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饕餮之宴-3
第六2017-08-02 09:462,906

  “哥,你真的要去?”晗烟不放心。

  “不去怎么知道怎么回事?”貘非烟轻道,帮妹妹盖好被子。“好好睡。”

  “哥……”

  “放心吧,我今天拉他手的时候测了一下,他没有法力,而且确实体虚好久了。”貘非烟拍拍妹妹的脸蛋,就要出门。

  “哥!自己小心。”晗烟再次为自己的无用自责。

  貘非烟怎么也没想到事情原来竟是这样的。

  当元浩在他的注视下忐忑不安地睡下后,貘非烟就发现了不同之处。以元浩那种紧张的精神状态,是根本不可能倒下就睡的,但他却是躺下后便睡着了。

  别人或许看不到,但他貘非烟是谁?是梦貘!那种特异的催眠物质,在他看来,熟悉得一如自己的毛发。那不是正常的睡眠,那是强制性入睡,并刺激入睡者入梦。

  难道是同类?貘非烟猜想着。

  当元浩开始做恶梦的时候,已经许多时日未进食的貘非烟差点管不住自己。他多想扑过去饱食个够,他多想狠狠撕下他的梦境带回去给晗烟补身……但他不能。

  貘非烟左手死死掐住右手,小心地呼吸,努力克制着自己。他已经收钱了,收了费用他便要解决了元浩的烦恼。他现在已经是人了,便要以一个人的标准来做人。人无信而不立,他不能!

  而后,在漫长的等待后,他终于看到了。

  貘非烟激动得差点跳起来!那是什么?那是他梦貘一族天然的补品!晗烟这回有救了!

  就在貘非烟激动的时候,却发现那并没有发现他的小东西,一拱一拱地又缩了回去,这就让貘非烟有点奇怪了。

  貘非烟看到的不是他物,正是与梦貘同属梦族的“噬梦虫”。虽说叫“噬梦虫”,但其实此虫吃的并不是梦,而是人的恐惧。与梦貘不同,梦貘可使人发梦,但美梦恶梦全看个人心念如何,而噬梦虫引人发梦却是只发恶梦。因为人只有在做恶梦时才会产生恐惧心,而噬梦虫吃的便是人梦中的恐惧。唯一相同的是,无论是梦貘引梦,还是噬梦虫发梦,做梦的人醒来都不会记得自己做过什么梦。原因很简单,因为梦已被食,何来记忆?

  但今日这虫子很奇怪,他并不停止元浩的梦境,也没有吸食梦境,仅仅挖了一块“恐惧之心”便隐去了,过不多时,又再次出现,重复上一次的动作,然后又隐去了。

  它在搞什么鬼?貘非烟奇怪。

  此虫警惕性极高,平日深藏在人脑中,即使是它的天敌——梦貘,也很难发现。之前两日元浩没有做梦,大概就是它闻到了店里梦貘一族专有的“宁神香”,所以没敢出来。今日如果不是元浩有喷香水的习惯,导致屋子里香味太盛掩盖了貘非烟身上染上的宁神香气,只怕这东西还是不会出来的。

  要说最安全的捕法,便是当噬梦虫出来进食时一举捕获。但此虫确实古怪,到底要不要进元浩身体里去看看呢?貘非烟犹豫。

  如果进去,极是凶险。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施法入人体已是极为勉强,更不要说施术催眠。此虫一旦受惊,收回催眠之物便会迫使元浩醒来,到时只怕自己也会被囚于元浩体内出不来了。等元浩醒来看不到他会心存怀疑不说,就是白日里一走动,如若不巧碰到个道士之流,自己怕是顷刻间便被收了去。

  可是不进去,事情便查不清楚,也解决不了……

  就在貘非烟犹豫的时候,噬梦虫再一次出来,并开始进食。

  耶?如此好运?刚还在捉摸此虫捕法的非烟当然不会错过这大好的时机,白玉般修长的指手一伸一捞,那扭动进食的虫子便已手到擒来。

  只是让貘非烟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当虫子出体后,元浩当即大叫着醒来,浑身冷汗淋漓不说,还一直嚷着心口疼。

  看着元浩疼得满床打滚,貘非烟暗道声“糟”!

