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这个周末不好过
颜无言2019-09-27 10:202,853

  北京泡温泉的最佳地点非小汤山莫属,这里青山绿水景色怡人,如若不是有婆婆跟着,岳诗诗一定会雀跃不已。陆俊川开着车一路欢快地往北行驶,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罗梅西一脸兴奋的不停跟儿子说话,还时不时流露出一副慈母表情含情脉脉地盯着儿子看。

  那副表情让岳诗诗很不爽,她厌恶的闭上眼睛,塞上耳机听手机里的音乐。

  很快便驶入了目的地。

  这里零散的排布了好几家温泉度假酒店,陆俊川就职的公司实力非凡,与这里最大最气派也是消费档次最高的那家酒店是长期协议关系。员工在这里消费免费,员工家属一概5折。

  酒店外围优美的环境及酒店内部富丽堂皇的装饰让罗梅西看得目瞪口呆,神色惶恐,她不止一遍找陆俊川确认:在这里入住当真免费。

  因为怕她心疼钱,陆俊川撒了个善意的谎。

  得到儿子再一次肯定又肯定得答复后,罗梅西释然了,又立马觉得遗憾,面带忧伤:“可惜了,你爸没来。”

  陆俊川道:“爸来北京了,咱们再来。”

  岳诗诗懊悔地想:谁爱来谁爱,反正我不来了。

  正逢泡温泉的最佳季,周末客人很多。酒店别出心裁的策划了场药浴主题的温泉party。用鹅卵石围起来的露天温泉池子面积不是很大,汤池里各种各样的颜色,每个池子旁边都有该池子所放药材及功效的介绍。罗梅西兴奋的每个水池子都泡了遍,每换一个温泉池子,她都要会大声地冲陆俊川和岳诗诗喊:“到这个池子来,快到这个池子,来这个池子。”

  脑补下这么个有趣的场景:在一个棕黄色汤池里,站着一个穿着大红泳衣的肥胖的五十来岁的女人,该女人对着隔壁温泉池里的俩较年轻的男女一边招手一边不停地喊:“快来,快来这里,这个池子能治肾虚呐。”

  岳诗诗很窘迫,她觉得周边人都在看自己似得,恨不得学个隐身大法立马消失了去。

  陆俊川起身拉着岳诗诗准备离开俩人所在的汤池要投奔他妈时,又听到罗梅西异常响亮的声音传来,那声音里还夹杂着兴奋:“岳诗诗,你快去旁边那个温泉池子里泡会,那个池子是专门治疗妇科病的。”

  “靠”,能不能一起愉快地玩耍了?岳诗诗顿时面红耳赤起来,连耳朵根都火辣辣的:“妇科病?你才妇科病呢,你们全家都妇科病”--呃,这句话貌似有点问题,她全家不也包括我吗?奶奶的,自己一冲动脑袋又短路了,算了,这温泉,本姑娘不泡了,行不?

  岳诗诗起身要走,又被罗梅西叫住:“你还没泡呢,快去泡泡,快去泡泡。”

  泡你个大头鬼。

  岳诗诗勉强自己挤出个温顺的笑脸来:“妈,我泡久了头晕,头疼,恶心,难受,我得回房间里歇会儿。”

  罗梅西一副怒其不争的表情,又痛心又遗憾的转身对儿子絮叨,道:“看看她,那身子骨,癞了吧唧的,平时我说吧,你们都不当回事,现在看到了吧,泡个温泉就头晕,肯定身子不行,有问题,这身子怎么能要上孩子。人家想要孩子的……”

  陆俊川头冒黑线,他很想对罗梅西说他也头疼头晕恶心难受,他也必须回酒店房间里歇会儿。

  溜出温泉池的岳诗诗觉得一下子轻快了不少,她在汤池旁的洗浴室匆匆洗完澡后,并没有回酒店房间,而是溜达到了二楼休闲区旁的咖啡厅里,咖啡厅环境清幽,香气弥漫,很适合抚慰抚慰自己郁闷的小心情。

  点了杯自己喜欢的拿铁,靠在卡座的沙发背上闭目养神。

  陆俊川打电话过来,问她人在哪里。

  岳诗诗没有直接回答,反问他有什么事。从温泉池出来时,她偷偷回了下头,看到陆俊川跟罗梅西正在一池暗红的水里说笑,很是不开心。

  陆俊川说,饿了,要去吃饭,喊她一起去。

  “不去,”岳诗诗果断回绝。她不想跟婆婆一起进餐,觉得陪着小心听婆婆唠叨很是心烦:“我在咖啡馆里喝杯咖啡,有点心。”说完,自己又后悔了,要是被婆婆知道自己喝咖啡,又得唠叨她,赶紧补充道:“别给你妈说。”

