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狼对手和猪队友
颜无言2019-09-27 10:202,373

  大姨妈准时来报道,这么多年来,这位亲戚恪守时间,从来没有迟到早退过。刚结婚的头两年,岳诗诗与陆俊川还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俩人为计划生育也没少折腾,每每在大姨妈来之前的头两天,岳诗诗就开始担心,现在恰恰相反,唯恐大姨妈驾到。

  人家都说内分泌不调的人,大姨妈最不准时。当初没去医院做各种检查时,岳诗诗也这么认为,她觉得自己准得不能再准的大姨妈绝对可以证明了自己在生育下一代上不可能有问题。

  可没问题咋就怀不上孩子呢?这么多年来,连一次命中率都没有。

  刚开始是她婆婆着急,然后是她亲妈着急,再然后是她自己着急,最后是陆俊川着急,现在一大家子抱起团来一起急。

  还没下班,岳诗诗有些心不在焉的写着一份营销策划案。同事袁婷婷侧过头问她咋了。

  岳诗诗答她:“甲方爸爸难伺候呗,正想着要不要以身相许呢。”

  袁婷婷捂着嘴巴吃吃笑了两声,而后又一脸神秘状:“走,去卫生间吧。”

  要看一家公司里两个女职员之间的关系如何,好到了什么地步,只需要观察俩人会不会搭伙结伴去卫生间就可以了。交情好的,一个人要去卫生间必然会拉上另外一个,而另外那个,即使没有那个意思,也必然陪同。很多悄悄话及小道消息,也是在去卫生间的路上,或者回来的路上传播的。

  猜都不用猜,一看袁婷婷的模样,岳诗诗就知道袁婷婷又有新消息要发布。袁婷婷跟公司的某位人事专员是校友,俩人走进近,所以,很多公司的新政策甚至八卦,她都提前知道。

  只是没想到,袁婷婷透露给她的新消息,不是关于公司的,而是与岳诗诗本人有关。

  营销部们大客户部运营总监头段时间离职,职位暂时空缺,公司一时没有招到合适人选,打算从营销部内部选拔,公司意向的人选有两个,一个是岳诗诗,另外一个叫胡甜。

  岳诗诗跟胡甜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可追溯到岳诗诗刚来公司那会。岳诗诗和袁婷婷同一批进入公司,胡甜则早她们俩半年。做销售的,每个人每个月都肩负着小几十万的业绩,自然明里暗里都会竞争。那时候胡甜跟了许久的一个客户,刚刚有点进展,却被岳诗诗截胡了。原来,这个客户负责广告投放的总监是岳诗诗之前公司的客户,两人合作的不错,关系一直维持着。岳诗诗跳槽到现在的公司,对方很爽快的把单子甩给了她,胡甜跟进的只是一个市场部门的专员,自然只能干生气了。

  客户的单子合作金额是三十万。

  两个人的梁子就这么结下来了。

  最初,每次见到胡甜,岳诗诗心里就有点纠结,老觉得抱歉,她约过胡甜吃饭,想把话说清楚,甚至跟当时部门总监说过,把这个客户的业绩分出些给胡甜。胡甜心气高,不接受岳诗诗的好意,也不吃她请的饭。

  虽然她对岳诗诗说:“这是客户的正常选择,没什么,我不会放心上。”但岳诗诗从她冰冷的语气和神情里看出来,她还是很介意。

  丢了那个客户的单让胡甜失去的了当季的销冠宝座,岳诗诗到来后,这个经常被胡甜占据的宝座就常被岳诗诗抢走。

  岳诗诗的客户也有被胡甜撬走的。

  一来二去,两个人成了明里暗里的竞争对手。

  谁都不服气谁,谁也不让着谁。

  前任大客户总监是被另外一个公司挖走的,临走时,他分别找过岳诗诗和胡甜,想把这两个得意的手下强将带走。两人都没有同意,各有各的想法。胡甜想着目前公司在所属行业中排行no1,无论是资源还是福利都是别家公司比不了的,她自然也明白手里的客户极大多数是冲着公司而来,离开了,能否带走客户她并没有把握。新公司虽然能给个总监的职位,薪水看似也比现在高一些,但毕竟是虚的,做销售的如果做不出业绩来,很快就得走人。

  岳诗诗的考虑则简单的多了,她觉得目前备孕是第一位的,说不上哪天她就怀孕了,万一刚去新公司就成了大肚婆,她怎么好意思待下去了,还连累了自己的领导。

  岳诗诗从来没有对公司人说话自己备孕的事情,包括袁婷婷她都没有透露半个字。她计划着怀孕了,先隐瞒三个月,等肚子凸显了,她再公布消息。同时,她盘点了一下手里的客户,明年还会继续签约的大客户不下5家,这么一来,即使怀孕期间,她不开拓新客户的话,老客户的签单业绩也能让她维持到生了娃休完了产假。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她方方面面都计划周密了,可肚子不争气,这东风迟迟不到。

  来大姨妈这事,她不想让婆婆知道,婆婆知道后,肯定接下来两天又绷着个脸给她看了。可她又想让婆婆知道,让婆婆生气她觉得是件很爽的事情。每个月的那几天,婆婆总会“变态”到格外关注卫生间的垃圾桶。要是看到这用过的姨妈巾,八成脸又得沉得能挤出水来。

  “亲爱的,我更看好你哦。”袁婷婷拽着她的胳膊,半搂着岳诗诗,很亲昵的动作。

  岳诗诗从思绪里回神,她不是很喜欢袁婷婷这么亲密的动作。办公室处事哲学她是懂的,公司里明目张胆地走太近绝对不是件好事。袁婷婷则不,她认为与岳诗诗同一天入职就是缘分,就得走得亲密,就得相互罩着才好。从第一天认识岳诗诗起,就对她表现的格外热情。

  岳诗诗一开始是防着她的,后来得知她与人事关系不错,又见此人单纯,大大咧咧的没啥心眼,就放松了心里的警惕。

  在她们公司的营销团队中,袁婷婷确实算比较另类,完全没有做个销售的雄心和野心,很满足公司给的底薪,提成往往是部门最少的那个。但袁婷婷的运气似乎又比较好,每次都险险的过了部门的考核线,就这样,她在公司已经混了三年半时间。与岳诗诗一同入职时,俩人都是销售专员,现在岳诗诗已经是高级销售经理了,她仍是一个普通的专员。

  “你可以再努力点,加把劲就可以升到销售经理了。”有时候,岳诗诗忍不住说说她。

  “才不要,销售经理每个月的业绩要求比专员大那么多,太累。”袁婷婷摇头道。

  “可销售经理的底薪和提成都比专员高呀。”岳诗诗说。

  袁婷婷则继续摇头:“销售经理的每月业绩我肯定完不成,再说,底薪也没比专员高多少。”

  呃,好吧。岳诗诗也懒得再说什么了。

继续阅读:第6章:甩不掉的电灯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