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好一个亲儿子
疯狂的馒头2017-06-21 15:032,981

  却说项宇在离开灵堂后,东西都没收拾,立刻牵着一批快马朝西城门疾奔。

  他很怕项霸通反悔,尤其是想到他身边还有个诡计多谋心狠手辣的项三,他便觉着自己没可能轻易离开,所以他这次出来,直奔一条小路,直到半个多时辰后进入一片森林才停下休息。

  这里叫落日森林,里面的树又高又粗,据说还有妖兽,平日根本没人敢进去。

  只是现在迫不得已,为了躲避追赶,只能剑走偏锋,试试这条险路了。只要穿过这里,就能回到北阿小城,那里有旁系族人聚集,才是项宇真正的家。

  叹了口气,项宇脱掉孝衣后,从怀中取出一个蓝布包袱,里面用衣服包着一个锦盒,正是项宇留下的“遗产”。

  打开,露出了一本蓝皮册子,通灵契术四个字工整地写在上面。

  玄天大陆以月华之力修行,分月仆、月凝、月引,直到月虚境。当年项儒不到二十年纪就到了月引境,靠的正是这本自创的通灵契术。而项宇现在十五岁了,还停留在五星月仆境,这么差的天赋,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

  另外,锦盒内还有一截很不起眼的枯木,也不知道什么用处,但项宇确信,既然项儒如此慎重地放在锦盒内,必然会有大用,只是他现在还没发现罢了。

  项宇将包袱贴身收好,内心不禁对那神秘父亲有些好奇,为何父子俩的修炼速度差别这么大,难道真是因为闭门造车,没有领悟此术的精髓?

  “嗖——噗嗤!”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尖锐的破空声,一支长箭擦着胸膛飞过正好射中了身后的那匹快马。长箭刺穿马腹,鲜血四溅,这匹汗血宝马便死得不能再死了。

  项宇脸色一变望向远处,正有三人骑着快马飞奔而来。

  为首一人便是那项文豪,他已是七星月仆境。

  另外一人名叫项狼,是项霸通的得力手下之一,已是九星月仆,精修追踪术嗅觉极其灵敏,想必之前便是他探到了项宇出城的方向。

  最后一个壮汉名叫项虎,同样是九星月仆,精修大力符,若是单轮力量的话,恐怕整个项家的月仆境没几个是他对手,之前偷袭的长箭便是他拉弓施放。

  “项霸通你还真是看得起我,竟然派了亲儿子过来!”

  项宇冷笑一声后咬破指尖,用符笔蘸着鲜血画了一道风行契文,速度倍增,一个闪动后进了森林。

  项宇才十五年纪,对这种低阶契文的熟练度也不太高,所以提速效果并不明显,甚至连汗血宝马的一半都达不到。

  不过现在没了快马只能凑合着用了,况且进入森林后马速会大降,这也是他选择这个方向的原因。

  半个时辰后,身后三人距离越来越近,项虎的长箭也一直追着不停,不过因为林内的阴暗光线,所有的都射在了树上。

  “嘭!”

  正在项宇犯愁之际,又是一支长箭插在了一棵百年榕树上,整个树干都为之一颤,林间更有大片大片的树叶落下,仿佛在为这无端遭受的痛苦感到愤怒。

  项宇灵光一闪,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心中闪过。

  “借助它们的愤怒,或许可以试试!”

  只见他停下脚步,又在手掌上画起了契文,并一巴掌拍在了榕树树干。

  以血为契,与万物共鸣,这才是通灵契术的精髓所在。

  这个契文比风行契文复杂不少,体内月华之力被掏空大半,此举算是破釜沉舟了,一旦失败,项宇必死无疑!

  项文豪虽然对项宇站着不动有些不解,但还是骑着快马兴奋地狂奔。

  “项宇小儿,小爷今日要将你剥皮抽筋,你就等着凝霜变成我的玩物吧!”

  他的脸上充满了狰狞,眼睛里都是折磨项宇和项凝霜的画面,但就在距离项宇不到五丈时,林中突然刮起了一阵阴风,头顶的榕树开始晃动,而垂下的树藤猛地弯曲犹如长蛇般冲向了三人。

  最前面的项文豪首当其冲,但他哪会注意这些毫不起眼的树藤,“噗嗤”一声轻响后,树藤竟然直接洞穿了他的小腹。

  “啊!这什么鬼东西!”

