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你以为是什么运动?
十六公子2019-09-19 13:563,313

  似乎察觉到安言的异样,秦暮尧微微眯起眼睛,“怎么,做运动让你很吃惊吗?”

  安言急忙解释,“那个……饭后马上做剧烈运动好像对消化不好吧?”

  秦暮尧笑着站了起来,“不过是去湖边散散步,你以为是什么运动?”

  “啊?散步?”提起来的心放了下去,安言莞尔,自己真是多心了,怎么会往那方面想?

  不过,如果他真的没有那个心思,她又会觉得失望。

  从他那天救她以及今晚的种种表现,她都感觉到他对她是感兴趣的,也许他的打算是先去散散步消消食,然后再找个地方好好做运动吧!

  皇城大酒店后面是一个小公园,里面有一个人工湖,两人顺着湖边漫步。

  湖边风景优美,过来散步的人不少,大多是上了年纪的夫妇,安言心里感觉怪怪的,京城闻名的贵公子不带着她去酒吧买醉宾馆开房,却跑到湖边学人家老夫老妻饭后百步走,实在是搞笑。

  一路过去几百米有一处凉亭,凉亭两边种满了玫瑰。

  安言走进凉亭,倚在栏杆上看风景。

  晚风习习,送来阵阵玫瑰花浓郁的香气,安言看着湖里的田田荷叶低叹,“真美!”

  秦暮尧却没有停步,而是指着前方说道:“前面的风景更美,我们过去看看。”

  “那边没什么人过去,我们还是别去了吧。”再过去是公园深处废弃的猴山,比较偏僻,散步的老人们多数在凉亭处就回头,安言搞不明白秦暮尧为什么还要往前走。

  秦暮尧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走吧,有我在你不用怕。”

  路灯昏暗,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目光灼灼,似乎十分坚持。

  安言无奈,只好跟了上去。

  走了几十米,安言故意开玩笑,“干嘛非要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你不会是想趁机打劫我吧?”

  秦暮尧侧头看她,勾起嘴角,“你是指劫财还是劫色?”

  安言咬住嘴唇瞪着他,“你说呢?”

  秦暮尧笑而不语,伸手拉住了她的手。

  安言微微挣扎,秦暮尧却认真说道:“别乱动,不然别人真的会以为我在劫色。”

  安言看看四周,静悄悄的不见半个人影,又哪来的别人?不过她却真的不动了,而是似嗔非嗔看他一眼,任由他轻握着她的手继续往前走。

  两人都沉默下来,一步步往前走。街灯拉长他们的身影,随着他们脚步的移动在地上摇晃。安言低着头看着地上那个较长的影子,心跳慢慢加速,他这是想干嘛?不会是故意把她带到这没人的地方,为接下来的运动先热热身吧?

  她是打算引诱他,不过却没打算轻易让他占便宜,现在来到这鬼影子都不见一个的地方,他如果像那天在秦家的花园里那样,对她用强,她该怎么办?

  正胡思乱想中,秦暮尧突然停下脚步,开口说道:“你来过这里吗?”

  安言抬起头来,目光落在前面几米远的猴山,黑瞳猛然缩成一线。

  她当然来过这里,并且不止一次!

  多年前,她还是天真烂漫的孩子,每到周末,都要出来玩,不是去游乐场,就是去公园。

  而这里也是她喜欢来的地方,因为这里的猴山养了很多猴子,她最喜欢带上一些吃食过来逗引它们。

  她永远记得,有一次两家大人在一旁说话,她和秦暮尧拿着香蕉喂猴子吃,一时不注意,她把小手伸进铁网,被一只小猴子一把抓住,吓得她大哭。

  秦暮尧当时急得脸都白了,赶紧伸手进去打猴子,猴子放开她,却把秦暮尧的手抓出一条血印。

  昏暗的灯光下,秦暮尧专注地看着安言的眼睛,似乎想要看进她的心里去。

  安言的目光从猴山上移到秦暮尧的脸上,马上就明白过来,原来他带她到这里,又是为了试探她!

  迅速调整了情绪,她做出一副茫然的模样,“没有啊,我来A市才几天,还没来得及到处去参观。这里好像很破旧,是不是以前关着什么动物。”

  秦暮尧目光闪动,“是的,以前这里有很多猴子,小时候我经常过来玩。”

  “哦,那一定很好玩!”安言看看四周,故意露出怯意,“这里好冷清,我们还是回去吧!”

  “嗯。”秦暮尧似乎没了兴致,拉住她转身往回走。

  回去时秦暮尧变得很沉默,几乎没怎么开过口,安言侧头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的眉头微微皱起,双唇紧抿,好像满腹心事。

  这是什么表情?是失望?担忧?还是焦虑?

