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烧香拜佛算命求子
颜无言2019-10-11 15:122,556

  岳诗诗家的那蹲大神--婆婆罗梅西终于要回家了。

  陆俊川有个80多岁的奶奶,老人家向来身体健硕,吃嘛嘛香,闲着无聊还能喝点小酒。可不知道为啥,这几天突然精神不振,胃口不佳了,每餐勉强吃上几口粥就恹恹地躺在床上。带去医院检查,也没查出个所以然。

  “老太太怕是不行了,你赶紧回来。”陆俊川的爸爸陆广宁打了好几通电话催促罗梅西早点回家。

  罗梅西没办法,敷衍着周末回去,回去之前,她拉上儿子儿媳,要去一趟北京西郊的潭拓寺。

  为啥去潭拓寺?岳诗诗想:是为奶奶祈福?求奶奶早日康复?

  事实证明,她又天真了。人家老太太是奔着求子的目的去的。

  知道真相的岳诗诗又在一旁呵呵了。

  事情是这样的:小区里不知从哪冒出来了个老太太,知道了罗梅西的烦恼,热心肠地为她解忧。以真实案例切身体会告诉她,自家也有个不争气的儿媳妇,娶进家门好几年了,肚子没见动静。医院去了无数,医生见了无数,吃药检查也是无数,就是怀不上。后来去潭拓寺上香求子,没想到儿媳妇第二个月就怀上了,生了个大胖小子。

  乖乖,那么灵。罗梅西听后激动地连汗毛孔都跟着颤抖了,她恨不得拉着陆俊川和岳诗诗立即飞奔过去。

  出发前一晚,卧室里,岳诗诗问斜身依靠在床头的陆俊川:“你妈妈是党员吗?”

  陆俊川正打着iPad 里的游戏,头也不抬地回答她:“是啊,老党员。”

  岳诗诗:多老?

  陆俊川:三十多年了吧。

  岳诗诗:我能去举报吗?这里有个好几十年的老党员,不信马克思主义理论自然科学,改信牛鬼蛇神封建迷信了~

  陆俊川:……

  话虽这么说,但岳诗诗还是挺乐意陪婆婆去潭拓寺,早就听说潭拓寺香火灵,她也想试试。岳诗诗人倔,虽然表面上给人那种你们急我偏偏不急的感觉,但内心很煎熬,她祈祷着自己能有人家老太太家儿媳妇那运气,烧香拜佛求子后,一个月就怀上。

  不过,即使就算没那么灵验,去一趟也不吃亏。潭拓寺风景优美,环境怡人,也是周末休闲地好地方;何况,烧香拜佛游山玩水总比被婆婆逼着喝那些又苦又恶心人的中药好太多。

  潭拓寺名气之大,从那句“先有潭拓寺后有北京城”就可见一般。据资料记载:其始建于西晋愍帝建兴四年(316年),是佛教传入北京地区后修建最早的一座寺庙。唐代武则天万岁通天年间(696-697年),佛教华严宗高僧华严和尚来潭柘寺开山建寺,持《华严经》以为净业,潭柘寺就成为了幽州地区第一座确定了宗派的寺院,潭柘寺得到兴盛。康熙三十六年,康熙皇帝二游潭柘寺,亲赐寺名为“敕建岫云禅寺”,并亲笔题写了寺额,从此潭柘寺就成为了北京地区最大的一座皇家寺院……

  北京的夏天天气非常好,除了有些闷热外挑出不什么毛病。青山绿水,遒木苍松,千年古寺里,香火异常兴盛,众多信男善女们手持香,诚信跪拜。还有众多慕名而来的游客,不停地拿着手机在院子里各种拍。

  不知道怎么地,岳诗诗烦躁的心在踏进寺庙里的那一刻,突然沉静下来,那种感觉,就好像有股神秘的力量,慢慢抽去她杂乱的思路,让她的心空出来。

  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岳诗诗乖乖地跟在罗梅西的后面,跪倒在各路佛与观音的面前,虔诚地俯身磕头。

