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栽赃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82,700

  胡荣来到后院,看到花樱从女儿房间里出来出来,问她说:“花樱,小姐呢?”

  “老爷,小姐在房间里,她说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胡荣点点头,花樱便先下去了。

  房间内胡菀柔正瞧着去年临别前,“楚俊”留给她的那幅画发呆,突然听到敲门声,忙将画卷收了起来,开门看到是父亲,她并没有掩饰脸上的不开心,闷闷的叫了一声:“爹。”便转身回了房间内。

  见她闹小孩子脾气,胡荣笑一笑走进房间问她:“怎么了,不高兴啊?”

  胡菀柔只希望刚才父亲的话是为了敷衍花婆的,便含了一丝希望问:“爹,刚才您跟花婆说的话,是开玩笑的吧?”

  哪知,胡荣却很认真的回答:“爹怎么会拿你的婚姻大事开玩笑。”

  听父亲这样回答,胡菀柔立刻就急了:“可…可是我怎么能嫁给表哥呢?”

  “怎么就不能嫁给你表哥了?从小到大,绍然一直都是最关心爱护你的,你嫁给绍然,爹爹也放心!”

  知道父亲是为了自己好,可在这件事上,胡菀柔心底却有着莫名的抵触:“表哥他就跟我亲哥哥一样,女儿不要!”

  见她这样固执,胡荣也有些生气了:“不嫁给你表哥,难道要嫁给张士举那个花花公子么?”

  眼见惹得父亲不高兴了,胡菀柔想了想,眨了眨眼睛,过去亲昵的挽住父亲的手臂,撒娇的恳求:“爹,女儿还小,女儿还不想嫁出去,女儿还想多陪陪爹爹呢。”

  “你表哥自小在咱们胡府长大,就算是你们成了亲,也是住在爹爹身边的。”

  知道她这是有意讨好,可是在婚事上,胡荣觉得是有必要跟她说的清楚一些,也好彻底断了她心底的那份念想。

  “爹啊!”

  “这件事,爹决定了!爹会让你亓叔去准备的,你就好好的呆在家里。”

  胡荣说完,转身便走了出去。

  “爹!”

  看着父亲这次说的这么坚决,胡菀柔急的跺脚:“哼!”

  到了中午,胡菀柔赌气不肯一起用膳,大哥胡安去叫她,她也还是不愿意出来,胡荣知道她的心思,便让花樱把饭菜送去她的房间,不想绍然因为菀柔的情绪而多心,便对他说她是害羞,暂时不要去招惹她,免得两人再闹别扭。

  这个时候,明绍然自然一切都听舅舅的,知道舅舅对自己寄予厚望,便更加努力的跟着亓叔学着管理茶庄的生意。

  过了大约一个月,天气渐渐转暖,花婆来提亲的事情渐渐被淡忘了,府中也没人再说胡菀柔的婚事,胡荣却是悄悄的让亓叔在外面给这两个孩子物色庭院,想着再过些时日,便把他们的婚事给定下来。

  孩子大了,有些事总是要考虑的,早作打算也能免去很多麻烦。

  这天,明绍然正跟着亓叔在六艺茶庄看着伙计搬运新到的一批茶叶,突然看到魏捕头带着一队人马包围了六艺茶庄。

  那些人一到茶庄便直接把在茶楼喝茶听曲儿的客人都赶走了,亓叔见魏捕头这次又是来势汹汹,上前有礼的拱手问:“魏捕头,您这是…”

  魏捕头有些深意的挑眉笑了一下,接着便沉了脸: “有人密告你们六艺茶庄走私私盐,知府大人命我等前来查验!”

  亓叔一听就愣了,走私私盐?这怎么可能!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胡家对底下的生意一向严格,就是不想惹上官府,谁敢去走私私盐?!

  “魏捕头,这茶庄在济宁府开了十几年,一直都是安守本分,中间肯定是有些误会的。”

  亓叔一边说着,一边从身上掏出几两银子,暗暗往魏捕头手中塞,然而,这一次,魏捕头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心照不宣的接过去,只沉着脸扫开亓叔的手,冷淡的说:“有没有误会查过就知道了。”

  他说完,便向着身后的士兵下令:“搜!”