  岳诗诗跟陆俊川都比较爱喝咖啡,都有点咖啡瘾,但婆婆说咖啡影响怀孕,早在两年前就将她家当时的咖啡连同咖啡机一起没收了。后来她与陆俊川又重新备了套咖啡设备,每次婆婆来,就提前将该设备隐藏起来,可惜,半年前,被婆婆折腾室内布局风水时给翻出来了,很是发了通脾气。罗梅西坚持认为这是岳诗诗的主意,嫌她备孕一点儿不上心,岳诗诗也不辩解,一副就是我的主意你爱咋咋办的表情,更让罗梅西不满。

  还没消停,陆俊川的电话又过来了:“二楼中餐厅,快点过来吧,不然妈又得说你。”

  中餐厅不好找,因为是周末,虽然已经过了午餐高峰期,人却还不少。陆俊川和罗梅西坐在大厅靠后的位置,岳诗诗进入餐厅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只是餐桌那里不仅有他俩,还有另外三个人:一个上了年纪约六十上下的男人,一个同样年纪的女人,还有一个约二十六七岁上下的姑娘,很明显,这是一家人。

  陆俊川看到岳诗诗,冲她招手:“这里。”然后冲着那家人道:“徐阿姨,杨叔叔,这就是我媳妇,岳诗诗。”

  原来这家人是陆俊川的老乡,多年前,两家人还住过同一个家属区,这位徐阿姨甚至跟罗梅西曾在一个公司工作过。后来杨叔叔工作调动,一家人搬去了遥远的新疆,再后来,女儿从北京的某所大学毕业留在了北京工作,老两口今年退休后也随女儿来了北京。

  他乡遇故人是件让人高兴的事,罗梅西跟这对杨姓夫妻兴奋的追溯了很多当年往事,三个人说得激动,另外三个人反倒有些冷场,只是默默低头吃东西。

  罗梅西很喜欢炫耀儿子,在故人面前,忍不住又添油加醋地把陆俊川夸了一通:“虽说都总监啦,工资也才拿到五六十万,还好年底有分红,再加上点期权,这日子在北京才算勉强过得去。”

  岳诗诗很想笑,使劲忍着,偷偷看了眼陆俊川,见他一脸尴尬,更憋得难受了。

  “厉害呀”这位徐阿姨一脸羡慕赞道:“俊川真有出息,据说你们做互联网的薪水就是高,待遇还好。”

  罗梅西立马接话道:“待遇还可以吧,就说来这里泡温泉吧,我们都沾光,一分钱都不用我们花呢。”

  陆俊川尴尬加剧,岳诗诗幸灾乐祸的看他笑话。

  徐阿姨又羡慕:“俊川,你们公司有没有合适的,帮杨莹介绍个对象吧?”

  呃……

  陆俊川一时不知道怎么答复,坐在岳诗诗对面的杨莹有点尴尬,好看的眼睛流露出一丝恼怒来,虽然转瞬即过,可还是被岳诗诗捕捉到了。岳诗诗结婚早,但身边有不少大龄未婚女青年,到了三十岁上下的年纪,自己着急父母也跟着着急了,所以才有了北京公园相亲角的出现,都是大龄青年的父母拿着孩子们的照片去相亲的。

  杨莹年龄不大,爹妈现在就开始着急啦?

  其实杨莹本身条件不错,长得美身材也好,身高165,体重46kg,正是岳诗诗天天吵着要减肥的目标体重,皮肤白皙,眼睛乌亮,睫毛很长,漂染着棕红色的头发,柔顺的散披在肩后,这愈发显得整个人温柔恬美。素颜,没化妆,脸颊上有几颗小雀斑,嘴角一侧有个小梨涡,说话声音很温柔。就职于四大行。这样的女孩子应该不难找男朋友呀?应该是眼光太高了吧?

  岳诗诗胡乱地猜测,听到徐阿姨在叫她:“诗诗,你身边有合适的男朋友也帮忙给留意。”

  岳诗诗嗯嗯地点头,冲杨莹微笑:“阿姨,你想选啥样的女婿呀?”

  徐阿姨:“俊川这样的就好。”

  岳诗诗:……

继续阅读:第8章:那年五月的阳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