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入宫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83,925

  “你要嫁给别人了么?”

  微山别馆的合欢树下,那个少年有些怨念的问,目光还是那般幽深。

  胡菀柔很想跟他解释,自己没想嫁给表哥,更不会嫁给张士举,可是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话来,少年见她不说话,很不高兴,转身便要离开。

  很想追上他对他解释,却怎么也迈不开步,就直愣愣的呆在原地,看着他越走越远,渐渐消失了影迹。

  “等等,别走!”

  终于喊出了声,胡菀柔惊得坐起身,这才发现是个梦,却那般真实,真实到让她有种无法言喻的痛彻心扉的疼。

  以为早就没有瓜葛了,为什么这个时候梦到他?一别经年,他可是连一丝一毫的消息也没有留下,不知道他后来去了哪儿?不知道他现在过得是不是很好?

  每每想起去年的春天,都觉得是自己一场梦幻,甚至于怀疑那个人是否真的出现过?

  轻轻地揉了一下额头,想把这些烦心的思绪都赶走。

  “当、当、当。”

  传来花樱熟悉的敲门声,胡菀柔转头见天已经大亮了,心中的不安又涌了上来:张士举威胁只给她一天的时间考虑,不知道爹爹今天能不能回来?

  一边想着一边去给花樱开了门。

  “小姐,老爷回来了。”

  “真的?”

  “嗯,一早赶回来的,正在前厅和大公子说话呢。”

  “快洗漱,我要去看爹爹。”

  她有点想爹爹了,想知道爹爹这一次去济南府,有没有把表哥和亓叔的事情顺利解决?更想与父亲商议张士举威胁她的事情要怎么办?

  前厅内,胡安一见到父亲,便着急的跟他说起昨天张士举来胡府所说的朝廷甄选少女的事情。

  “我听你马叔叔说过了。”

  “爹去了按察使司?”

  山东提醒按察使司按察使马昊与胡荣交情匪浅,胡荣昨天去济南府便是去找他的,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马昊也觉得这件事事出蹊跷,答应帮胡荣处理这件事。

  后来马昊无意间问起胡家几个孩子,当知道胡菀柔年方十四的时候,想起布政使司那边刚刚接到的圣旨,要从济宁府甄选选十四五岁的少女入宫,而这这次只从济宁府选人,便对胡荣说了起来,胡荣闻言立刻警觉,来不及在济南府逗留,连夜又赶回了济宁。

  “就算是被诬陷,事涉私盐也必然引起不小震动,私盐的事情不能留下任何隐患,有你马叔叔出面,相信能查清楚。”

  胡荣说着叹口气:“现在最棘手的是朝廷选秀的事,你妹妹绝不能入宫!”

  他虽然这样说着,心中却不免担忧,朝廷这次选秀,偏偏只指定从济宁府要人,也只给了十天时间,想找人通融都难!

  难道是…这“楚俊”真的对菀柔动了心思,想要用这样的方法让她入宫?若真是这样,他也太“恩将仇报”了,明明在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已经跟他说的很清楚了!聪明如他又是宫里长大,很清楚自己的意思才对!

  胡荣不愿女儿进宫,其实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他胡家的人与这深宫有着太深的纠葛,他太知道这其中的厉害!

  即便抛除这些原因,作为父亲,他也不希望自己爱女的一生,就这样被埋没在宫中。

  胡安听父亲这样说,又想起昨天张士举的嚣张,担心的问父亲:“可是昨天张士举他又来威胁,孩儿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表弟现在还被关着,怎么办呢?”

  亓叔是因为私盐被抓,可绍然却是因为与张士举结下了“梁子”,张士举这样的纨绔子弟最小人,不会轻易放了绍然,更不会对自己的女儿轻易的善罢甘休,而自己时绝对绝对不能让绍然有什么意外的,哪怕赔上胡府上下,也不能让绍然有任何意外!

  这样想着,胡荣有些悲哀的叹口气:“实在不行…就说服菀柔…嫁给张士举吧。”

  想不到一向对自己的妹妹最宠爱无度的父亲竟然这样说,胡安诧异到不可相信:“爹!您说什么呢?!张士举出了名的风流浪子,菀柔怎么可以嫁给他?!”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胡荣无奈之余也很内疚,若非身家背后的那份惊天秘密,他怎么会要用自己女儿一生的幸福做代价!

  胡安眼见父亲也是无奈而一脸愁容,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这般发愁,想着是不是事情背后有什么让父亲讳莫如深的因素,他试探着问父亲:“您刚才不是说马叔叔会解决这些事?”

  “朝廷甄选少女入宫的事情,这一次很蹊跷,你马叔叔也说不上话。”

  联想着去年的事情,胡荣心中觉得十有八九是“楚俊”这位身份非凡的皇太孙对菀柔动了执念,所以这才刻意的从济宁府选秀女入宫,若真是这样,阻止菀柔入宫的唯一办法,只有让她成婚。

  即便是嫁给一个她不爱的人,总好过入宫,去将十几年前的恩怨重新扯出来的要好,深深叹口气,他无奈的说:“嫁给张士举,至少我这个做父亲的还能见着她、护着她,万一她入了宫…”

  “我要进宫!”

  胡荣话还没说完,胡菀柔走了进来,娇小苍白的脸上隐隐有着一股委屈和执念。

  “菀柔…”

  看到她进来,胡荣、胡安心知刚才的话是被她都听了去了。

  “爹,女儿死也不会嫁给张士举,也不愿意跟表哥成亲,女儿…”

  胡菀柔说着委屈的眼泪便涌了上来:“我不想看着因为女儿,让亓叔和表哥在牢里呆着,更不愿意看您操心…”

  “可是,女儿不要嫁给张士举!女儿不要!呜呜呜…”

  说到最后她再也忍不住,当着父亲和哥哥的面便哭了起来,原本还想着爹爹回来能给她想想办法,却想不到刚刚来到前厅,听到父亲要把她嫁给张士举!