  他怎么就没想到,此虫如此进出,一定是元浩体内还有他物。而此时貘非烟身虚体弱,根本做不得催眠法。

  不及细想,貘非烟一把抱起元浩,从窗口跳出,向自家店面飞扑而去。“忍着点,一会儿就到。”

  元浩早已疼得精神恍惚,只觉得墨非烟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气似乎可以缓和痛楚,便大口大口地喘气,哪里还有睁眼他顾的力气?

  “哥!”正担心得无法入睡的晗烟,怎么也没料到貘非烟会从自己的窗口跳进来。

  “这个给你。”貘非烟没有他话,将手里攥着的噬梦虫塞给妹妹后,抱着元浩一步没停地向楼下的诊室去了。

  “哥!”晗烟刚想起身跟上,貘非烟的话便从屋外传来:“你把那东西收了才准跟来!”

  “呀!”晗烟低头一看,一条精力充沛的噬梦母虫正在自己手中不安地扭动着肥硕的身子。这东西对于同属梦族的梦貘来说无疑是大补之物,一条抵得一甲子修行,不要说补自己气虚,有这一条成虫,自己这化形的一关也算过了,再也不愁饿个肚子就会变回原形。晗烟不再他想,赶紧进食进补运功修行。

  元浩进入店里后,周身被宁神香的香气笼罩,便再没有那么难受。宁神香,淡可安神,浓可催眠。即使法力已甚微,貘非烟还是不愁人不入睡的。看着元浩渐渐沉睡过去,貘非烟宁神静气,缓缓催动起了入体之法……

  “哥!”当梦晗烟把噬梦虫完全吸收后赶来,就看到貘非烟一脸汗水的跪倒在地。

  “好险!”貘非烟轻笑。刚刚他一路飞纵回来已经耗了不少法力,此后又强行趋法进入元浩体内,掏出了蜗居在元浩心脏处,因失了母亲而发狂正在啃噬元浩心智的噬梦虫幼仔,差点就法力耗尽出不来了。“晗烟,有了这个,小启他们就……”貘非烟笑着举高手中的一窝幼虫给晗烟看,却没想到话没说完就再也撑不住地昏了过去。

  此次看病,元浩花尽了一个月的工资,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冤枉。能与那么美的人共处一室长达三天,怎么也值了,只是不知道为何,最后送客时那美人的脸色那么难看。难道是自己不经意间得罪了她而不自知?而且那墨店长后来也突然不知了去向,他问晗烟时,只得了她的一句“慢走,不送”。他分明是被赶出来的啊!

  下了班,元浩买了一束百合,再次来到了这座写字楼,原是想向孟晗烟赔罪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惹了大小姐不高兴。但不成想,却怎么也找不到上次的那扇象牙白的雕花大门。

  “这,这是怎么回事?”在三十二层已经转了第三圈的元浩,不得不把墨非烟在他第一次来店时给他的名片拿出来看,生怕自己找错了地址——天知道这地方他来了那么多趟,又怎么会找错?

  非真亦非幻,似梦似蓦然。

  客待有缘人,美梦贩售栈。

  对着名片,元浩发呆了好久。那上面原来明明是店面地址的地方,改成了四句诗。良久之后,元浩低低地笑了出来。“客待有缘人啊?”看来,他的缘,已经尽了。

  “哥!”晗烟殷勤地给非烟端茶倒水,“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怎么不气,我好不容易弄到的东西,本是想留给小启他们的,让你全喂了我了,下次不知又要等到什么时候。”貘非烟低垂着眼帘,轻吹着手里的茶,没有高低起伏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谁让你当时晕倒,才吓得我一口气把一窝幼虫全给你喂了。”晗烟撅嘴。想起来就后怕,哥却还怪她!

  “唉!罢了,以后总有机会的。”想起来就丢人,自己居然饿到昏倒。而晗烟更扯,明明以自己法力支撑的结界还在,她却以为他要死了!貘非烟抬头,轻抚梦晗烟的长发。毕竟是不忍心太苛责自己的亲妹的。

  “哥,我去开门营业了!”得到了哥哥的原谅,晗烟终于笑颜逐开。她,也该尽一些身为长女的责任了,不能事事仰赖哥哥。

  “好!记得要说欢迎光临哦!”

  梦,你今天做了没有?可还记得内容?

  欢迎光临,美梦贩售栈!

继续阅读:2梦蝶蝶梦-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美梦贩售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