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小姐自杀了
十六公子2019-10-27 11:463,702

  接到乔安逃出海岛的消息,秦暮尧一点也不紧张,就好像他早就预料到似的。

  这一个多月,那个小东西一直都不愿妥协,总是找各种方法逃跑。本来他是打算慢慢跟她玩,用时间磨去她的任性,换取她的真心,却没想到她的性子那么倔强,非要离开他,他决定,就让她自己去看清楚,她日思夜想的人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秦少,乔小姐来了。”助理敲门进来,带来了一个让秦暮尧十分满意的消息。

  他就知道她会来找他,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

  看来,事情并不像他预想的那么简单,那么顺利。

  乔安出现在秦暮尧面前时,让他吃了一惊。

  不过几天不见,女孩像是变了一个人,原本清澈无邪的大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层水雾,迷蒙而忧伤,圆润的脸颊也瘦了一圈,就连那如花瓣般的唇,也变得苍白而干裂,让人看着就觉得心痛。

  看来,那一场订婚仪式对她的打击不小,他要花费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抚平她受伤的心灵,让她再胖回来。

  乔安一步步走到秦暮尧面前,眼里的水雾越来越浓,终于化成一滴泪珠,顺着光洁的脸颊滑落。

  秦暮尧伸手抹去那一滴泪,心底轻轻颤动了一下。

  “秦暮尧,你要帮我报仇!我恨他们两个,我要他们不得好死!”乔安一头扎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秦暮尧垂眸看着怀里的小脑袋,唇角慢慢勾起。

  入夜,静园别墅三楼的主卧亮起了灯光,乔安站在床前,等着秦暮尧从浴室里出来。

  梳妆台的镜子里映出乔安的身影。

  精致的妆容,雪白的肌肤,身段更是凹凸有致,无论任何男人看见,都会被她吸引。

  她相信,秦暮尧也会。

  今晚,她必须把自己打扮得妩媚迷人,让他陶醉。

  秦暮尧从浴室里出来,一眼就看见站在床前的女孩。

  橘色的灯光洒落在乔安身上,在她洁白的肌肤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边,显得更加妖娆。

  他一直都知道她的身材好,今晚这一身打扮,让她更加迷人。

  他慢慢走过去。

  听到声音,乔安回过头。

  面前的男人身材极好,小麦色的肌肤,宽阔的肩,狭窄的腰,还有那八块腹肌和人鱼线,让人看着就忍不住咽口水。

  这样帅气的男人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更何况他还有数不清的财富。

  秦暮尧慢慢走到乔安面前,伸手抱住她。

  乔安闭上眼睛,右手却悄悄伸向他身后的枕头,从下面摸出一把尖刀,狠狠地向他的背心扎下去。

  就在尖刀将要刺入秦暮尧的肌肤时,他的手突然抬起,一把抓住乔安持刀的手臂,用力一扭。

  乔安惊呼一声,手松开了,尖刀掉落在床上。

  “小东西,居然想杀我!”秦暮尧眸色一凛,捡起床上的尖刀举到她面前,沉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安又气又急,一面挣扎一面骂道:“秦暮尧,你这个混蛋,居然还装模作样!你不单害了我,还害得我爸爸病得那么严重,我一定要杀了你!”

  秦暮尧皱起眉头,“害了你爸爸?谁告诉你的?”

  乔安怒目相向:“你以为你做的那些事能瞒天过海?我告诉你,除非你今天弄死我,否则总有一天我会杀掉你,为我爸爸报仇!”

  “好,我今天就弄死你!”从未被人如此威胁过,秦暮尧的少爷脾气也上来了,他的眼里燃起怒火。

  乔安羞愤交加,最后因为怒火攻心晕了过去。

  “真是个蠢丫头!”看着没了意识的女孩,秦暮尧脸上愤怒的神色不见了,慢慢勾起嘴角,轻轻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才给她盖上被子,走出阳台。

  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电话一接通,他沉声道:“去查一下乔安的父亲现在的情况。”

  ……

  乔安又一次被秦暮尧关了起来。

  这回虽然不是关在海岛,而是关在静园,但是同样被人看守着无法出去。

  来的时候以为自己一定能帮父亲报仇,没想到非但没能成功,还自投罗网,又被秦暮尧羞辱了一顿,乔安想死的心都有了。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转了一下就消失了。

  如今大仇未报,父亲以后还需要她照顾,她绝不能就这样放弃自己年轻的生命,她必须想办法,再次逃离秦暮尧的魔掌。

  她很清楚,现在秦暮尧对她已经有了提防,她肯定不可能再向他下手,只能先逃出去,以后再想办法。

  接连两天,秦暮尧都没有回静园,乔安想了很多办法,都没能出得了静园的大门,无奈之下,她只能用一个最老土的办法,就是假装自杀,等到救护车把她送到医院急救,她就能有更多机会逃离。

  晚饭时分,佣人送来晚饭,乔安吃饱之后,把饭碗用力摔在地上,捡起一片碎片划破了自己的左手手腕。

  饭碗摔在地上的声音那么响,守在门口的佣人肯定能听见,就算没有听见,等下她们也要进来收走碗筷,所以乔安一点也不担心自己自杀会没人知道。

  果然,不过一分钟,房门就被打开,佣人冲了进来,看见乔安紧闭双眼靠在沙发上,左手手腕上鲜血淋淋,不禁吓得尖叫一声就跑了出去,大声喊道:“快来人啊,乔小姐自杀了。”

  乔安睁开眼睛翻了一个白眼,暗骂一声胆小鬼,也不知道赶紧先进来帮她止血。

  不一会儿,管家和其他佣人冲了进来,看到这个情形,管家忙吩咐其他佣人打电话给秦暮尧,又让人拿急救箱过来。

  乔安觉得纳闷,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叫救护车吗?叫秦暮尧有什么用?