  胡瑄也跟在胡菀柔后面走进来,很是不解而有些生气:“爹,张士举他整日里是什么德行?您怎么会这么想呢?”

  正说着,听到门口传来重重的敲门声,家丁去开门,便看到张士举满面春风的走了进来,身后竟然还跟着府衙的文书,很明显,他这一次有备而来,目的自然是要逼着胡菀柔在嫁给他和入宫之间做出选择。

  见胡家人都在,他上前向胡荣打招呼:“胡伯伯今天也在家啊?”

  胡荣只淡淡的看着他,没有作声,胡安、胡瑄到底没有父亲的心怀,都不满的斜睨了他一眼。

  转眼看到胡菀柔站在一边低着头,脸上还有泪痕未干,他很是怜悯的样子问:“胡妹妹怎么哭了?是不想进宫吧?别担心,只要你能答应了这门亲事,怎么会让你入宫呢?”

  他说着想要上前,给胡菀柔擦拭泪痕,却被胡安先一步拦在了他面前。

  有大哥挡在自己身前,胡菀柔不是那么惧怕张士举,抬头看着他说:“我决定了,我要入宫!”

  “什么?”

  张士举显然很意外:“我没听错吧?你要入宫?”

  胡家父子听了她的话,也都一脸的无奈和纠结,更有对张士举咄咄相逼的愤慨。

  胡菀柔深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说:“是!我不会嫁给你的,我要入宫!”

  “呵!呵呵…不识抬举!”

  显然被她的决定和态度给激怒了,张士举冷笑着,不甘心的转向胡荣:“胡员外,您可是就这一个女儿,您真的愿意让她入宫?”

  看着女儿脸上的坚决和委屈,胡荣心中波潮起伏,若是一般人家,入宫也就入宫吧,不要有什么想法,只安安稳稳的在宫里呆上五年,再出宫找个稳妥的人嫁了,可是他们家不一样啊!偏偏节外生枝出这番多事!难道当真是天意如此?

  难道绍然与菀柔他只能保全一个人?现在的当务之急,他是必须要保下绍然的,菀柔,自己最疼爱的小女儿,今后的一切全要看她的造化了。

  罢了,若是天意,怕是谁都难以改变,就让她自己选择一次吧。

  叹口气,他对张士举说:“我女儿的选择,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是会答应支持的!”

  想不到父亲此时竟然转变了态度,胡家兄妹都很意外,胡菀柔之前还担心父亲不同意,一听父亲的话,她脸上虽然依旧有着丝丝缕缕的愁绪,却掩饰不住的感激和欣喜。

  “好啊,备册!”

  张士举眼见事情完全没有按照自己的预料那样发展,气急败坏之余,直接命自己的随从将胡菀柔的名字备档到名册上。

  他身后的文书立刻上前,在桌上铺开名册,拿出准备好的文房四宝,准备写。

  “慢着!”

  胡荣见状还是忍不住出声制止了。

  以为他改了主意,都不由自己的看过去,胡荣却自顾自的走到桌前,拿过文书文书手中的笔说:“我女儿的谱牒我来写。”

  他说着便自顾自的在名册上写下了胡菀柔的名字,一并出生年月、籍贯家属:胡善祥,洪武三十五年四月初十生于济宁府,年方十四,父胡安,兄胡安、胡瑄。

  胡荣写完后,张士举气恼的拿起名册,看到上面写得名字“胡善祥”,他奇怪的问:“胡善祥?”

  胡荣冷冷的撂下笔:“菀柔只是家人对她的称呼,她的名字叫胡善祥!”

  胡家兄妹也很奇怪父亲为何临时起意,竟然为菀柔改了名字,不过都知道父亲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胡荣心中却是含了一丝渺茫的希冀:“希望这么做,能够阻止菀柔入宫后,立刻便被他注意到吧,这样自己便有些时间。”

  名字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那个人,张士举见事情已定,有些颓败的离开了胡府。胡菀柔决意入宫,胡家人自然心中也都不舒服,好在到了晌午,明绍然和亓叔便被放了回来,魏捕头亲自将两人送回了胡府。

  虽然有胡荣的多方周旋,在牢中两人肯定会受委屈,亓叔虽然年纪大,却还好些,明绍然年轻心思重,加上张士举有意为难,憔悴了不少。

  想是得了张鼎的叮嘱,魏捕头这次很是和气,对胡荣毕恭毕敬的说:“胡员外,六艺茶庄的事情现已查明是一场误会,之前多有得罪,请见谅。”

  “魏捕头也是依法办案,无妨。”

  胡荣话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毕竟自己的女儿被迫入宫,他脸上好看不到哪儿去。

  对于这件事中的猫腻儿,魏捕头做了这么多年巡捕,自然清楚,只不过都没想到,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胡荣,竟然能够得到省府提刑按察使马昊的照护,他陪着笑:“明公子的事情,知府大人让在下略表歉意,之前是张公子太过任性,希望胡员外大人大量,不要计较。”

  胡荣冷笑了一下:“年轻人,做事莽撞冲动,可以理解。不过,知府大人最好还是收一收张公子的性子,免得再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就不好了!”

  魏捕头只点头答应着:“胡员外说的是,在下一定转告知府大人。告辞。”

继续阅读:第07章 截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