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改封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72,960

  眼看父皇接二连三的做出命令,朱高煦有些懵圈,刚刚给了自己护卫,便接着给皇太孙选拔童子军,还这样大张旗鼓!他觉得自己在父皇心中的位置,真的是大不如从前了,还是皇太孙更受父皇喜爱。

  没过多久,黄俨便探听到一些消息,把金忠临终前给皇上的建议,偷偷告诉了朱高煦,得知事情起因后,朱高煦的鼻子真的是被气歪了!

  你个死金忠,临死了还给本王摆一道!劝说父皇给皇太孙增加童子护卫军也就罢了,竟然还建议让本王及早就藩!太过分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然而,金忠去世了,一了百了,他那些话,倒是都进了皇上的心里,朱高煦不想忍也没辙,何况,当务之急,他必须要在父皇下令让他就藩前,想个办法应对才行。

  不等他相出什么合适的办法,朱棣那边已经给他想好了新的去处。

  这天,朱棣闲暇有空,便宣了朱高煦一起去马场骑射。

  在骑射上,朱高煦完美的继承了朱棣的能力,父子两人几番较量都不相上下,速度、力量、准确,朱高煦每一样都做的很好,最后一箭射出,两人也都是正中靶心。

  两人收住马缰,走到一处,朱棣很是高兴的拍着朱高煦的肩膀说:“你这骑射的水准越来越精进了。”

  “多谢父皇赞誉,这多亏了父皇教导的好。”

  朱高煦谦虚,朱棣当然更觉的欣慰,两人下了马,有人上前牵走了马,父子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来到马场边的小殿中休息。

  殿中早已备好了茶水点心,喝了一杯茶水后,朱棣似是早有准备的对朱高煦说:“之前,朕说把你封到云南,后来想想也确实太远了。”

  听父皇这样说,朱高煦一愣,但是根据之前黄俨密报给他的消息,他还不会高兴到以为父皇这是决定收回成命,他很清楚,父皇既然说起了这茬,很明显是在为后面要说的话做准备。

  果然,朱棣接着继续说:“你既然不想去云南,就去山东吧。”

  “父皇要把儿臣赶出京师么?”

  听出朱高煦言语间的不满,朱棣面色淡了点:“怎么能是‘赶’呢?这藩王就藩是祖训,朕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去北平了,你十七叔,十六岁就去了大宁。”

  那能一样么?那个时候藩王就藩手握兵权,基本都是有自己的藩国领地,要多威风有多威风!现在藩王就藩,什么也没有,无异于是流放!朱高煦愤愤不平的想着,却不敢表现出来,只闷着声没有接话。

  朱棣喝了一口茶水,继续说道:“你都三十多岁了,圻儿(朱高煦嫡子)都已经十几岁了,再留在京师也实在不妥。”

  这一点,朱高煦无从反驳,正常情况下,亲王最迟到了弱冠之年,便应当去到藩国,可是朱棣因为是在靖难之后登上帝位,先是在立储一事上有所犹豫,后来为了巩固统治,一方面安抚各藩王,一方面有计划的削藩,再加上与鞑靼、瓦剌之间的纷争不断,早就应该就藩的汉王朱高煦与赵王朱高燧便一直没有就藩。

  正好北平需要人镇守,朱棣便让朱高燧暂时留在北平,一方面监理北平都城的营建,为迁都做准备,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大局安稳。

  朱高煦呢,朱棣在确立太子后,本来是想让他就藩云南,可在朱高煦看来这无异于对他的流放,对朱棣软磨硬泡,朱棣实在没办法,也便没有强制他就藩。

  也正因为如此,以致他与东宫的关系越加紧张,从他知道金忠的建议后,便明锐的察觉到,这一次,除非有大事发生,否则,他就藩是难免了,因为父皇这次让他去的地方是山东,人杰地灵、物产丰富,距离南京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他没有任何理由再推辞了。

  “自古海岱惟青州。”

  朱高煦正想着对策,朱棣又开口了:“青州历史深厚,物产富饶,之前你七叔在青州与朕也多有往来,那个地方很是不错,山东一带民风淳朴,好山好水,朕会命人为你修筑汉王府。”

  父皇说的合情合理,又好像处处为了自己着想,朱高煦发现自己没有充分的理由拒绝,可他是真的不想就此离开京师,放弃对储君位置的争夺,那就只能打感情牌了。

  用父皇对自己的偏爱来尽量拖延时间,他面含委屈的说:“儿臣只是想在父王身前多尽孝道都不行么?”