  很快她就明白了,刚才因为怕痛,也担心等下血流不止,她没敢划得太深,看见有血流出来就松了手,管家用纱布帮她绑住手腕,血很快就止住了。

  心里一阵懊恼,早知道刚才就该狠心点了,那样他们就会帮她叫救护车,而不是叫秦暮尧回来。

  秦暮尧很快就回来了,还带来了王医生。

  乔安赶紧继续装昏迷,一动都不敢动。

  看见乔安闭着眼睛,左手手腕上的纱布隐隐渗出一些鲜血,秦暮尧眉头微微皱起,对王医生说道:“赶紧帮她看看。”

  王医生解开乔安手腕上的纱布,帮她做了消毒,又上了药重新包扎好,然后看看乔安的脸色,心里直犯嘀咕。

  伤口这么浅,血流得也不多,没道理会晕过去呀?

  正纳闷着,却听见秦暮尧说道:“你出去吧!”

  王医生赶紧收拾好药箱走了出去,顺便把门关好了。

  在乔安身边坐下,秦暮尧冷笑道:“行了,别装了!”

  乔安心一跳,该死,这家伙居然看穿她了。

  就这么睁开眼睛也太丢人了,她故意哼了哼,装作刚苏醒的模样,慢慢睁开眼睛,茫然地看了看四周,又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腕,才一把推开秦暮尧的手,悲愤地说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秦暮尧也不恼,而是继续嘲讽道:“我要是不救你,你现在也会自己喊救命了。”

  “你说什么啊,我听不懂。”乔安继续装。

  秦暮尧收起了笑容,伸手捏住她的下巴,“乔安,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惹我生气,不然后果会很可怕!”

  “什么后果?”乔安很顺口就问了出来,说完就后悔了。

  真是晕死,她怎么能这么问?这不是示弱的表现吗?

  却见秦暮尧眸色一寒,道:“你不要忘了,你父亲还住在医院里面!”

  “你什么意思?”一股寒意爬上脊背,乔安猛地推开秦暮尧的手,从沙发上站起身,怒视着她道:“你把我爸爸怎么了?”

  秦暮尧往沙发椅背上一靠,不紧不慢地说道:“没怎么,就是让医生好好照顾照顾他。”

  “你到底想怎样?”乔安听明白了,这个混蛋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还不够,还要拿父亲的性命来威胁她。

  秦暮尧修长的手指在沙发扶手上轻敲了几下,勾起嘴角:“只要你乖乖听话,我就放过他。”

  “好,我听话,以后再也不跑了,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让我去看看我爸爸。”

  秦暮尧略一思索,道:“好,我带你去。”

  五分钟后,乔安坐上秦暮尧的车子往市第一人民医院驶去。

  秦暮尧没有让司机开车,而是自己亲自开车送乔安去,他的两名保镖和助理则坐在另外一辆车上。

  一路前行,中间试过两次停下来等红灯,每一次乔安都有打开车门跳下去的冲动。

  她相信只要她动作够快,一定能在这车来人往的大街上逃脱,可是想到父亲的安危,她又不敢。

  身边的这个男人就是一个恶魔,要是她再惹恼他,他一定会说到做到,向父亲下手。

  前面是一个转弯,秦暮尧放慢车速,往右边打方向盘,哪知道刚转过去,迎面开过来一辆大货车,飞快地向他们的车子冲来。

  “啊!”乔安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抬手捂住眼睛。

  只听得一声巨响,乔安感到自己的身子猛地往车门方向一撞,脑袋碰到了车窗玻璃,痛得她差点晕过去。

  睁开眼睛,乔安看见车子撞到了路边的花坛,再一扭头,她吓得尖叫起来。

  只见秦暮尧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鲜血正从他的额头上流出来。

  这时,跟在他们身后的保镖和助理下车跑了过来,看到这幅情形,一个个吓得变了脸色。

  乔安见状,心中大喜,真是老天有眼,秦暮尧受了这么严重的伤,不死也要昏迷很久,肯定顾不上她了,她再不走又待何时?

  她马上打开车门走下车,穿过路边的花坛跳到人行道上,飞快地往前跑去。

  快到医院的时候,救护车从乔安身边呼啸而过,她扭头看了一眼,心想这车子是不是去接秦暮尧的?

  眼前浮现出刚才那一幕,秦暮尧紧闭双眼趴在方向盘上,额头鲜血淋淋。

  不知为何,心里突然很不舒服,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心口。

  他是不是会死?

  做了一个深呼吸,乔安甩了甩头,把心里那一丝怜悯甩去,咬牙切齿道:“这种恶人,死了才活该!”

  不再多想,她快步走进医院。

继续阅读:第6章 逃离,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凶猛:甜心要听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