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懵懂少年的爱恋
我本纯良2019-06-20 02:021,702

  叶小乔连忙摆手,“不想不想。”她从未接触过兵器,更别说去学习舞剑了。

  而钟泽谦却是连连点头,“好啊好啊。”他自小就羡慕钟泽翔有学剑的天赋,是受到了他的熏陶,又或是骨子里就有着那学剑的细胞,每次看到钟泽翔练习剑术,他都想学个一招半式,现在,终于有这个机会了。

  钟泽翔双手负于身后,又道,“那还不走?”这个山脚下,是他练剑的死人田地,是他自己的空间,现在,他毫不吝啬的让他人走进他的空间,是因为,他不想让他的弟弟,也就是钟泽谦,不想看到他心情不好,或许,他的这个私人的空间,会暂时的缓解他的心情吧。

  那剑刃在风中扫过,在空中扫过,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个弧度,钟泽翔的力度,恰到好处,仅仅十八岁,他的武功就如此的深厚了,是对武术的热爱,同时也是身份的背景,使他不得不和武术结缘。

  剑刃抵住地皮,一个旋转,那姿势,那招式,那令人惊诧的速度,使叶小乔和钟泽谦放大了眼球。

  动则尘风四起,静则落叶微动,无疑他的这几招,就已经让叶小乔和钟泽谦大开眼界了。

  是他的一招一式,使她看的惊呆,他收起了长剑,她还是默立在原地,双眸放大了几倍。

  叶小乔似乎忘记了点什么,是忘记了反应,是忘记了表情,同时也忘记了叫好。

  钟泽翔缓步走到她的面前,嘴角泛起弧度,微微一笑,问道,“怎么了?发什么呆啊?”

  钟泽谦双手拉住他的手,道,“哥哥,你教我好不好?”

  钟泽翔转身,和他四目相对,温声道,“你可要想好了,学武术,很苦,很累的。”对于学习武术间,所受到的苦,他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五岁时开始习武,到现在,已有十余年,这十余年,无论刮风下雨,无论春夏秋冬,从未有过间断,钟泽谦能承受得了,这学习武术的苦吗?

  钟泽谦轻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怕苦,也不怕累。”钟泽谦很喜欢舞剑,更喜欢武术,只是,小的时候,他体弱多病,不适合学武,现在,他已经长大了,若是可以,他会抓住这次机会,学个一招半式。

  出身皇室贵族,哪有不懂武术之理,尤其是现在,战乱的时期,学习武术,还是有好处的,不仅仅是对个人,就以对晋阳城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民强,国自然不衰,这也是一句实话,若是晋阳城,不仅仅有普通的黎民百姓,多半是向钟泽翔这样的武士,这晋阳城会衰落到如此的地步吗?

  多国的交战,这晋阳城的武士,将士都早早的奔赴沙场,留下的,只有那老弱病残,为国,为民,为自己,他都要去学习武术。

  不得不钦佩,钟泽谦小小的年纪,就有着雄心壮志,仅有九岁的他,就知道这国的重要。

  国衰,民弱,国败,民亡,这几个词汇,在他的心里,已经深深的扎了根。

  钟泽翔见钟泽谦信心满满,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轻点了点头,以表应允。

  对于这个弟弟的性格,他还是有所了解的,他绝对不是一个害怕吃苦的孩子,可是,那苦,着实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了的,或是说,他这个哥哥,太疼爱他这个弟弟了。

  叶小乔坐在光滑的石头上,看着兄弟二人练习剑术,她下巴抵在膝盖上,双眸未曾离开过钟泽翔的身上。

  看的出了神,她竟然痴傻的笑了,虽然那是不经意的笑,虽然那是浅浅的笑,可也未曾逃过钟泽翔的眼。

  换句话说,叶小乔的一举一动,他都早已尽收眼底。

  许久后,收起了手中的长剑,用袖子擦了擦钟泽谦额头上的汗水,温声问道,“怎么样,累吗?”

  钟泽谦摇了摇头,道,“不累。”

  叶小乔站起身,伸了伸懒腰,说道,“好无聊啊。”

  钟泽翔缓步走到她的面前,道,“不如,我们去放松放松,如何呀?”

  “好啊。”还未等叶小乔回答,钟泽谦小跑着过来,连声说道,“好啊好啊,去哪里放松?”

  既然已经出来了,就要疯个痛快,以免他的坏心情得不到释放,回到珹王府,又要哭鼻子了。

  这是一个哥哥对弟弟的疼爱,同时,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十八岁,懵懂的少年,不懂得什么是爱,可他心里,却有着这样的一种感觉,那就是每当看到叶小乔,心情好了许多,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是第一次的相遇,很是轻松,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又或是,上苍给予他眷恋,使他的生活,他的世界,不再向以往那样枯燥了,是年纪的相符,是性格上的相似,才会使钟泽翔有这种感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