  朱棣这一次却是铁了心要让他就藩:“你的孝心,朕都看的清楚,可是,你身为亲王,凡事不能太由着自己的性子。”

  “父皇!”

  “这件事朕决定了!”

  朱棣说着起身,吩咐他一句:“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吧。”

  他说完便走了出去,见父皇这一次是心意已决,朱高煦气不可耐,等朱棣的卫队走出了骑马场,他方才狠狠一掌拍在桌子上,又一挥手,茶盏全被扫到了地上,应声碎裂。

  命汉王就藩青州的决定很快传开,朱瞻基自认很是高兴,孙玫璇也看出来,最近皇上对东宫态度和蔼,皇太孙此刻肯定是有些意气风发的,傍晚十分,便命宫人在后花园的步云轩中摆下酒菜。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孙玫璇便将朱瞻墡带到了步云轩,瞧着桌上的精致的秀珍佳肴,玉壶冰心、比翼双飞、花揽桂鱼…很明显孙玫璇是用了一番心思的,朱瞻基高兴的说:“本来没觉得饿,看到这些突然觉得这会儿好饿。”

  “饿就多吃点,殿下请坐。”

  孙玫璇说着拉朱瞻基坐下,后花园中小荷初立,春花繁盛,自从来到皇太孙宫,孙玫璇十分注意自己的妆容,她长得本就美艳,精致绝伦,今天更是细心打扮了一番。没有在太子妃身边的规矩,她的衣衫用色、配饰也细致高贵了很多,朱瞻基对她一向宽容,倒也不很在意这些。

  两人相对而坐,金英上前给两人斟满美酒,孙玫璇举起酒杯对朱瞻基说:“殿下回宫后,皇上对殿下青睐有加,玫璇在这里祝殿下事事顺心。”

  孙玫璇说着仰头便将酒喝了下去,知道她酒量不小,不需要担心,朱瞻基也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自己也是很久没有畅快的饮酒了,总算今日事事顺心,又有佳人相伴,两人谈笑间,不知不觉都喝了不少的酒。

  晚膳过后,金英命人将碟碗都撤走,奉上茶水点心,其中有一小碟合欢萱糕,是用红豆糯米为主料,兼合欢花粉和萱草水蒸煮而成,朱瞻基拿起一块尝了一口,有清神的香气萦绕,心中突然有些怅然,不由得放下那半块蒸糕,起身走到小轩窗口处,看着外面环翠湖上波心中荡漾的星光闪烁沉思不语,思绪不由自主的回到几个月在济宁府的那段时日。

  而今不过五月初,自己回宫一个多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感觉像是很长很长的时间,而在山东的那三个月,却似乎眨眼之间,难道,快乐真的会让时间变短?而当自己觉得辛苦的时候,时间又会变长么?

  那段宫外的时光,像是一段错觉,可他心中其实一直很牵挂:柔儿,她还好么?

  孙玫璇见他情绪有些不对,不由得起身来到他身边,奇怪的问:“怎么了殿下?”

  “没事。”

  朱瞻基转头,眼中留有一丝没来得及掩藏的温情。

  措不及防的,孙玫璇以为这份温情是因她而起,薄醉的眼神中感情渐渐浓烈了起来,朱瞻基察觉到两人的情绪不对,只能尴尬的笑了一下。

  那一笑,对于此刻的孙玫璇来说,更像是一丝肯定的回应,她借着酒劲儿,向朱瞻基走近一步,伸手抚上他的双肩,微微踮了踮脚,仰头闭起了眼睛。

  也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孙玫璇踮脚的时候,朱瞻基好像脚下不稳,不由自主的下意识微微退了一步,孙玫璇没有防备,被空了一下,睁开眼睛,疑惑而不解的看向朱瞻基。

  朱瞻基只能尴尬的解释:“好像…喝的有点多,有些晕。”

  一旁早就有些尴尬的金英闻言,忙开口为朱瞻基解围:“殿下觉得不适,不如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去上朝。”

  “嗯,你也早点休息。”

  朱瞻基答应了一声,有些匆忙的叮嘱了孙玫璇一声,便离开了步云轩。

继续阅读:第30章 知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