颗心都提了起来。

  “嘘,别出声,等下让人听见了!”秦暮尧贴近她的耳朵,低声说道。

  男人温热的气息钻进她的耳内,安言心神一荡,更加羞红了脸。

  想到那边那对男女,她不敢再出声,免得惊动他们。可是,看到秦暮尧并不是带着她走出花园,而是往花园深处走去,她就紧张起来,不知道他想干什么。

  压低嗓音,她问道:“你带我去哪里?”

  “等下你就知道了!”秦暮尧微微低下头,看着身边的女子。

  月光下,女子娇颜如霞,星目含羞,拉着他的手臂雪白圆润,让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加快了速度。

  走到一处假山后面,秦暮尧停下脚步,却没有松开手,而是把安言的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这个位置离那一对野--鸳鸯远了一些,却还是能隐隐听见他们的声音,安言羞恼地低声对秦暮尧说道:“你干嘛带我来这里?”

  秦暮尧看着她那布满红霞的脸,勾起嘴角,“难不成你还想留在那里看表演?”

  安言的脸更红了,赶紧垂下眼眸不敢看他,“你放开我,我要回去了!”

  秦暮尧没有放手,而是哑声说道:“你以为,这种情形下,我会放你走吗?”

  说着,他的身子往前一靠,把她顶在假山上。

  安言马上感觉到,小腹下有什么东西顶了上来,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该死,这家伙居然那么快就有反应了!

  还有,他想干什么?不会是想让她帮他灭火吧?

  “秦总,请自重,快放开我!”赶紧收腹,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不要贴得太近,安言板起脸来。

  “如果我不放呢?”秦暮尧扬眉,不但不放开她,反而又向前,紧紧地贴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热血一下子涌了上来,安言咬了咬牙,她怒道:“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喊人了!”

  “那你就喊吧!”秦暮尧脸上笑意更深,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

  安言气得瞪圆了双眼,她当然不敢喊,因为一旦把屋里的人喊过来,就会打乱她的全盘计划。

  强压住心里的谎乱,她道:“秦总,你到底想怎样?”

  看见安言咬牙切齿的样子,秦暮尧的脑海中闪过一个身影,他抬手捏住她的下巴,沉下脸来:“安小姐,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样子很像一个人?她跟你一样,一生气就会竖起尾巴骂人!”

  安言大惊,他不会真的认出她了吧,不然,他怎么会这样说?

  心里十分慌乱,不过安言还是很快镇定下来。

  时隔四年,她不但相貌和声音都改变了,连身材也变了很多,他不可能认出她。

  故意露出一丝讥笑,她道:“秦总,你如果对我有兴趣就直说,没必要用这种老掉牙的办法来跟我套近乎!”

  秦暮尧冷笑:“对于我感兴趣的女人,你以为我有必要去套近乎吗?”

  “确实没必要。”安言嘲讽道:“以秦总的身份地位,看上哪个女人只要招招手就可以了!”

  “然后呢?”秦暮尧捏住她下巴的手突然移到她颈后,头一低,抵住她的额头,哑声道:“我已经招了手了,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安言一怔,随即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该不会真的对她有意思了吧?

  这次回来A市,她要做三件事,其中一件事就是要让面前这个男人爱上现在的她,她再想办法报仇。

  今晚来秦家参加宴会,就是想吸引到他,没想到如此顺利,宴会还没结束,他就在暗示,要她做他的女人。

  只是,这一切来得太过顺利,她却觉得其中有问题。

  这些年,她一直在关注秦暮尧的消息,知道他除了跟林可柔订了亲,再没有跟任何女人有来往。

  为此,坊间流传着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是他对林可柔情有独钟,才会拒绝其他女人。而第二种说法却说他禁-欲,对任何女人都没兴趣。

  如今他却对初次见面的她如此感兴趣,还不顾身份把她堵在这黑灯瞎火的地方调笑她,实在让人奇怪。

  想到刚才秦暮尧说她像一个人,她马上警醒了。

  他一定是在试探她,也就是说,他还是在怀疑她,才会这么做。

  心里有了底,她没那么紧张了。

  把脸扭到一边,安言故意皱起眉头,说道:“秦总,请不要开玩笑了。你别忘了,你的未婚妻是顾以恒的老同学,我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你是在说笑话吗?我的女人,谁敢找麻烦?”秦暮尧眸色一寒,又把她的脸板过来面对他。

  安言的心跳了跳,仿佛又看见四年前的他。

  每次她不听话,他就会用这种表情看着她,用这种语气来威胁她。

  垂下眸,避开他灼灼目光,安言道:“我知道放眼整个A市,谁也不敢招惹秦总,只是,林小姐温婉善良,我不想让她伤心。”

  抬起眼眸,她又道:“我想,秦总也不想让她伤心吧!”

