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最危险的办法
十六公子2019-09-19 13:563,198

  “不要,我不能死,爸爸,救我,快来救我!”

  A市第一人民医院的急诊留观室里,安言躺在病床上,紧闭着双眼说着胡话。她的脸颊嫣红,额上和鼻尖布满细密的汗珠,表情痛苦而哀伤。

  病房门被推开,顾以恒提着一个保温盒走了进来,看见这个情形,忙把保温盒往茶几上一放,就扑到病床边,一边摇着安言一边焦急喊道:“小言,你醒醒,快醒醒!”

  安言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她的眼里充满了恐惧,身子不停颤抖着,似乎还沉浸在噩梦之中。

  顾以恒急忙把她搂进怀里,一边轻抚着她的后背一边柔声说道:“别怕,小言,你在做噩梦。”

  “以恒,我……我又梦见我掉进江里了,还有我爸爸……爸爸站在岸上不肯救我,还说我一直不回去见他,害得他被人害死了……呜呜……”安言把脸埋在顾以恒的怀里哭泣,泪水很快染湿了他的衣裳。

  顾以恒一阵心疼,语气更加温柔,“不哭不哭,你今天掉进了水里,所以才会又做噩梦,梦都是假的,乔叔叔在天有灵,肯定不会怪你,你不要再自责了。”

  安言仰起脸,楚楚可怜,“真的吗?爸爸不会怪我吧?”

  “真的,他知道你当时身不由己,肯定不会怪你,相信我。”顾以恒拿过纸巾帮她擦干眼泪,把保温盒打开,端出第一层的鸡汤递到她面前,“来,我让阿姨炖的鸡汤,很香的,快趁热喝。”

  安言接过鸡汤喝了两口,看了一眼窗外暗沉的天空,问道:“我是不是耽误你拍戏了?”

  “是啊,原本下午就开始录影,可是你一直在发烧,我怎么敢离开,只好要他们改期了。”顾以恒故意板起脸。

  安言有些歉意地说道:“对不起,其实这里有医生护士,你去忙你的就是了,不用在这里陪我。”

  “你这个样子我怎么能放心?”顾以恒的语气变得严厉,“你知不知道我刚才有多担心,你怎么会想到用这么危险的办法去吸引秦暮尧注意?万一真的有什么事怎么办?”

  安言急忙解释:“我事先并没打算那样做,也不是故意要掉进水里,是秦欣然拉着我跑得太快我没站稳才摔下去的。再说我会游泳,又怎么可能有事?只是为了把戏演得更逼真一些,才故意喝了一点水进肚子里再装作晕过去。”

  顾以恒却依旧很生气,“以后类似这种戏码再不准上演,就算你能保证没有危险,弄成现在这样发烧多伤身体。”

  “好了,我以后注意点就是了。”

  “小言,不管怎样,你要答应我,绝对不可以让自己受伤。”看见安言落水之后晕厥的模样,顾以恒是又着急又心疼。他一直都不赞成安言以身为诱饵回来复仇,可是她要坚持,他只能帮助她,配合她。

  安言眸色冷凝,“放心吧,我已经伤过一次了,不会让自己再受伤!”

  她的目光落在旁边沙发扶手上搭着的那件黑色西服上。

  那是秦暮尧的衣服,是怕她着凉特意要秦欣然拿给她穿的。她会拿去干洗,然后再亲自送到他手上。

  这回,她又该用什么戏码,让那个已经对她有了感觉的男人迷恋上她呢?

  晚上,林可柔正坐在梳妆台前敷面膜,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乔楚打来的。

  她不屑地撇撇嘴,又把手机放下,没有接听。

  自从她跟秦暮尧订婚之后,乔楚就千方百计讨好她,总是找各种借口见她,想让她在秦暮尧面前帮顾子城多说好话,让秦家对顾家多加照顾。

  她对乔楚和顾子城两人都没有好感,要不是因为她跟顾以恒是老同学,以前关系不错,她才懒得理会乔楚。

  这大晚上的乔楚打电话给她,说不定是想约她去吃宵夜,她可没有兴趣,再说她现在在敷面膜,也不方便说话。

  谁知乔楚却不停打过来,林可柔恼了,刚想把手机调成静音,铃声却停了,接着传来微信提示音,乔楚在微信给她留言了。

  她顺手点开,就响起乔楚急切的声音。

  “可柔,你快看今天的新闻头条,安言那个狐狸精居然勾引秦总,真是太不要脸了!”

