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本王说了就算
我本纯良2021-07-30 16:351,798

  引血,也可以理解为换血,就是把她体内的正常的血液,换到另一人的身体里,而她自己的体内,却是中了蛊毒的血液,从此,承受着蛊毒所带来的痛苦。

  她在现代,是一个孤儿,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孤儿。

  在一个下雨天的下午,在街边乞讨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婆婆差点被车撞了,她想都没想,跑过去将她推开,而她,却摔倒在雨水里,穿越到晋阳城,这四个月,她受尽了磨难,求生的本能,维持着她的生命,在艰难的绝境中,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

  几天后,钟泽凌简单的摆了几桌酒席,纳一个只有十五岁的叶小乔为妾,所为的妾侍,只不过是一个名分,空有名的妾侍而已,这只不过是方便她给鲁思琳引血。

  初一,鲁思琳的身上渐渐的长满了红疹子,每一个红疹子都是又痛又痒,躺在床上,双手被绑在一起,双眸微怒,看了看丫鬟荣儿,怒道,“快去看看,叶小乔怎么还不来?”每一次月圆之时,就是蛊毒发作之时,每一次,都是如此的痛苦,那蛊毒的折磨,使她面部表情狰狞,恐怖。

  叶小乔吃过晚饭就在房间里徘徊,虽说当天答应引血之时,很是爽快,可临到初一这晚,她的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应该说,是害怕,她从来没有听说过引血,这个词汇,对于她来说,很是陌生,听到门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叶小乔便停住了徘徊的脚步,此刻,她的心里,不由得紧了一下。

  荣儿轻推门进去,看了看叶小乔,道,“夫人请您过去一趟。”虽然她还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可身份毕竟比她这个丫鬟要尊贵,毕竟是一个妾侍。

  叶小乔沉默了两秒,才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虽然做好了准备,可她还是有些紧张,毕竟这引血,还是存在一定危险的,虽然钟泽凌尚未言明,可她又不是傻子,危险,一定存在,只是,叶小乔不知道这危险的程度而已。

  钟泽凌很是焦急的望着门口,脚步声近了,他在心中说道,你总算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怕她会临时改注意,拒绝引血,当她推门进来的那一刻,他才放下心来,看了看叶小乔,挥手示意,道,“开始吧!”

  叶小乔躺在另一张床上,双眸微闭,她实在不想看到那导血的管子,插进她的身体里。

  太医将一根导血的细管一端,插进叶小乔的血管内。

  当导血管插入血管内的那一刹那,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使她扭曲了五官。

  而鲁思琳是个成年人,她几乎习惯了这样的疼痛,表情很平淡。

  半盏茶的工夫,才结束这痛苦的引血过程,太医施了一个礼,便转身离开了。

  叶小乔半坐起,捂着胳膊上的伤口,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引血结束了吗?这绝对不是一次就可以完成的,此刻,在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一串串数字,是引血的次数,第一次,都如此痛苦,那么,接下来,第二次,第三次,又会怎样呢?此刻,叶小乔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

  钟泽凌看了看鲁思琳,道,“怎么样?叶小乔,她可以引血吗?”这是他此时此刻,最关心的问题,自从鲁思琳中了蛊毒,找了多少个人,为她引血,都以失败告终,若是这个叶小乔真的可以,那鲁思琳的蛊毒,就可以完完全全的导入叶小乔的体内了。

  鲁思琳双眸蕴泪,使劲的点点头,道,“可以!”找引血之人,找了很多,也找了很久,这一次,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真正为她引血的人。

  钟泽凌擦了擦她双眼的泪水,道,“好好休息吧。”话落,嘴角泛起弧度,微微一笑,又道,“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她。”话落,转身,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叶小乔回到房间,用热毛巾敷在胳膊上,回想起引血的那一刻,那难以忍受的痛楚,和那种折磨,心中一阵阵发颤,这样的痛楚和折磨,还要继续吗?

  许久后,门外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乱了她的思绪,叶小乔缓缓站起身,见钟泽凌进来,道,“王爷吉祥。”虽说叶小乔不是出生在这古代,可流浪的生活,也让她看到了大户人家的规矩,这也算是入乡随俗了。

  钟泽凌看了看叶小乔,道,“起来吧。”话落,单手托起她的下巴,她的确很漂亮,十五岁就长着一张妩媚的脸蛋,那么要是长大了,她会是怎样的美人坯子?看的出了神,钟泽凌不由的落下那朱唇,占据了她的唇,那唇内的甘甜,使他陶醉。

  叶小乔挣扎着推开他,向后退了一步,虽然他给她的第一印象是帅的掉了渣,她也不会因此沦陷,更不会使自己花痴到,让他侵犯。

  见她躲开了,钟泽凌向前走了一步,那双黝黑的双眸,闪闪发亮,直视着她的眸子。

  不知道为何,他居然对一个黄毛丫头感兴趣,居然可笑的有了感觉。

  直到无路可退,叶小乔的后背,倚在墙上,那双眸子,清澈如水,和他四目相对,她知道,她是踏入了狼穴之中,此时此刻,就是想逃,她也逃不掉了。

  钟泽凌再次走到她的面前,单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那张粉嫩的脸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