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纵横非我意 闲闲是人生(1)
荆洚晓2017-08-03 13:052,246

  百亩桃园,桃花似火,烧得与天边红霞分不出边际。

  远处酒帘高挑,随风招摇。

  张大牛倚坐在桃树下,眺望着远方,发出一声仿似饱经风霜的叹息,举起手中的酒葫芦凑到嘴边,却只剩下最后一滴。

  两个新收的徒弟拱手站在张大牛身侧。一个六七岁的看起来恭恭敬敬,眼观鼻鼻观心,端得是一丝不苟,另一个只得三四岁,却像是身上装了机关消息,一刻不停地扭来扭去,一时从怀中取出水袋喝水,一时趁师父不备,向年长的做了个鬼脸。

  “徒儿们哪……”张大牛晃了晃酒葫芦,扬声叫道。

  “是,师父。”年长的弟子连忙应道。

  两个徒儿站得久了,年长的还可支撑,年幼的心早不知飞到哪里去了。此时听到师父召唤,年幼的竟然迟了一迟才回应:“师父叫徒儿何事?”

  张大牛笑道:“其实啊,为师我还没决定是否真个要收你们为徒……”

  年长的弟子还未说话,年幼的先急了:“师父,你怎能说话不算话,那不是跟狗儿一般?”

  “咳……咳……”张大牛被这弟子的话气得险些咳岔了气,“为师哪里有说话不算?只是要入我门下,须得经受考验才行。”

  两弟子均是面露喜色。

  须知任何门派收入门弟子,都需经过千挑万选,岂有随意轻许之理。张大牛此前只说收下二人,却未经任何磨炼,便是二弟子心中也惴惴不安。

  “但凭师父吩咐。”年长的弟子拱手道。

  张大牛满意地看了看这个弟子,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点了点头。

  年长的弟子姓高名原,虽是只有七岁,却比十七岁的人还要成熟,一举一动皆是循规蹈矩,但却并不迂腐,知情达理尊师重道,让张大牛甚是满意。

  “师父快说吧,要我们作甚?”年幼的弟子在旁催促。

  张大牛看了看他,微微叹了口气,却又忍不住浮现一丝笑意。

  年幼的弟子姓古,没有大名,只有个小名换做阿福。虽然年仅四岁,却是机灵过人,凡事一点就通,一说就明,只是没有长性,顽皮得让人头疼。

  看着二人,张大牛仿佛看到了童年时的自己。

  在他心目中,自己童年时当然是高原那般听话乖巧的好儿童,但若是让他那老道师父来说,定然要说他神似跳脱不羁的古阿福了。

  “师父,师父,你莫不是睡过去了?”见师父发呆不说话,阿福把手在张大牛面前晃着。

  张大牛拨开阿福的手,将酒葫芦塞了给他,指着远处那一角随风飘荡的酒帘说道:“你们二人去给为师打一葫芦酒来?”

  阿福喜道:“这便是师父给我们的考验?”

  张大牛点点头:“孺子可教也。”

  阿福一手接了葫芦,一手摊开在师父面前。

  张大牛拍了阿福的手一记:“作甚?”

  “给钱啊,师父。”阿福理直气壮地说道。

  张大牛笑道:“用钱去沽酒,人人都会,算得上什么考验?没有钱也能沽到酒,方才显得你们的本事。”

  阿福为难地看着高原。他虽是机灵过人,但毕竟年纪幼小,哪里能想得出什么法子来。

  高原却是毫不犹豫,从阿福手中取过葫芦,拉着阿福,转身便往酒帘方向走去。

  师父有其事,弟子服其劳。师父的吩咐,在高原看来就是必须要做到的,毫无商榷的余地。至于该如何做好,那便是弟子的事。

  “师兄啊,师父这般吝啬,一毛不拔,莫非是让咱们去偷不成?”阿福牵着师兄的手,不住地唠叨。

  许是被师弟说得烦了,高原停了脚步,低头说道:“师父此举必有深意,我等不需揣测,只需照师父吩咐去做便是。”

  说罢,高原又牵着阿福继续向前走去。

  阿福一边走,一边看着前方酒帘,眼珠子骨碌碌地转,显是在动着什么心眼。

  酒帘之下,茅顶泥墙小酒店,后篱走鸡七八只,不过三两张老旧木桌,老板一人而已。

  后厨用张洗得看不出原色的破布帘遮了,传出阵阵扑鼻香气,不知是在炖着什么。

  此时店中没有客人,老板正无聊地用抹布一遍又一遍地擦拭着已经光洁如镜的柜台。

  见两个孩子手牵着手走来,老板原本就阴霾满布的脸色更加阴霾,挥动抹布如同轰赶苍蝇般叫道:“去去去,一边玩耍去,莫要碍着本店生意。”

  阿福探头探脑看了一番,好奇地问:“生意何在?”

  老板面色阴霾之余又挂了一层寒霜。

  高原连忙拉了阿福一下,又向老板施了一礼,双手捧起酒葫芦说道:“大叔请勿见怪,我师兄弟二人,奉师父之命,前来沽酒。”

  听到“沽酒”二字,老板脸色才稍稍放晴,伸手接过葫芦问道:“要沽几文钱的酒啊?”

  高原又是施了一礼:“在下分文无有。”

  老板将葫芦在柜台上重重一顿:“你们两个是来耍俺的么?速去速去!”

  高原还是拱手为礼:“还请大叔见谅,赊一葫芦酒给我二人,方好回复师命。”

  老板不怒反笑。

  这小子莫非听不懂人话么?七八岁年纪了,岂有不懂买酒要给钱的道理?只是对方还是个孩童,又实在是谦恭有礼,便是满腹怨气的老板,也发作不得,只得耐心与他讲道理。

  听师兄高原与老板搬扯了半天,也毫无进展,阿福突然捂着肚子大叫一声:“唉哟!”

  高原忙紧张地看着阿福:“阿福,你怎么了?”

  阿福弯着腰说道:“许是今早吃的野果不干净,现在有些肚疼,你们先说着,我去方便一会便来。”

  说着,不等师兄答话,阿福便拎着裤子飞也似地往桃林里钻了进去。

  看着阿福身影消失在林中,高原微微摇摇头,又转向老板说道:“老板,刚才我们说到哪里来着?哦,子曰……”

  高原年方七岁,刚刚启蒙,按理说应当只读过《百家姓》、《千字文》之类的粗浅读物,偏生他却时不时掉几句子曰诗云的书包,仿若成人模样,看起来甚是有趣。

  店老板也是无聊,拍了一天的苍蝇,正好有个可爱的小童来陪他说话,便也陪他瞎聊,权当解闷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陵悲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陵悲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