  林可柔一怔,赶紧点开网页,找到本地新闻。

  一看之下,她整个人都惊呆了。

  娱乐版第一条,今天上午当红影星顾以恒的助理不慎掉入会所的游泳池中溺水昏迷。危急时刻,秦氏集团总经理秦暮尧当即出手相救,帮她做人工呼吸,把她救治过来。下面还附着一张相片,是秦暮尧抱着安言的画面。

  林可柔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微皱着眉头,神色有些焦急的男人是自己的未婚夫。

  从认识秦暮尧开始,她还从未在他脸上看见过这种表情。无论是在任何场合,他都十分冷静,不管遇见多大的麻烦,他都表现得淡定自如。可是今天,他却为了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人乱了分寸。

  毫无疑问,他一定是对这个女人有了兴趣。

  不行,她绝对不能任由这件事发展下去,必须赶紧想办法阻止。

  认真思考了一会儿,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一把扯下脸上的面膜,她拨通了乔楚的电话。

  “喂,楚楚,我刚才在洗澡,没听见电话响,你说的事我已经知道了。那不过是记者胡编乱造,暮尧只是好心救人,不可能会对一个小助理有意思。”

  电话那边,乔楚的声音十分着急,“可柔,你也太单纯太善良了,那个安言根本就是一个狐狸精,那天子城陪我去服装城买衣服,她也对子城抛媚眼想勾引他,现在又想勾引你家秦总,你如果还不警惕,到时候肯定会后悔。你不信我的话看看我那天拍的视频就知道了,我现在就发给你。”

  林可柔皱起眉头,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低头点开微信页面。

  不一会儿,乔楚从对话框发过来一个小视频,她点开来看了看,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视频上把秦暮尧给乔楚做人工呼吸的画面拍得清清楚楚,连他脸上的细微表情都一览无遗。

  林可柔咬住牙关,忍着心里的怒火,把视频保存了,然后又对着手机说道:“楚楚,我知道了。暮尧那边我会注意的,你也要劝劝子城,别跟那种女人来往。”

  乔楚气呼呼道:“我怎么可能劝得到他?那天我跟他吵了一架,这两天他连我的面都不肯见,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倒是有个办法,顾以恒现在在拍的那个真人秀之前不是打算请我去做女嘉宾吗?你跟你爸爸说一声,我同意去参加,让他马上安排,到时候我跟你一起,就可以找机会对付安言了。”

  这几年乔振南接收乔氏地产之后,还投资影视行业,成立了一家皇城影视公司,这次真人秀就是他们公司做的节目。

  之前就想邀请林可柔做嘉宾,因为考虑到那个节目属于竞技类,有些风险,林可柔怕万一受伤会影响她跟秦暮尧的婚事,就拒绝了皇城的邀请。如今情况有变,她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实在太危险,她就找替身。

  乔楚兴奋地赞道:“可柔你真聪明,这个办法不错,那个狐狸精不过是一个小助理,到时候我们有得是办法来整她!我现在就跟我爸爸说,你等我的好消息。”

  一早来到公司,处理了几份文件,秦暮尧空闲下来,打了个内线电话要秘书送杯咖啡进来。

  咖啡很快就被送进来,不过不是秘书端进来的,而是陈俊峰。

  把咖啡递给秦暮尧,陈俊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放在桌上,“秦总,这是调查结果。我觉得是您太多虑了,安言绝对不可能是乔大小姐。”

  “你那么肯定?”秦暮尧把咖啡放下,拿起U盘插进电脑。

  “嗯,我已经调查清楚了,安言是苏州人,从小父母双亡,在孤儿院长大。她从小到大成绩都很优秀,五年前考上了B大,读工商管理专业,去年毕业,在南方一家外贸公司人事部做文员,今年2月跳槽到顾以恒身边做助理。安言从小身体比较弱,不喜欢运动,十二岁的时候患阑尾炎动过手术。她的性格比较内向,好静,喜欢读书,喜欢音乐,唱歌很好听,还会弹一手好钢琴。还有她爱吃酸的,不喜欢甜食也不吃辣,对海鲜过敏。”

  秦暮尧看着电脑屏幕没有说话,脸色越来越阴郁。

  陈俊峰看着他的脸色,试探着问道:“秦总,你不会是希望这个安言就是乔大小姐吧?”

  秦暮尧答非所问,“我总觉得她没有死。”

  “可是,如果她没死,为什么这么多年一直不回来?再说乔家那么大的产业都落在了乔振南手里,她怎么可能甘心?只要她活着,肯定会回来争夺财产。”

  “或许她现在就改头换面回来了。”秦暮尧点击了一下鼠标,把安言的相片放大。

继续阅读:第13章 试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凶猛:甜心要听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