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无奈的唐公子
疯狂的馒头2018-03-19 15:072,395

  就在项宇想方设法都找不到顾青时,脑中突然清醒,他睁开双眼后发现自己已经醉倒在了台下,此刻正依偎在一个美丽少妇身上。

  “项宇,难怪你酒量不济还要登台比试,想必是盯上了这漂亮姐姐吧!”

  此时传来少女挖苦声,项宇知道这是玩笑话,尴尬一笑,其万万没想到这稻香酒竟会如此浓烈,方一落肚便让自己昏醉过去,幸亏没做出什么糗事来。

  赶紧起身看向高台,这一碗下来已经剩下了不到三十人,不过其余所有醉倒的人都还在台下呼呼大睡,毫无清醒的迹象。

  “第二碗,饮——”此时台上的所有人面前已经摆上了两个瓷碗,这第二饮竟然要一下子饮下两碗!

  几息之后又有十多个人倒下,台上剩下的便只有顾青在内的九个人了,而机关人又在每人身前添了一个瓷碗,想必第三饮需要一下子三碗!

  如此又过两轮,在第三饮和第四饮后,台上只剩下少女、一名手持折扇的白衣男子以及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留下。

  “下面的第五轮需要饮下五碗,添酒一事便让这位公子代劳吧。”机关人突然指着角落的项宇说道。

  “不行!这两个小子是一伙的,难道你们是要耍诈!”

  壮汉指着项宇和顾青十分不满,而一旁的白衣公子也淡淡道:“这位道友仅是一碗便醉,让他倒酒有些不合理吧?”

  “这位小兄弟虽然酒量不济,但他能在醉酒后的几息时间恢复清醒,难道还不够特殊?”

  这样算项宇倒是最特殊的一位,不过倒酒很难搞猫腻,壮汉和白衣男子也没再反驳,而项宇也不推诿,拿起酒坛各满上了五大碗。

  顾青三人没有犹豫,壮汉在饮下第三碗后痛快倒地,而白衣青年和少女仍旧面不改色地站在台上。

  “今日真是痛快!鄙人姓唐,周围朋友唤我唐公子,不知兄台高姓?”白衣青年在喝下第五碗后聊起天来。

  “项宇,你在那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倒酒!”

  少女目光一闪直接朝着项宇大喊,而项宇立刻意识到了唐姓青年闲聊的目的,迅速倒满了十二碗酒。

  唐姓青年瞪了项宇一眼,看到满满的六碗酒后干咽了一口唾沫有些犹豫,而顾青已经咕咚咕咚地喝了起来,当她把第六个瓷碗放下后,小脸终于有了一丝红晕。

  唐姓青年没有办法也慢慢端起瓷碗,当他喝下第三碗后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周围众人唏嘘不已,原来这唐公子已是强弩之末,之前的闲聊竟是在故作拖延!

  机关人毫无表情,拿出淬骨丹和令牌后说道:“根据规则,能喝下二十碗稻香酒便能获得特殊奖励,你跟我来吧。”

  顾青看到周围无比羡慕的众人,一把拉上项宇跟着机关人进了一处酒楼。

  酒楼名为“樱花酿”,古朴、典雅,能看出此人书法的深厚功底,尚未踏入便有浓郁酒香扑鼻而来,惹得少女直咽口水。

  “这荷香美酒乃是一种奇酒,好酒者饮上则酒意浓,不好酒者饮上则香意盛,二位道友尽可慢慢品味。”

  项宇好奇地端起轻饮,浓浓酒香扑鼻,化入口中却更似果酿般甘甜,抿下一口后没有半分醉意。而反观一旁的少女,虽然同是轻抿两腮却已泛红,这荷香酒的酒力果然因人而异!

  正在项宇惊讶的几息间,少女竟然捧起酒壶咕咚咕咚喝了个精光,其眼神迷离东倒西歪的,显然已经醉了。

  机关人摇了下酒壶,顺手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这就结束了?”项宇有些纳闷,这特殊奖励还真是够普通的,还以为会得些高品的淬骨丹呢,不过机关人毫无回应,项宇也只好背起少女离开了酒楼。

  一炷香后住进了客栈,此时少女已经完全醉倒,嘴里不断喊着胡话,什么传承、星宿、使命之类的,断断续续的理不清头绪,不过项宇猜测她身上的秘密肯定不少。

  将少女放上床榻后刚要离开,却被两只白皙的胳膊一把搂住,项宇刚要说话,一抹粉红的唇已经凑了过来。唇的交融,有些猝不及防,尽是酒香、舌香,好生奇妙。

  就在项宇期待着下一步动作时,少女却扑通一声倒在床上大睡起来,独留下身体有些异样的项宇有些不知所措。

  “唉,怎么感觉像是被人强吻了……”

  次日,顾青醒来后对她的“流\氓”行为毫不知情,项宇也不敢说破,二人一同吃下橙色淬骨丹增加了两百斤力道,并用牵引令到了下一处关口:铜人赛。

  “铜人赛”位于一个宽约十几丈的院落,里面立着十八尊“机关铜人”,当二人传送过来时,刚好看到一个男子被黝黑铜人轰出了院落,而稍一打听便也了解了通关规则。

  原来铜人是由特殊材料制造,力道会根据时间不断增加,而通关的条件竟是在里面坚持上一日,看似简单却让不少人吃瘪。

  因为由一对多开始还能应付,但在半日后铜人的力道已经很高,每次挨上一击都会让气血翻滚不已,更何况是十八个一起揍你,很多人爬出来时已经变成了血人。

  顾青使了个眼色,项宇立刻领会其意,这种被暴打的苦力活肯定得交给项宇了。

  方一进入院落,十八个怒目而视的铜人奔袭而至,他们肤色相近或掌或拳,均是一副全力进攻架势。项宇在躲闪的同时和其中一个铜人对拼了一掌,发觉铜人的力道很低,应该在30斤以下,内心放松不少。

  大概一炷香后,项宇找到了一名铜人漏洞,迅速近身一拳击中了铜人的腋下侧身。

  此拳凝聚项宇大半力道,击中的亦是常人脆弱部位,但拳头落在铜人身上后似入泥潭,深入肌肤不到半寸便失去所有力道,而被击中的铜人未受半点影响,转身便给了项宇一拳,此时铜人的力道已经涨到了70斤,项宇踉跄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子。

  倒地的项宇迅速起身躲闪,内心却是无比诧异。

  铜人的皮肤防御太强,莫说是以他四百斤的力道,恐怕是两千斤都不见得将它们击倒,更何况有十八个,所以想着将铜人打趴下获胜的思路根本行不通。

  同时铜人力道的增长速度也很快,仅是一炷香便增加了40斤,这样下去不到半日便能到一千斤,那时候再被打上一下肯定会很惨,所以唯一的办法便是继续躲闪。

  又过两个时辰,在围攻下不断躲闪的项宇体力下降很大,一不小心又被击中了胸膛,其身子硬是贴在地上滑退了两丈才停住,可见此时铜人力道之大,项宇知道此次挑战应该失败了,所以不再犹豫起身离开了院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世战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