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神墓村
霰飞寻2017-06-21 15:072,558

  雪域,青容和温旭站在大殿中央,左棠老人坐在掌门的位置上,其他的四位长老分坐两侧。

  “青容,你所言为真?”

  “师叔,弟子不敢妄言。现在那神墓村已经是个废村了,大部分的村民都身中奇毒,还有一些人已经逃离了那里,只有一些老弱妇孺还留在那里。”

  忘情脸上有挣扎之色,按理说,雪域是不问世事的,可是他的徒弟是从神墓村出来的,他怎么能不管呢?

  弄月自然看出了忘情的挣扎,她开口:“我觉得神墓村的事情我们必须管,连景灏出身神墓村,他既为雪域弟子,我们就应该管。”寻枯也附和道:“我也同意。每隔一段时间,雪域就要从俗世选一些有资质的人作为弟子,虽然他们能不能度过天劫,但是总归有那么一两个可以成功。如果我们不管他们家乡的生死,只会让那些弟子寒心。”

  离空没有说话,但是他的沉默就已经代表他赞同几位同门的建议。左棠老人摸着自己的胡子想了一下,开口:“这件事就交给瑾年他们几个吧,既然是历练,就让他们去解决吧!”四位长老也同意了,这样子可以避免雪域直接接触俗世的事情。

  左棠老人直接给青容和温旭下了命令:“青容、温旭,你们去通知瑾年等人,命他们即刻前往神墓村。”

  幽冥大地的出口,风凝霜和韵染面对面站着。

  “韵染,你就放心吧,我不会有什么事的。”

  “你从来没有单独去完成什么任务,我还是有些不太放心。总之,你的身份如果被发现了,就要赶紧回来。”

  “我知道了,我又不是傻子。”

  韵染伸出手,他的手上突然出现一把剑。风凝霜认识这把宝剑,这是青玄剑,因为威力巨大,韵染平时很少用。韵染把青玄剑放在风凝霜的手中,风凝霜赶紧拒绝:“我不能要。”韵染却执意让风凝霜收下:“拿着吧,防身用。”

  一直以来,韵染都是把最好的东西留给自己,风凝霜只能收下青玄剑:“任务完成,我就把这把剑还给你。”

  “好!”韵染说道,“你快去吧,一切小心。”

  风凝霜收起青玄剑,青玄剑直接消失在风凝霜的手中。风凝霜拿出腰间的玉笛,她御笛飞去,回望身后,韵染还站在那里目送着她。不知为何,风凝霜看见那抹白色的身影,心中有些酸涩,韵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风凝霜已经离开,仇越走到了韵染的身后,他们两个人都是一身的白衣,韵染的白袍用的是天蚕丝织造,衣服的袖口、衣领,下摆等处都用细密的金线以双面绣的手法绣出独特的花纹,看上去内敛而大方。仇越的衣服则显得平实了一些,不过他倒是显出了几分不同的风骨。

  “副门主,这次的事情,是凝眉的不对,我已经说过她了。”仇越恭敬地说。韵染转过身,他的眼神有些空洞:“凝眉是凝霜的姐姐,作为一个姐姐,她就不能因为自己的冲动害了凝霜。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仇越,你是四位护法里最聪明的,我希望我对你这么多年的栽培没有白费心思。你既然想要保护凝眉,你就要好好地看着她!”

  韵染说完就从仇越的身边走过,仇越回道:“属下明白了。”

  神墓村原本只是一个无名的小村,可是有一天在这里来了很多的人,他们在这里找到了一座墓地,直到这时,人们才发现,着个村子竟是前朝的皇室墓地。很快,为了挖掘出更多的宝藏,很多人在这里定居,渐渐形成了一个更大的村庄,人称神墓村。至今,神墓村里的人除了正常的作息之外,就是探墓,经历了这么多年,这皇陵的中心之地还是没有人走进去,他们只能在外围转转。

  连景灏就是出生在神墓村,可是连景灏从来就对探索皇陵没有什么兴趣。直到雪域之人路过神墓村,他们发现了连景灏是个资质很高的少年,就把他带回了雪域,连景灏似乎就与神墓村断了联系。

  站在村口,已经看不到昔日的场景。在连景灏的记忆中,每天都会有很多的孩子在村口打闹,尤其是在傍晚,劳作的人纷纷回家,每一家的烟囱里都冒着袅袅炊烟,饭香似乎充盈了整个村庄。可是,现在的神墓村只剩下死气沉沉,村子里很是荒凉,根本看不到一个人。

  连景灏带着沉煦、古眠冷、文栀、画瑾年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只觉得心中更加悲戚。曾经快乐的回忆,再也找不到了。连景灏的父亲去世的早,一直是母亲带着他,村里的人给了他家很大的帮助。后来母亲病重去世,雪域中人在这时正好发现了他,就把他带了回去。在连景灏的心里,他一直都很感激当初帮他的村民。如今看到这样的场景,他心里异常的难受。

  “连师兄,我们怎么走了这么久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文栀好奇地问。连景灏想了一下:“我们去村子的神庙那里吧,村民可能都集中在那里。”

  “神庙,那是哪里?”沉煦抱着剑问。连景灏解释道:“神庙位于神墓村的中心地带,在那里有一大片空地,我们村以前有什么活动都是在那里举办的。”

  几个人说着,就走到了神庙那里。果然,他们刚刚靠近,就听到了人声,连景灏加快了脚步,他看到了在空地上很多人铺着席子躺在那里,口中是痛苦的哼叫声。

  那些村民都是面黄肌瘦,平日里的壮小伙子也瘦弱的走不动道。照顾着病患的人都是一些老人和小孩,基本上没有青年人。

  画瑾年扫视了一眼,说:“他们中的不是毒,每个人脸上都浮现浓浓的黑气,不知道那是什么。”沉煦点了点头:“没错,他们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精气不断地被吸收,并不是中毒。”

  连景灏看见距离自己最近的那个老人家,眼睛里有一抹心疼,他走上前去,喊了一声:“江婆婆。”江婆婆正在照顾自己的儿子,他听到有人喊自己,就抬起了头,却是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小伙子。连景灏蹲下身:“江婆婆,我是景灏啊,连景灏。”江婆婆的眼睛有些湿润:“景灏,你是景灏!没想到你都这么大了,如果你娘看到,该多好!”

  连景灏安慰道:“江婆婆,神墓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江婆婆叹了一口气,幽幽地说:“两个月前,不知为何,村子里的青壮年都病倒了,一开始只有几个人,后来病倒的人越来越多,怎么治也治不好。那些幸免于难的青年都赶紧跑了,我们这些人是半只脚踏进棺材了,留着还能照顾一下他们。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用我老婆子的命换我儿子的命。景灏,你回来干什么呢,快走吧,离这儿远远地!”

  连景灏看着江婆婆的儿子铁柱,他面色发黑,身体已经虚弱的说不出话了。连景灏说:“江婆婆,我这次回来是就是为了解决神墓村的怪病,您放心吧!”

  江婆婆却不见一点喜色:“景灏,还是算了吧,就连女菩萨都没有办法,你还能有什么办法救村民们?”

  “女菩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雪染霜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尽天下之雪染霜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