  项文豪痛苦地嚎叫着,他自信满满可以将项宇打趴,却没料到被一根不起眼的树藤贯穿了肚子。

  这时候树藤在他背后折回,竟然再次从他脖颈穿了回来,项文豪捂着脖子脑中一片混乱,他想到了那偌大家业,想到了扒光项凝霜的快感,想到了脚踩项宇的威武样子,可是这一切都成为了泡影。

  “啪啪啪!”

  树藤上的树叶犹如巴掌般打着他的腮帮子,胸膛、肚子、口鼻全部被树藤洞穿而过,浓红的鲜血如四射的喷泉涌出,看起来触目惊心。

  只是眨眼工夫,项霸通的亲儿子便两眼一翻,见了阎王。

  跟随在后的项狼脸色大惊,也不顾上大少爷死活,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挥手猛拍,树藤果然擦着他肩膀而过。

  但他没想到的是,掠过去的树藤突然改变方向,围着他身子转了几圈,片刻间给他来了个五花八绑,又猛地拉了回去。

  “嘭”的一声重响后,项狼的脑袋是撞在了树干,鲜血沿着树皮落下。

  项狼睁大着眼睛,脖子已经被折断,他堂堂一个九星月仆境,很快便要晋入月凝成为项家的核心骨干,但到死都没明白为何会被这样轻易灭杀。

  目睹此状,躲在树后的项宇目露惊喜,这木灵契文果然没让他失望!

  之前以他的修为根本无法催动这种中阶契文,此时是借助了榕树的愤怒之力才敢大胆一试,没想到竟有了杀死九星月仆的威力!

  这之前他还有些不满通灵契术的修炼速度,现在才知道那是鼠目寸光,通灵契术的厉害远不是他可以想象!

  这时候最后的项虎也遭遇到了树藤攻击,但他双臂密布的黑色符文涌动,抬手便是一拳,树藤仿佛碰到了坚硬的岩石无法前进半步。

  两者僵持了几息后,所有树藤突然垂下恢复了原貌,而项虎大吼一声后扑向了项宇。

  项宇知道木灵契文已经失效,仓促间伸出右手迎了上去。

  “咯吱!”

  一声脆响后项宇气血翻滚退回了七八步,胳膊耷拉着,与项虎对碰的右臂已然脱臼,反观项虎站在原地一脸得意,其双臂的黑色符文竟然浮现出了一丝红色。

  “赤级符文!”项宇不禁自语了一声。

  符文和契文一样威力会受到熟练度影响,从黑色到赤橙黄绿青蓝紫,每升一级便会有质的飞跃,难怪这种低级的大力符会有这种威力!

  “哈哈哈,我项虎十几年来画了无数道大力符,今日终于见到了效果,小子你就受死吧!”

  项虎仰天大笑,却发现项宇已经远远逃走,随即大喊一声“懦夫”后紧追而去。

  项宇借助风行契文在丛林中急速穿越,对于项虎的挖苦毫无感觉,不做莽夫绝不等同于懦夫,冲动赴死可不是他的作风。

  两人你追我赶,项虎也施展了一道疾行符,不断地破口大骂,只不过他块头太大又是在地形复杂的丛林,速度上并没有占太大优势。

  一个多时辰后,已是深夜,月明星稀无风无云,项宇和项虎已经到了森林深处,就在两人因为疲惫纷纷停下歇息之际,整个地面剧烈的摇晃起来。

  “妖兽!”

  这是项宇的第一感觉,因为落日森林的妖兽实力绝不亚于凌周城,里面更是不乏月凝境存在。

  果然,一声声狼吼传入耳中,各种妖兽在林间奔袭,而地面轰然塌陷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周围还传出树根断裂的声响。

  而在远处的一道缝隙中,一个水缸大的蛇头突然探出了地面!

  项宇忍住惊讶,身形小心翼翼地躲避着歪倒的树干,寻到一处安全地后,回头一看,远处的蛇头已经变成了一条十几丈长的巨蟒,身上覆着一层蓝鳞,口里吐着红色蛇信,正仰头望着天空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而最让项宇意外的是,这巨蟒身上散发的月华之力不是想象中的月凝境,而是到了月引境!

  要知道月仆境只能被动吸收月华之力,月凝境才能将月华凝聚外放,而月引境便能依靠月心引力踏空而行,整个凌周城的月引境都不多的。

  不过这巨蟒为何看起来这么害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