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小乔割腕了
我本纯良2019-06-20 02:022,324

  若不是她是血族后人,他也不会如此对她,只因为那心中,难以淡化的痛恨,只因为那蛊毒咒。

  苗卫辰看了看默立在原地的叶小乔,言词冰冷的说道,“侧夫人,请吧。”

  在这之前,他并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心中还尚存一丝可怜,而自从知道她是血族后人后,苗卫辰的态度就变了,是因为主子的痛恨,同时也是对血族人的不满。

  血族人,多年来一直以蛊毒为残酷的手段,残害晋阳城的黎民百姓。

  他不知道血族和晋阳城,有着怎样的深仇大恨,不过,他心中那痛恨,也未曾消失过。

  既然她是血族的后人,那就不要怪他们心狠手辣了。

  不管对方是一个黄毛丫头也好,还是一个七尺男儿也罢,她都是一个血族的后人无疑。

  一瞬间,苗卫辰心中的那痛恨,越发的膨胀,双眸冰冷的直视着叶小乔,见她默立在原地不动,再次冰冷的开口,说道,“侧夫人,难道要属下抬您不成?”

  叶小乔收回了和他对视的眸子,丢给他一个白眼,这真是狗仗人势,这句话一点也不假,主子威风,下人的腰杆也硬。

  见叶小乔依旧默立在原地不动,苗卫辰心中知道,也没有必要再和瓤客气了,推推搡搡的将她带到了阴暗潮湿的大牢。

  晋阳城的王府,别的不多,就大牢多,几乎有名有势的王爷的府邸里,都有大牢。

  钟泽凌的府邸也不例外。

  那牢里的气味,使叶小乔窒息,昏暗的灯光,照在那张疲惫不堪的脸颊上,显得这空气,都有些慵懒。

  叶小乔蜷缩在墙角,双眸有些呆滞。

  那牢里的台阶上,还略带着潮气和水珠,或许是没有阳光的照晒,那牢里,湿气特别重。

  空气中,散发着难闻的霉味。

  老鼠和蟑螂的尸体,随处可见,地上的乱草,早已没了最初的模样,除了长满了黑斑,就是那结节里的蛆虫。

  叶小乔心中蓦然的笑笑,这算是什么,比这再艰苦的条件,再恶劣的环境她都见过,不就是大牢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她身在这凌王府,失去了原本只属于自己的自由。

  虽说流浪的日子不好过,可至少她是自由的,也是快乐的。

  可现在,她能逃得出去吗?答案是,逃不出去。

  这个牢里,关过几个女人?她不曾知晓,此时此刻,叶小乔真的想飞出去,可惜,她不是孙悟空,更不会七十二变,逃出这阴暗潮湿的大牢,已然成了无法实现的奢望了。

  两滴绝望的泪滴,从眼角滴落,难道她真的要受到他的摆布,任由他差遣吗?他说去引血,她就一定要去引血。

  有了第一次的引血经历,叶小乔再也不想去引血了,那样的痛楚,还记忆犹新,叶小乔清晰的记得,引血当日的痛楚,还是如此的强烈和清晰。

  嘴角泛起弧度,凄冷的笑了笑,在现代,她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在这里,依旧如此,四个月的流浪生活,已然成了过去,现在,她就是想要再去过着流浪的生活,都成了无法实现的奢望。

  是命运的安排吗?呵,或许吧,此时此刻,叶小乔想到了日后,她若是逃不出去,后果会怎样?日后的生活,比流浪的生活好不到哪去。

  回想起钟泽凌,和那狗仗人势的,他的属下的冰冷的态度,眼神和言词,叶小乔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在他们主仆二人的眼神中,她看到了恨,在她的记忆中,她和他们并不认识,可那恨,确是如此的强烈,那恨从何而来?

  双臂抱膝,下巴抵在膝盖上,尽量不去嗅那空气中的,难闻的霉味。

  后背,离墙壁有十厘米的距离,却已然清晰的感觉到,墙壁上的湿冷。

  紧了紧双臂,尽量保持最后的体温,现在是什么时候,她不知道,可就从这牢里的温度上判断,现在,已经日落夕阳了,微微抬起眼眸,那墙壁上的油灯,也快要熄了。

  等到这牢里一片漆黑的时候,会不会无人再关注她?又或许,在那个时候,才可以逃出去?

  牢里的光线,渐渐的弱了,是那墙壁上的油灯熄了,此时此刻,叶小乔看到了希望,若是趁着天黑,离开这个大牢,定可以逃出去,什么引血,让它见鬼去吧。

  打定了主意,叶小乔收回了那呆滞的眼神,双眸中,重现往日的眼神。

  摸索着站起身,向牢门走去,那牢门,已然上了锁,叶小乔单手摸索着那铁门,心中一阵阵失落,真的就逃不出去了吗?

  铁门上了锁,油灯也熄灭了,最后的一点希望,也随之破灭了,气愤不已的叶小乔,单脚踢了踢铁门,很显然这样的发泄,是无济于事的。

  这一刻,叶小乔不再那么乐观,或许是她把逃离计划想象的太简单了,以为那油灯熄灭了,就可以顺利的逃出去,可当看清眼前的形式后,心中除了失落,还是失落。

  在原地默立了几秒后,叶小乔失落的返回墙角处,蜷缩在墙角,双眸中,绝望的泪滴,悄然滑落。

  夜,深了,寒气和那困意,悄然来袭,叶小乔的意识,渐渐模糊,睡去了。

  或许是多日的疲惫,使她支撑不住,又或许,是自她穿越以来,从未睡过一个好觉,如今,也是如此,睡的不安稳,不踏实。

  一弯新月高高挂在墨蓝色的天空,清澈如水的光辉普照着大地,同时也普照着整个凌王府,又是初一的日子,每逢初一,钟泽凌心中的那隐隐的痛楚,就随着鲁思琳的痛楚,越发的强烈了。

  圆月当空,思绪为空,此时此刻,钟泽凌脑海里,满是那蛊毒和叶小乔,那张稚嫩的脸颊。

  他未曾把她当做一个正常人,而只是一个用来引血的血引。

  半柱香的工夫过去了,叶小乔依然没有出现,钟泽凌心中有些疑惑,是他的手下,办事不利吗?还是,是叶小乔逃掉了?

  正想到这,身后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打乱了他的思绪。

  钟泽凌缓缓转过身,看了看苗卫辰,问道,“叶小乔呢?”钟泽凌见苗卫辰欲言又止,又道,“说,叶小乔人呢?”

  “她,她还在牢里,只是。”苗卫辰的声音有些发抖,更不敢直视钟泽凌的双眸,只是一微微低着头。

  钟泽凌听言,又道,“只是什么,快说,别吞吞吐吐的。”

  苗卫辰微抬起头,和钟泽凌相视而立,又道,“只是,她割腕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