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上仙很忙
马灵灵2017-06-13 17:203,329

  “没有,这本没有,那本也没有……”

  瞪大眼睛跟探照灯一般,把姻缘簿从头到尾细细的看了好几遍,连边边角角都没有放过,灵歌终于确信,姻缘簿上,确实没有自己的名字。

  她往后仰去,咕咚一声,倒在了地板上,揉着自己酸涩的眼睛。

  旁边她的同伴柳香香本来坐在地板上的,转身爬过来,推推她,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姻缘簿上,的确没有咱们俩的名字,你说,我们拼死拼活的,给别人牵姻缘,到了咱们这里,连个屁都没有……”

  “别说了!”灵歌四仰八叉的躺在地板上蹬腿。

  再说下去,她都要哭了!

  灵歌和柳香香一样,都是金元圣母座下的小仙。人间姻缘,这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所以天庭司掌姻缘的,不只月老一个,很多法力高强的女神也都司掌人间姻缘,金元圣母也是其中一个,云灵歌就是她手下的一个负责流水线的小仙人。

  她原本以为,辛辛苦苦了这么多年,不说能混个骨灰级好员工,混个差不多的姻缘总能行了,没想到……

  养蚕的没有丝绸衣服穿,建房子的自己没有房子住,为天下人配姻缘的,自己没有姻缘……

  沮丧,难过,失望,混杂着涌上了心头。

  灵歌从地板上一个鲤鱼打挺起来,胸口怒气化作一声怒吼,像是要把天庭震得抖上三抖:“喝!不醉不归!”

  规定是,工作时间是不能喝酒的。

  但谁让灵歌心情不好呢?

  从天庭的御厨房搬了两坛子桃花酿,为了防止被天庭的纪律督察司抓到,灵歌特意和同命相怜的柳香香,跑到天庭的花园里,席地而坐,就着一盘花生米,把两坛子桃花酿,喝得一干二净!

  桃花酿,是开始绵软,后劲十足的一种酒。

  喝完了酒,灵歌就开始了史无前例的耍酒疯过程。

  大声唱跑调的歌,脱了鞋在草坪上跳舞,还高兴的窜上了树,非要摘没有成熟的蟠桃……

  “汪,汪汪!”

  一只黑色的,皮毛油光水滑的大型犬,在树下对着在树上耍酒疯的灵歌狂吠,看到这凶神恶煞的大型犬,把灵歌的酒吓醒了一半:“哮……哮天犬……”

  哮天犬是二郎神饲养的宠物,说是宠物,不如说是猛兽更正确些。

  眼看哮天犬要往树上扑,灵歌抓着树枝抖抖的四处寻找柳香香的踪迹,柳香香人呢?

  “哈哈哈哈哈!”二郎神杨戬拍着巴掌走了过来,第三只眼睛在他的额头上一眨一眨:“我说灵歌姑娘,你不好好的在金元阁处理你的姻缘簿子,爬到这桃园里的树上做什么?是要学孙悟空,偷蟠桃吗?”

  论起天庭里的人的难相处程度,杨戬算是独一份儿的了,为人特别龟毛,可他不仅仅是纪律督察司的头儿,而且还是唯一的司法天神,这下,她上班时间擅离职守,偷偷喝酒,还撒酒疯爬树偷蟠桃的事,全都被他发现啦!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欲哭无泪欲告无门,腿一软脚底一滑,差点跌下树去。

  可放眼周围,没有人过来给她解围。

  目光所及之处,用她的法力,只能看到离着她最近的地方,曲觞流水,容华真人正坐在藏经阁中,靠在石桥上,聚精会神的读着一本线装书。

  “救……救命啊!”她大喊了出来:“上仙,上仙,帮帮忙啊!”

  说着,她手抓不住了,咔嚓一下折断了一根树枝,就从树上跌落下来。

  唉。

  她闭上了眼睛,这次,肯定要摔一个嘴啃泥了。

  不用想,杨戬那家伙是不会接住她的。

  但是,她能感觉到自己稳稳的落在了一个人的怀抱里。

  睁开眼,容华上仙,披散着头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上,上仙?”

  人们都说容华上仙是这个天庭里仅次于杨戬的第二号不好相处的人物了。特别冷漠,特别面瘫,恐怕孙悟空第二次打上南天门,他恐怕只会哦一声,神情都不会变一下。

  而现在,他居然听到了自己的呼救声,过来接住了自己?

  这边,杨戬已经牵住了自己的哮天犬,笑着说:“惊扰容华上仙了。我还得把这在上班时间酗酒逃岗的小仙,带到纪律监察司去。”

  容华冷冷的看着怀里的灵歌,说:“能把我的发绳还给我吗?”

  灵歌啊了一声,她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手忙脚乱,居然把接住她的,容华上仙的发绳给扯掉了!