  秦暮尧没有说话,而是紧盯着她的眼睛。

  她的眼睛仿若一汪清泉,清澈无暇,表情也十分真诚,看不出半点虚假。

  他微微皱了皱眉,放在她颈后的手松开了。

  她赶紧把脑袋往后仰,离他的脸远一点。可是两人的身体却还是紧挨着,他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

  不知何时,那边大树下已经结束了战斗,少了那种引人遐思的声音,两人又说了这么多话,她以为他应该要熄火了,可是,她还是感觉到他的变化,让她不安,也让她羞z。

  这时,包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在静夜中格外响亮。

  安言大喜,赶紧说道:“秦总,一定是顾以恒找我了。”

  秦暮尧的脸色沉了沉,放开了她。

  安言从包包拿出手机看了看,果然是顾以恒打来的。

  按下接听键,安言告诉顾以恒自己在花园,马上就进去,就把电话挂了。

  把手机放回包包里,安言微笑着对秦暮尧说道:“不好意思,秦总,我要进去了。”说完,她快步离去。

  秦暮尧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追上去,而是眯起眼睛,自言自语道:“不错,有意思!”

  “看上那个妞了?这么有意思?”假山石后,闪出一个男人,居然是霍成飞。

  秦暮尧瞥了他一眼,沉下脸来,“你的老毛病什么时候可以改改,在我家花园里也乱搞。”

  刚才虽然没有上前去看,秦暮尧已经从声音里判断出来,那一对野-鸳鸯就是霍成飞和他今天带来的一名女伴。

  霍成飞却笑嘻嘻道:“这可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家花园景色太美,让人情不自禁就会意乱情迷。就比如你刚才,好像也想把那位安大美女按倒在这假山石上吧?”

  “我可不像你那么随便!”秦暮尧又瞪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霍成飞跟了上去,又问道:“喂,我说那丫头也不过是长得漂亮些,你怎么就会对她有兴趣?这好像不是你的风格吧?”

  这些年,秦暮尧几乎没有跟任何女人有过来往,就算对未婚妻林可柔,也是不冷不热,今天却会对刚见了一面的安言感兴趣,实在让霍成飞大跌眼镜。

  秦暮尧脚步不停,冷冷说道:“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对她有兴趣了?”

  霍成飞眼睛一亮,搓了搓手,“没兴趣?那我就不客气了。”

  秦暮尧猛然停下脚步,眸色一凛:“我警告你,别动她,不然我会对你不客气!”

  说完,他迈开大步往前走去。

  霍成飞愣住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一边追一边说道:“我说秦暮尧,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怎么回事,我跟你急!”

  安言一路飞奔,快到屋门口时,碰见了走出来寻找她的顾以恒。

  “小言,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的脸色好难看!”看见安言一脸紧张的样子,顾以恒十分担心,急忙迎上去。

  “在这里会有什么事?你不用那么紧张。”安言知道顾以恒担心她,故意开玩笑道:“难不成我还能把自己丢了?”

  “你可不能丢了,不然谁当我的助理?”顾以恒安下心来,笑着握住她的手往屋里走去。

  走了几步,顾以恒想起什么,又问道:“对了,你刚才出来的时候有没有碰见秦暮尧?”

  安言的心跳了跳,急忙摇头,“没有啊?怎么了?”

  顾以恒道:“刚才我找不到你,也不见秦暮尧,所以担心你是不是被他带到哪里去了。”

  “怎么会呢,我没看见他。”安言只能继续否认,一颗心却跳得厉害。

  顾以恒猜得没错,刚才自己确实是被秦暮尧给带进花园深处去了,虽然他并没有对她做太过火的举动,但是言词之间却很明显对她的身份有了怀疑。

  想到等下秦暮尧回来很可能还会找她搭讪,安言决定立刻离开。

  反正今晚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没必要再久留。

  零点时分,喧闹了一晚上的秦家大宅终于安静下来。送走最后一批客人,陈俊峰正打算告辞回家,却被秦暮尧留了下来。

  “你先别走,跟我去一下书房,我有事要跟你说。”

  看了一眼秦暮尧凝重的脸,陈俊峰没有多问,跟着他就往屋里走。

  他知道,秦暮尧有心事,并且这个心事跟女人有关,而那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顾以恒的助理安言。

  陈俊峰跟在秦暮尧身边已经有很多年了,对他的性格了如指掌。

  从十六岁开始,秦暮尧就成了女孩子追逐的对象,任何时候,都是女孩向他献殷勤,他从不会主动,就算是对他的未婚妻林可柔,他也没有多大热情。可是今天,他却跟安言说了好几句话,如此反常,不得不让陈俊峰感到意外。

  走进书房,两人在沙发上坐下,秦暮尧没有立刻开口,而是低垂着眼眸用手指轻敲着沙发扶手。

  陈俊峰皱了皱眉,看来事情比较麻烦,不然秦暮尧不会思考那么久。

  正琢磨着会是什么事,秦暮尧突然开口了:“俊峰,找人好好查一下顾以恒那个助理,我要她所有的资料,并且越快越好。”

  陈俊峰神色一整,道:“是!”

继续阅读:第10章 四年不见,还是那么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凶猛:甜心要听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