  难道他这样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她,就是在担心她就是那个因为他而弄得家破人亡的女孩,怕她回来找他算账吗?

  看来这个可能性很大,不然他不会费那么多功夫来试探她。只是,以他的行事作风,应该不会怕她报复才是,为什么却那么紧张呢?

  她试探问道:“你经常来这里吗?”

  秦暮尧摇摇头,“很少,只是有时候想起一些事会过来看看。”

  安言的心一动,“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事吗?”

  秦暮尧扭头看她,微微笑道:“不过是小时候的一些顽皮事,没什么好说的,我们赶紧走吧。”

  这么说是在敷衍她,安言心里明白,跟着他加快了步子。

  快到皇城大酒店的时候,秦暮尧对安言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好。”安言应了一声,心里却有些失望。

  这个男人的情绪变化怎么这么快?刚才吃饭时还兴致勃勃表情愉快,大有要跟她好好大战一晚的姿态,现在怎么又兴味索然了?

  难道真的是回忆儿时的事情让他情绪低落了?

  秦暮尧是自己开车来的,他的车停在底层停车场,他要安言站在皇城大酒店门口等他去拿车。

  酒店里除了客房餐厅之外,还有夜总会美容所沐足桑拿等娱乐设施,出出进进的人不少,安言不想站在门口引人注意,就走到旁边的路口等。

  这时,一辆正准备开进酒店停车场的灰色保时捷停了下来。

  车窗摇了下来,霍成飞探出头,向她调笑道:“安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不会是在等我吧?”

  安言微微皱眉,她记得这人是秦暮尧的同学,在秦家酒宴上见过一面,怎么说话这么轻浮。

  对待这种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她一向没好感,若是换做从前,她一定会把他痛骂一顿。如今她的性子已经变了很多,再不会随意动怒,而是淡淡说道:“我在等朋友。”

  “朋友?男的女的?”霍成飞笑得更是邪魅。

  安言没好气地说道:“我好像没必要向你汇报吧!”

  “当然有必要,如果是女的也就算了,如果是男的,那就有点危险。这大晚上的,你一个女孩子跟男人在一起,会容易吃亏的!要不你也别等了,想去哪里,我送你去!”

  安言一头黑线,忍着气说道:“你送我?敢情你不是男人?”

  “哈哈,我是不是男人,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来吧,快上车!”霍成飞说着就打开车门下来,向她伸出手。

  安言慌忙后退一步,厉声道:“霍成飞,你放尊重点!”

  “哟,连我的名字都知道了,证明你对我还是很在意的。你就不要装正经了,跟我走吧!”霍成飞又逼近一步,一把抓住了安言的手臂。

  然后,他的目光越过安言肩头看到她身后,眼里露出一丝诧异。

  安言回过头,看见秦暮尧正从车上下来,向他们走来。

  她赶紧甩开霍成飞的手,退到秦暮尧身边。

  霍成飞看看她又看看秦暮尧,弯起嘴角,“原来你等的人是他呀!你难道不知道他是A市出了名的禁-欲派?勾-引他太费劲了,还是跟我好吧!”

  秦暮尧的眉头拧紧了,“成飞,你是不是皮又痒了?”

  霍成飞哈哈一笑,表情夸张地说道:“啧啧,我是不是听错了?一向心高气傲,视女人如木头的秦大公子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生气,这也太离奇了!”

  “行了,你少在这里胡说八道!”秦暮尧满脸不耐烦地瞪他一眼,对安言说道:“安小姐,我要司机送你回去,你快上车吧!”说着,把他的小车后座门打开,又对坐在驾驶位上的一个年轻男子说道:“你把安小姐送回家,开慢点,注意安全。”

  那个男子穿着酒店制服,应该是秦暮尧叫来的代驾。

  安言心里一阵失望,秦暮尧这么说,就是不打算亲自送自己回去了。

  都怪霍成飞这个混蛋,破坏了她的计划。

  目送着安言坐的车子远去,霍成飞把胳膊搭在秦暮尧肩上,嬉皮笑脸道:“我说哥们,你啥时候跟那个妞勾搭上了?这速度很快嘛!”

  秦暮尧嫌恶地拨开他的手,“你胡说什么?不过是吃了一餐饭罢了,根本什么事都没有!”

  “是吗?我说你也太磨叽了!她长得那么水灵,身材又棒,在床上肯定很爽,我要是你呀,今晚就带她开房去!”

  秦暮尧面色一沉,道:“你再啰嗦,信不信我扒了你的皮!”

  “好好,不说了,子谦他们已经过来了,在里面等我们呢!”霍成飞把车子锁好,拉着秦暮尧就往酒店走去。

继续阅读:第15章 不要脸的狐狸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凶猛:甜心要听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