  容华真人把灵歌放下地来。

  灵歌红着脸,把手里的发绳递还给他。

  “那云灵歌,跟我走吧。”杨戬牵了哮天犬,就要过来拉她。

  “啊!”灵歌看到耷拉着舌头的哮天犬,吓得又抓住了旁边人的衣服前襟不撒手,弄得旁边容华真人平整的衣服上,一个偌大的褶子。

  “我,我不想去纪律监察司……我不是故意的。”灵歌看着容华陡然阴沉下来的脸,讷讷的说。

  容华皱了皱眉,说:“不,杨戬,还有一个。”

  “还有一个?”杨戬不解的问。

  “灵歌,灵歌!”金元阁的同事妙妙提着裙子跑了过来,一脸焦急:“你在这儿啊!元君让你过去!说有急事!”

  灵歌和容华同时扭头看向了杨戬,幅度都一样。

  杨戬不是说要把灵歌带到纪律监察司吗?

  杨戬尴尬的说:“啊,还是圣母元君的事最重要。”

  灵歌终于松手了,妙妙的神情让她觉得很不妙,被杨戬抓到,哪里比顶头上司抓包更严重!

  这下,真的要糟糕了!

  她哪里知道,有更糟糕的事,还在后面等着她。

  容华伸手抚平了自己前襟的褶皱。

  杨戬看着容华真人洁白衣服上,前襟的大黑手印,不由笑出了声。

  “出事了。”容华真人淡淡的说:“走吧。”

  “啥?”杨戬没反应过来,容华真人说话这么简洁,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金元阁出事了,司法天神,和我一起去金元阁吧。”

  “啊?什么?”杨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被容华真人扯着手臂往前走去。

  金元阁的金殿里,元君坐在宝座上,她云冠羽衣,法相庄严,皱眉看着面前心虚,跪在地上的灵歌,道:“工作时间,擅离职守,还酗酒?”

  “我,我……我……”灵歌“我”了好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元君说的话,都是事实。

  “你为什么要在工作时间喝酒?还有……”

  元君把手里的一摞册子丢到了灵歌面前,疾言厉色:“你看看这些!你都做了些什么?”

  这些都是云灵歌负责的姻缘册,每本姻缘册上面都记载着一个人的姻缘。

  当她翻开姻缘册的时候,发现上面的内容,已经被用力涂抹得乱七八糟,差点连名字都无法分别。云灵歌懊恼的抓起自己的头发,怎么会这样?明明昨天晚上,这些文档她就已经处理好了啊。

  难道是自己醉酒的时候,涂抹了这些册子吗?

  “说吧,为什么要在工作时间,擅离职守,还酗酒?”元君又问了一次。

  “我……”灵歌摇了摇还有些混沌的脑袋,小声嗫嚅着说:“元君,我是司掌姻缘的仙家,可是,昨晚,我却在姻缘簿上发现……发现……没有我的名字……所以……我心里很难过,就去偷了两坛子酒喝!……我不是故意的!”

  元君微微的又皱了下眉头,说:“你看了自己的姻缘簿?”

  “是,是的。”灵歌低下头。

  “还有谁看了?”

  按照金元阁的规定,负责姻缘的小仙,是不能查看属于自己的姻缘簿的,这也是违反天条的事之一。

  “还有……”灵歌并不想说出香香的名字。

  金元圣母叹口气,说:“还有柳香香,对吧?”

  “可是……圣母,为什么在姻缘簿上,没有我们的名字啊?”

  灵歌的声音里带着委屈。她一直跟老黄牛一样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为别人牵线搭桥,到了自己这里,居然什么都没有吗?那么,她身为姻缘之仙的意义,又在哪里呢?

  元君没有回答她的这个问题,慢慢的说道:“你身为姻缘之仙,有自己的责任,可你因为自己的疏忽,差点造成了他人姻缘的不幸,你……还是下界去吧!”

  “啊?”听到这个消息的灵歌,内心是崩溃的。

  “这里是你涂抹毁坏的姻缘册,这些姻缘册上的人,他们因为你的失误,姻缘会受到波及,你必须弥补你的错误,到了人间,促成他们的姻缘。完成之后,再回来吧。”碧霞元君道。

  “可是,那要是完成不了呢!”

  灵歌带着哭腔。人间她从没有去过啊!

  而且她一直都是从事文案工作,牵线也是法力,从来没有接触过真人,这可怎么办啊?

  “你好自为之。”元君挥了挥袖子,示意金甲神将,把灵歌架出去。

  “慢着!”

  一个男声让两位金甲神将停了手。

  上仙,容华真人。

  他披散着头发,俊朗的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的漠然:“圣母,留人。”

  他弯下腰,捡起地上散落的姻缘册,翻阅了一下,道:“涂抹姻缘册的力道带着几分怨毒,不是灵歌划的。”

继续阅读:第2章:下凡脸着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仙帮帮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