  一声令下,那些士兵立刻楼上楼下,翻箱倒柜的查看,魏捕头却随意的在大堂中一个桌子前坐下,亓叔只得示意伙计给他泡了一壶上好的龙井,和两碟点心蜜饯。

  魏捕头也不客气,自顾自的斟茶喝,他手下那些衙役下手却都没什么顾忌。

  亓叔看着这些官役故意弄坏茶馆的桌椅差距,到处翻箱倒柜,新上的茶叶被弄破撒了一地,明显像是找茬的,又看到魏捕头脸上闲散的神态和表情,联想起前几天花婆上门为小姐提亲的事情,他心中慢慢有些怀疑,这种惯用的手法,用的最得心应手的可是锦衣卫!

  若真是因为这件事,今日,怕是无事也要生出事来。

  此时,跟在亓叔身边的明绍然看不下去了,他上前不悦的看着魏捕头说:“要搜就搜,你们别欺人太甚!”

  魏捕头见明绍然开口,撇嘴冷冷笑了一下,态度蛮横的瞪着他:“瞧明公子这话说的,我们是奉命行事,怎么欺你了?!”

  “你!”

  “明公子!”

  亓叔见状忙上前把明绍然拉倒自己身后,又恭谨的斟满茶水,端起来递到魏捕头手中说:“魏捕头别生气,公子年轻不懂事,您别跟他计较。”

  魏捕头见状这才微微气消了一些,重新坐下。

  “亓叔!”

  明绍然到底年轻,看不惯这些官役的做派,亓叔却老成周到很多,把他拉到一边,低声安抚他:“明公子,从来民不与官斗,忍一忍吧!”

  这边亓叔话音刚落,便看到一个衙役一脸兴奋的从后堂跑进来,对魏捕头回禀:“捕头,找到了。”

  魏捕头一听,立刻放下手中的茶盏向着后堂走去,明绍然与亓叔也都忙跟过去,到了后堂便看到在今天刚刚运到,还没来得及搬去仓库的四个大麻袋茶叶中,都有一个小袋子,里面竟然真的装着私盐,看样子每袋都有五、六斤重的样子。

  明绍然、亓叔一看到那些小袋私盐都愣了:“这…”

  魏捕头却很是得意的样子,去到明绍然面前质问:“明公子,怎么解释啊?”

  明绍然虽然吃惊,却坚定的否认:“这不可能!六艺茶庄从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呵!”

  魏捕头冷笑一声:“事实摆在面前,还不承认!看来,本捕头是要去胡府走一趟了!”

  “不必了!”

  听他这样说,亓叔走到他面前,神色平静的说:“这六艺茶庄大小事宜,都是由亓某说了算,对于茶庄的事情,我家老爷一概不知情,我跟你们回去!”

  “亓叔…”

  亓叔的态度不仅让明绍然吃惊,连魏捕头也不能不佩服,要知道这走私私盐可是死罪!他竟然想要全部自己担下来。

  佩服归佩服,对于魏捕头来说,最重要的是他回去可以交差了:“好啊,只要有人肯站出来承担责任就好了!”

  “带走!”

  有两个衙役上来押着亓叔便要往外走。

  “亓叔!”

  亓叔见明绍然担心,安抚他说:“明公子你别担心,这件事我相信一定能够查清楚的!”

  六艺茶庄斜对过,五福茶楼二楼靠近临街的一个房间内,张士举听卖艺的小姑娘唱着吴侬软语,惬意的喝着一壶大红袍,从窗户中看着楼下的一切,得意的微笑。

  楼下的明绍然眼睁睁看着魏捕头把亓叔带走,六艺茶庄也被贴了封条,只能想着赶紧回胡府去通知消息,转身恰巧看到在楼上微笑的张士举。

  见他看到自己,张士举竟然也没有避讳,事情紧迫,明绍然也没细想,便急匆匆往回赶。

继续阅读:第04章 威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