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鲜明的对比(二)
神话天堂2020-02-06 13:022,432

  “啊?太谢谢了!”赵雨洁很感动。

  眼中有着泪光闪动,原本她也只是报着试试看的态度,让丈夫联系了一下保险公司的业务员,没想到这么快就得到了理赔,这真让她喜出望外。

  “不用客气,我已经到您的主治医生那里问过了您的病情,您这种情况是重疾中的轻症之一。

  按合同约定,先付您八万,用于您前期治疗,……,祝您早日康复。”李立新非常认真地说。

  “可我才交了不到三年保险金啊?”赵雨洁有点难于置信地说。

  “赵雨洁女士,您虽然只交了两年的钱,可是合同已经生效,而且也过了180天的观察期。

  所以,我们会履行自己的职责,这是支票,您请收好。”李立新说着拿出保险公司的支票递给赵雨洁,然后和她合影。

  哇,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八万元啊!她才交了不到一万元的保费,保险公司的理赔如此神速,几乎是不到三天时间,资金就到位了,解决了她家庭开支的重大难题。

  众人的眼中冒出了羡慕的小星星,在心里感叹道。

  待李立新一走,立即掀起了同室病友们的“煲粥”模式。

  这病室里共有九个床位,空出了三张床位,大家都知道,这三张空床很快就会被新的病号填上。

  空床位可以让病号的家属或来客偶尔小坐一下。

  但是,往往这个病号刚刚出门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有新的病号前来接替。

  有时候,甚至某位病号前脚刚刚出门不到一分钟,后脚就被护士立即换上了新床单被子,紧接着便是新病号强势归位。

  从来没有出现过让这空出的病床空置时间超出过一整天。

  大家陆续打完了针,百里玉兰在大家打针的时侯,总是义务帮大家提醒护士来换药或者在看到某病号打完药后,帮他取出针头。

  她在这里得到了大家的一致好评和医护工作者们的欢迎。

  每每她一到来,就如同一抹阳光般温暖地照进了病室。

  百里玉兰微笑着和大家一一打着招呼。

  “赵姐,我来了。”

  “李大爷您的气色越来越好啦!”

  “张婶吃饭了吗?”

  “秦哥你恢复的不错!”

  ……

  最东头的9号病床上是位六十岁左右的老头,头发花白,他已经在这里住院小三十天了,是老伴在守护着他,快临近出院的日子了。

  “唉,这个小赵很有福啊,看病不花一分钱啊!”李老头羡慕道。

  “还不是人家有远见,早早买了保险。我这病虽有医保可还得自己出一部分钱呢,好多药都报销不了呢。”西头的5号床上住着一位五十来岁的大娘。

  百里玉兰自从来这里,就仔细看了大家床头的姓名、年龄、性别。还细心地记在了本上。

  每位病号和这里医护人员的喜好,她都很清楚地记在心上。

  “唉呀,我们这帮老家伙就是现在想买保险,人家也不卖给我们啊!”李老头又叹息着。

  “唉,可不是吗?倒是这位小伙子还有机会买保险啊!赶明出院了,你也快给自己买上几份保险呗。”大娘对着四号床上的年轻男子说。

  这男子才三十岁左右也住上了院,因为心肌缺血的病症,在打着营养针。

  他苦笑着说:“姚大娘,您可别笑话我了,只要是因为这些重病住过院的,此生恐怕都已经与健康保险失之交臂了。

  嗳,不瞒你们说,之前,倒是有好几个业务员联系过我,成天界的都找着我,要我买他们的保险,我当时,可烦她们呢,想揍人的心思都有呢,后来,一个个都给拉黑了,可是没成想现在……。”

  百里玉兰静静地听着,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心说:可惜啊,要是当时不拉黑他们,真买了保险,说不定也会象赵姐一样看病不用花钱吧?

  只是,恐怕当时的他,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年纪轻轻会得什么重病吧?小伙子的身边是他妈妈在陪护着。

  “那这回你这病得花多少钱呢?”七号床上的一位光头病友问道。他瘦瘦的,眉毛已经脱落得很稀疏了。

  “嗳,别提了,恐怕,没有三五万元下不来呢。”四号病友缓缓地说。

  “人年轻,免疫力强,恢复快,不碍事的。”张婶笑着说。

  他母亲也坐在旁边直点头,强装笑颜。

  “我听说,西头那病室里,昨天夜里恼了个人,才三十八岁啊!嗳!”三号床的病友,刚刚从外面回来八卦道。

  他也快出院了,所以,喜欢到处去窜窜门子,扑捉一点八卦信息回来,找找谈资。

  在大家“煲粥”的当口,果不其然,新的病号已经顺利入驻了两床位了,还剩下最后一张空床位了。

  估计也不会闲置太久的。

  “讲话声音小点,别影响到其他人!”医护工作者每来一次总要提醒一次。

  所以,大家的声音只能均衡到“煲粥”模式。

  “哟,咋死的?怪吓人的。”五号姚大娘好奇地问道。

  “嗳,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听说,那年轻人是晚上骑摩托还喝了点酒被撞的,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是生命体征一直不稳定,所以,一直也没怎么醒过来。

  估计就算是活过来,也要成为植物人,大脑损伤严重,可是没想到,昨天夜里子时,就被勾魂鬼带走了……。”三号床病友幽幽地说。

  众人听到这里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三号床病友很满意这种结果。

  百里玉兰一听,也立即感觉到毛骨悚然。

  “那他买保险了没有?”八号床的病友问道。

  “买保险?你以为人人都有这种风险意识啊!再说了,就算他买了保险,可是因为酒驾,据说保险公司也会拒赔的。”三号床病友很不客气地说。

  显然这位仁兄知识丰富,口才俱佳!

  “真是可惜了……”

  ……

  百里玉兰这一天听到的都是病友们聊着这保险长,那保险短的,其实早先的她倒是对保险知之甚少的。

  她是赵雨洁的护工,赵雨洁的丈夫跑运输,收入高,工作忙,只在她住院初期来过一两次,家在农村的父母身体不好,夫妇二人算了算还不如请个护工划算。

  有着百里玉兰的日夜陪护,加上心情好,人又年轻,赵雨洁康复得很快。

  这一天打完针,赵雨洁催促百里玉兰去交费,自己在床上睡着了。

  百里玉兰拿着支票飞快地跑下楼,替她交完了住院费。

  回头走到楼梯间时,听到有人叹息。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病回到解放前啊!”这是一个男人无奈的声音。

  声音里充满了无尽的悲怆和沧桑味道,百里玉兰忍不住向他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险师成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险师成长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