  “保佑我……”

  一圈下来,罗梅西散了香火钱,跟着儿子儿媳心满意足地离开。

  在即将离开潭拓寺时,岳诗诗回头望,心里突然有个声音说:“就算这辈子生不了孩子又如何?等老了,就寻个清净的古寺,青灯古佛了此一生,未免不是件好事。”她的脑海里也跟着浮现出这样的场景来:清月,素衣,孤灯,木鱼声声……

  陆俊川不想立即回家:“好不容易来这么一趟,光开车来回就五六个小时,干嘛这么早回去?”他提议去找家农家乐,吃顿农家饭住上一晚上第二天再回家。

  罗梅西和岳诗诗很乐意接受他这个提议。

  陆俊川开着车,岳诗诗打开手机搜索这一带好吃好玩的地方。貌似还挺多,看花了眼,就随便选了家距离近,网上评分也高的农家乐。

  这个地方位于半山腰,风景很美,不大的村子里有一半都经营着农家乐,包吃,管住。

  选的这家靠近路边,陆俊川把车驶进院子里时,院子里已经停了两辆车,跟他们一样,也是来休闲的。

  离吃饭时间还早,罗梅西跟农家乐老板娘聊天八卦,咨询这周边有什么好玩的。

  “爬山呀。”四十来岁的老板娘看起来很泼辣干脆“来这里自然是爬山了,但这个点了就算了,你们明天早点起来再爬吧”。她又想了想,说:“离这三公里处的山洼里有个道观,观里有人会算命,都说灵,你们要是信得话,可以过去算一算。”

  陆俊川跟岳诗诗都不信算命这事,可罗梅西信,她听后极有兴趣,跟老板娘问清楚了详细路线,就要陆俊川开车带她去。

  两人很无奈,但又不想让罗梅西失望,反正没事干,那就过去看看吧。

  还好,道观不远,开车没十分钟就到了。说是道观,有点儿夸张,从外面看,更像一座年久失修的略微带点造型的土屋。

  土屋光线不好,也不怎么透风,屋里有种参杂着香火味的怪味道,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正闭着眼睛坐在屋子正中央打坐,嘴里念念有词。

  岳诗诗偷偷打量打坐的老头,丝毫看不出丁点儿道古仙姿,纯粹就是个老农民模样。莫非,世外高人都好这口?

  老头打完坐,也没站起来,就坐在那里问他们,有何贵干。

  罗梅西连忙回他:“算算命。”

  老头斜睨了罗梅西一眼:“求子。”

  这俩字顿时让罗梅西服了,连连点头:“对对,算算我家儿媳妇什么时候能怀上孙子。”

  后来,岳诗诗对巫彩雯和艾琪说:“那个老头就是个大忽悠,我们三人来干什么,我婆婆早就写在脸上了。”

  巫彩雯则笑:“早知道你们信这,我就让我妈帮你们算了,她可是我老家有名的出马仙,不过,那我也不信。”

  巫彩雯的妈妈也干这行,这倒让岳诗诗有些吃惊,不过那是后话了。

  那天,被那个农民模样的老头忽悠了几句,罗梅西就喜滋滋地掏了一千块钱。

  当时,陆俊川的脸都绿了,好嘛,一套游戏装备没了;而岳诗诗则盯着那一千块钱,脑袋里就一个想法:能不能夺了钱撒开脚丫子就跑~

  回去的路上,陆俊川和岳诗诗都不吭声,只有罗梅西很兴奋,她不停地说:“人家算命的都说了,最快一个月,最迟半年,保准能怀上。诗诗呀,你多测着点,要是怀上了,就算奶奶走了,你也不要回去……”

  岳诗诗鼻头一酸,突然觉得婆婆有些可怜。

继续阅读:第22章:任命邮件下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