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子宵现世
霰飞寻2017-06-21 15:052,174

  两个小人突然出现,他们仅仅穿着红色的肚兜,都没有穿鞋。虽然雪域的弟子因为有法术护体不惧寒冷,穿的衣服厚度与山下人并无两样。但是,这两个小娃娃穿的未免也太少了。

  青容看着面前这两个长得一模一样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十分可爱的小娃娃,一点也不敢怠慢。她恭敬地说:“我想知道三师弟在里面怎么样了?”

  两个小娃娃同时开口:“你们是什么人,竟然敢擅闯剑壁?我们不三、不四两个人在此镇守,尔等胆敢不服?”

  青容赶紧赔罪:“对不起,我们只是想知道三师弟在里面的情况。”两个小娃娃又同时开口:“里面的人自有里面的人的命,你们只能在此等候。”

  青容和温旭看了一眼对方,两个人无奈地降落到了地上,剑在他们落地的一瞬间就融进了他们的身体里。

  此刻,剑壁里的情况却不容乐观。

  画瑾年穿的衣服和温旭是一模一样的,可是已经破的看不出原型了。他的脸也脏的看不清样貌,但是他的眼神却是澄澈坚定的。这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的山壁上原本是插满了宝剑,可是此时所有的宝剑全部飞了出来围着那个在地上一直往前爬的画瑾年,铮铮作响,似乎是随时准备将他万剑穿心。

  画瑾年的双手已经磨出了血,可是他还在往前爬,在他的身后拖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画瑾年似乎没有看到空中的剑一样,他依旧无畏地往前爬着。在他的前方不远处是一柄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宝剑,它就像是剑中之王一样凭空立在那里。

  画瑾年似乎是非这把剑不可,他一直在努力地去拿那把剑。当他的手快要碰到剑柄的时候,剑身的光芒更胜,他一下子就被打了出去。“噗!”画瑾年又吐出了一口血,可是他连嘴角的血迹都来不及擦就要继续往前爬,他已经不记得自己被打出多少次了。

  这时,所有的剑的震动的更加厉害了,它们同时向画瑾年刺去,似乎这一次要将他万剑穿心······

  “瑾年怎么还没有出来?上次我出剑,也只用了一会儿啊!”温旭的心里很是担忧。

  青容叹了一口气:“温旭,你也知道,瑾年一向倔强不屈,他恐怕是要拿那柄剑。”

  温旭大惊:“师姐,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之前有多少人都想去拿那柄剑,都没有成功······”温旭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知道,瑾年的性子只怕是真的在拿那柄剑!

  剑壁里,画瑾年还在往前爬,只是那无数的剑只在距离他几毫米的地方,他每往前爬一次,每动一下,那剑锋就会在他的身上划出一道狰狞的伤口。可是画瑾年还在往前爬,他好像感受不到疼一样,他的眼里只有那柄散发着金黄色光芒的剑。

  终于他再次靠近了那柄剑,画瑾年死死地握住剑柄,随着他支起上半身的动作,那些悬在他周围的剑刺进了他的身体里。画瑾年吐出了一口血,直直地喷在了他所握的那柄剑身上。

  顿时,剑身上金黄色的光消失,剑也失去了悬浮在空中的力量掉落在地。那些原本悬浮在画瑾年周身的剑仿佛被什么奇怪的力量控制一样,纷纷刺进了山洞的山壁之中。画瑾年脸上的喜色是怎么也挡不住的,他终于拿到了这柄剑。身上的痛意袭来,他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三、不四两个小娃娃又出现了,青容和温旭一脸紧张地看着他们。不三和不四两个人的手同时对着那面没有被雪覆盖的山壁发出了金黄色的光,那原本昏迷的画瑾年竟从山壁之中慢慢地被移了出来,最终落在了青容和温旭的面前。

  两个小娃娃收手之后,青容和温旭赶忙上前查看画瑾年的伤势,纵使他们平日里见过重伤之人,但是还是被画瑾年的身上的伤给惊到了。

  不三这时候开口:“他已经拿到子宵,你们赶紧带他回去疗伤吧!”青容和温旭向两个小娃娃谢过之后才御剑带着画瑾年离开。

  “不三,子宵终于被拿走了!”

  “那个人不过是用一口污血误打误撞带走子宵,要知道,子宵可没有那么容易认主。”

  “子宵好歹也是剑中之王,那个少年不可小视。”

  “不四,你的眼光怎么越发的浅薄了,你当真以为我们在这里守着的只是区区一把子宵?”

  “也是,只怪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个命定之人还没有出现,唉······”

  两个小娃娃说着说着就消失在这白雪皑皑的天地之间······

  雪域大殿,左棠老人坐在台阶之上的主位,他一身仙风道骨,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台阶之下,忘情和寻枯两人坐在右侧,离空和弄月坐在左侧。忘情是一个很严肃的人,寻枯平日里最爱说笑,今日脸上也只有凝重。离空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可是他的眼睛里还是有几分难言的忧伤。弄月是四大长老里唯一的一个女性,她今日也显出了老态。只有弄月的身后站着她的首席大弟子,文栀。文栀的穿着与青容的一样,她是雪域的第一美人,平常就有些高傲,然而今日的她也只是垂下了头乖乖地站在弄月的身后。

  大殿之上,寂静的有些吓人,在这个时候,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

  这时,一个弟子进来禀报:“掌门,几位长老,连师兄和沉师兄回来了。”

  “快让他们进来。”左棠老人开口。

  连景灏和沉煦走了进来,他们正是之前去探古灵派的两个人。连景灏看上去和他的师父忘情一样,很是严肃。沉煦和连景灏都是那种人中龙凤,长相也不俗,只是沉煦看上去比较容易接近。

  “古灵派满门被灭,无一生还。”连景灏的语气中透着暗沉,想起他之前见到的一幕,连景灏还是心有余悸,实在是太残忍了。

  “难道连古荥都没有逃过?”离空还是有些不信。

  沉煦知道,眠冷是离空最喜欢的徒儿,离空这么问,只是怀着最后的一丝期望。沉煦强调了一遍:“无一生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雪染霜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雪染霜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