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相会旧情人
我本纯良2017-06-13 20:031,642

  “你身子不舒服,和我有什么关系?”钟泽凌也同样冰冷的说道。

  “你。”

  叶小乔气结到语塞,好,她的身子不适,和他没有关系,那么,若是她患了急症呢?

  脑海里迅速的闪过了几个想法,叶小乔心中暗自发笑,看这次和你钟泽凌有没有关系。

  打定了主意,面部表情十分的沮丧,哭丧着脸,说道,“若是我患了急症呢?”

  “哦?急症?”见她梨花带泪的点点头,钟泽凌又问道,“什么急症?”

  叶小乔再次轻声说道,“我患了天花。”

  “天花?”钟泽凌自然是不信她的谎言,天花的症状他还是了解的。

  看叶小乔这神情,像是得了天花吗?呵,笑话,扯回了思绪,钟泽凌,又问道,“严重吗?”

  叶小乔使劲的点点头,道,“严重。”

  “既然这样,本王不介意为你治好这天花。”话落,缓步走到她的面前,单手托起她的下巴,和她四目相对,又道,“你确定你得了天花?”

  叶小乔再次点点头,道,“确定。”

  她可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本王可否看看,你病到什么程度?”

  闻听此言,叶小乔双手环抱,使劲的摇了摇头,道,“王爷万万不可,这天花是会传染的。”

  “传染,我好怕。”话落,继续解开她的衣服扣子,又道,“你这天花,是什么时候得的?”

  叶小乔和他四目相对,道,“你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是吗?”

  他仰天哈哈大笑,对于她说谎的演技,还需要历练,轻褪去她身上的衣服,道,“你和我耍心机,还嫩点。”

  叶小乔咽了咽口水,向后退了一步,道,“这侍寝,真的就绝无二选了吗?”

  其实也并非如此,鲁思琳虽说身子不适,可这凌王府,还有其他的女人。

  沈紫梵为人的性格,飞扬跋扈,他不喜欢这样的女人,若不是疑似她是血族后人,她又怎么会出现在凌王府呢?

  于靖蕊是一个与世无争的女人,从来不会因为这身份,地位和任何人明争暗斗。

  而徐亦晗,性格柔弱,性子温柔似水,只是,他心中已有了心爱之人,定不会再另寻她欢。

  而叶小乔,钟泽凌也不知道为何,一定要为难于她,侍寝,也并非一定要是她,可每次,他走出自己的房间后,第一个要来的地方就是叶小乔的房间。

  论身份,同样都是血引,她偏偏却是钟泽凌最痛恨的一个,她曾经成功的引了一次血,是血族之后无疑。

  直到叶小乔,无路可退,后背贴在那冰冷的墙壁上,再次开口,轻声说道,“你完全可以让你身边的女人侍寝。”

  单手托起她的下巴,伸出长舌,微微闭起了双眸,占据了她的香唇。

  三年前,三年后,仅仅三年的时间,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叶小乔心中暗自叹气,这一次无中生有的天花,并没有使她躲过一劫。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并没有过多的话语,或许,和钟泽凌之间,真的没有什么话可说,又或许,叶小乔真的不想再和他说什么。

  她如此的安静,安静的令钟泽凌钦佩,在他身边的女人,或是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儿,没有任何人,可以做到叶小乔这样的安静。

  他所动作的频率,不快不慢,他的呼吸也很均匀。

  轻将她腮边的秀发,别过耳后,道,“知道吗,你若不是血族人,我定不会这样对待你。”

  “血族人?”叶小乔似乎明白了,她之所以可以引血的原因,原来是种族的差异,使她如此悲催的和钟泽凌扯上了关系。

  其实,叶小乔并不是血族人,她本是现代人,民族汉,和这血族,并没有任何关系,这血族的种族,对于叶小乔来说,很是陌生,陌生到,另她无法去接受。

  许久许久后,叶小乔别过头,轻声说道,“其实,我并不是血族人,我是现代的汉族人。”她知道,钟泽凌一定听不懂她说什么。

  又或许,根本就不需要他听懂。

  又或许,她和他之间,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

  是身份的差异,是年龄上的差距,又或是,他并非人类,听不懂人语。

  结束后,钟泽凌穿好了衣服,下了床,缓缓迈开步子,向外走去。

  结束了,今夜这冰冷的侍寝,和折磨,终于结束了。

  穿好了衣服,叶小乔头冲外侧,侧着身子,躺在床上,对于这样的生活,还要多久可以结束?

  眼角,两行晶莹的泪滴,无声滑落。

  生活,本不该如此,可最终,她还是要面对这样的生活,此生此世,她是一个血引无疑。

  此生此世,都不会再有第二次简单的约定。

  她现在已经下嫁于他人,是铁铮铮的事实。

  算了,罢了,她叶小乔认命了,对于这悲催的人生,她只能选择坦然面对了。

  是出于无奈,同时也是对于命运的妥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俊俏小妾哪里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