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
八寻2017-06-06 15:511,282

  这个女人,落了回井,真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她以前面对的是一只张牙舞爪却没有杀伤力的兔子,现在变成了一只打着哈欠睡着懒觉,却让人不得不妨的老虎。<p>  “二姨娘,我看你脸色不好,最近可有头痛头晕的症状?”沐晚刚才偷偷给二姨太号了脉,感觉到她气血不稳,阴气不足。<p>  二姨太十分疲惫般的抚着额头:“最近确实有些乏力,已经让大夫开了进补的药了。”<p>  “那就好,一定要注意身体才是。”沐晚脸上笑着,心里却在琢磨着怎样拿到二姨太的药方。<p>  “沐晚,你是怎么看出我头痛头晕的?”二姨太反应过来颇有些差异,紧接着又了然道:“我差点忘了,你是和锦柔一起学医的。”<p>  和沐锦柔比起来,她这个‘一无是处’的人自然是会被人遗忘的,沐晚不以为意,轻笑了一下。<p>  翠娟已经端了点心回来,见到地上摔碎的茶杯还以为是两人发生了争执,毕竟以前的沐晚三天两头跟人吵架,把这府上府下的人得罪了个干净。<p>  她蹲下来收拾茶杯,又偷偷瞄了二姨太一眼,只见二姨太低眉顺眼的,不像是发过脾气的样子,两人之间也都是说些寻常的话,相处很融洽的模样。<p>  不久,二姨太就起身告辞了,沐晚起身亲自相送,两人在门口又闲聊了几句。<p>  翠娟心下虽有疑惑,可是看到桌子上已经空了的药碗,嘴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p>  刚收拾好那些茶杯碎片,外面便传来凌雪秋愉悦的声音,定是学唱歌来了。<p>  ~~<p>  凌慎行正在书房处理军务,沐锦柔端来刚刚泡好的茶水,听说少帅喜欢素色,她今天特地换了件月白色的旗袍,沐家的女儿都生得花容月貎,细细一打扮都是人间绝色。<p>  “少帅,您已经辛苦了一上午,喝口茶歇会吧。”<p>  凌慎行正在翻阅手中的公文,眉眼不抬:“放那吧。”<p>  “这是顶好的黄山毛尖,又是今年的新茶,我特地用温泉水冲泡……。”<p>  “放那吧。”凌慎行有些不悦的打断她的话,眉间已有不悦。<p>  沐锦柔知道他的脾气,虽然有些磨不开面子但还是不太甘心的追问:“院子里的桂花开了,不知少帅想吃桂花糕还是桂花薄饼?”<p>  虽是初秋,书房里的窗户是开着的,隐约有桂花的香味儿飘进来,秋风吹起桌子上的书页传来哗哗的响声。<p>  沐锦柔见了,急忙走过去道:“我把窗户关了……。”<p>  一双玉手刚伸出去,便隐约有婉转的歌声传来,似乎就在窗外,那唱歌的人仿佛是饱含了深情蜜意,句句扣人心扉。<p>  正在看书的凌慎行本没有在意,可那歌声不远不近的徐徐传来,婉转动人,如山涧中的潺潺流水。<p>  凌家老宅的后院是扬城的十里长桥,桥上有商人经营乌篷船,偶而有抱琵琶的歌女随着客人一同游玩,那歌声便是飘忽幽远,醉人心肠。<p>  凌慎行不知不觉,竟被那歌声倏然吸引住了,这歌词也有意思,倒不像他们这里的曲子,也不似西洋的曲,那歌词唱的是:<p>  甜蜜蜜<p>  你笑得甜蜜蜜<p>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p>  在哪里<p>  在哪里见过你<p>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p>  啊……<p>  在梦里。<p>  直到这人唱完,他似乎还沉醉其中久久不能回神,直到指尖被茶杯烫了一下他才猛然惊觉。<p>  唱歌的断不是十里长桥的歌女,因为一字一句听得如此清晰,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继续阅读:第16章:歌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帅每天都在吃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