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无关爱情
郁菲2020-05-20 11:251,731

  Rally难以置信地看着以保护之姿护着叶初夏的男人,他脸上神情冷峻,神鬼莫近。Rally不由得打了个寒噤,所有的怨怼都像是被冰封住了,容君烈以行动向她宣示,除了他可以欺负叶初夏,其他任何人都不能欺负她。

  容君烈挑眉盯着Rally,对紧跟在后进来的助理李方涵冷声道:“告诉人事部,立即给这位……嗯,Rally结算工资,十分钟后,我不想再在这栋大厦看到她。”

  叶初夏确实被Rally的一番话给击中软肋,脸色已经十分不好,容君烈微微探下身来与她平视,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音量道:“跟我回办公室。”

  说着一手环上她的腰,将她强行带进专用电梯里,电梯金属门合上那一刹那,容君烈就像被烫了似的,搁在她腰间的手缩了回去,“你昨晚去哪里了?”

  叶初夏因他的动作很受伤,又听他冷冰冰的质问,她似笑非笑地盯着他,抱臂靠着扶手,轻描淡写道:“你还关心我去哪里?”

  “当然,你一天还是我容君烈名义上的妻子,我就还有权力过问。”他说得理所当然,语气却冷得没有一丝温度,仿佛他问这话只是基于责任与义务,与爱情无关。

  叶初夏脸上的笑意渐渐隐去,她目光移到不停跳动着红色数字的电子屏幕上,半真半假的说:“我跟男人去开房了,你在乎吗?”

  事实上她昨晚确实住在酒店,房间里也确实有一个男人,她想借此激起他的嫉妒心,可是显然,她失败了。

  容君烈微微一笑,就好像雨后初霁,刹那魅惑人心,“是吗,那你什么时候在离婚协议上签字?”

  叶初夏脸上的得意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气愤地瞪着容君烈,真想使出九阴白骨爪抓花他的俊脸,“你不用这么心急,你耗了我三年时间,我没理由那么轻易的放过你。”叶初夏抬高下巴,倨傲得盯着容君烈,“三年时间,容君烈,我不信你心里一点也没有我。”

  “小九,你这又是何苦?”每当他以这样温存的声音叫着她的名字时,会让她的心特别悸动。可是现在,她只觉得是彻骨的寒,一直凉进了心底。

  刚才面对Rally的辱骂,他像一个守护神一样替她解围,为什么转过头来,他就能这么残忍?她迷茫了,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那晚他们之间的缠绵是那样的真,他动情地叫着她的名字,“小九,小九,小九……”一遍又一遍,她不信那晚是他在逢场作戏。

  想到这里,叶初夏暗暗握紧拳头,漂亮的凤眼闪过一片幽暗的火光,炙热灼人。容君烈看着她,一阵心悸,在他还没有做出任何防备措施时,叶初夏已经扑向他,红唇结结实实地吻上他凉薄的唇……

  叶初夏张牙舞爪地扑过去,唇瓣撞在他因惊讶微张的牙齿上,痛得她眼泪都流出来了。但是她顾不得,她只想用自己的方式去证明,他的心里是有她的。

  两人吻得难分难解,叶初夏这一生第一次被男人吻是在那晚,而主动吻男人也是生平第一次,她的生疏与青涩可想而知。但是却取悦了他。

  叶初夏浑身酸麻地靠在容君烈怀里,已经忘记了自己扑上来是想证明什么,只想在他怀里融化。而就在她沉浸在这美妙的深吻中时,容君烈突然抽身离去,神情冷然地盯着她。

  “呃?”叶初夏迷茫地望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停下来。

  “小丫头,想诱惑男人,你还生涩得很。”容君烈毫不留情的取笑,“尚且不说你能不能诱惑成功,就说你这行为就愚蠢到家,男人嘛,对送上门来的通常不会拒绝,你以为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叶初夏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阵白,一时五颜六色好看极了,她瞪着容君烈,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过分?“容君烈,你似乎忘记了你是我老公,我对你做的一切事情都是合法的。”

  “也包括婚内强暴?”容君烈冷冷反问,立即让叶初夏无地自容。

  她气得咬牙,吸气再吸气,还是止不住满腔的羞愤。她踩着高得吓死人的高跟鞋一脚踢上他的小腿肚子,容君烈痛得弯下腰去。恰在这时,电梯门“叮”一声开启,叶初夏昂首阔步走了出去。

  在她身后,容君烈一手捂着小腿,抬头若有所思地盯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良久,一丝苦笑漫上心头。

  会议室内,圆形会议桌首位,容君烈手里拿着笔有一下没一下的转着,耳边充斥的是项目经理对上一周工作的总结与这一周工作的汇报,但是他整个人却还停留在电梯里叶初夏忿忿扑上他的那一幕。

  小丫头开始反击了,只可惜攻击力太薄弱,对他还造不成什么威胁。他现在要头痛的,该是另一桩大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总裁的隐婚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亿万总裁的隐婚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