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 玉镯之争
心千结2019-10-14 09:572,273

  别说六两金,就算是原价三两金,颜如玉都还得琢磨好一阵呢!虽然玉镯很漂亮,可是她穷啊,家里的财政大权都是掌管在冯夫人手里,她哪儿有那么多闲钱?

  如今,沈恕要当这个冤大头,翻一倍价买这个手镯,她没理由不成全他?只是,穷也不能没志气啊!颜如玉打算再垂死挣扎一会儿。

  她的手仍然死死地握住玉镯,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

  “现在玉镯是我的了!”沈恕得意地向她强调。

  “你付钱了吗?”颜如玉轻飘飘地质问他,“既然没付钱,凭什么说这玉镯是你的?”

  “你这是不进棺材不落泪是吧?”沈恕颇有兴致地调侃道。

  “错!我这是死不罢休!”颜如玉平淡却又习惯地反驳。

  沈恕轻笑着,从袖中掏出六两金重重地放在了柜台上。

  “谢谢沈郎君!谢谢沈郎君!”掌柜的赶紧把金子收好,随后又用无奈的表情对颜如玉道:“颜官媒,如今这玉镯已经是沈郎君之物,你可否高抬贵手让小的把玉镯包起来?”

  颜如玉生生地咽下这口她本以为咽不下的气,堪堪松手。

  沈恕如愿以偿地夺得玉镯,煞有介事地拿着它在颜如玉眼前晃了一晃,惜叹道:“自古宝剑配英雄!这么好的手镯当然也要配个大美人才对,在你手腕上纯属浪费!不过,我又得焦虑了,这玉镯我应该送给谁呢?”

  他一面欣赏着翡翠玉镯的剔透光彩,一面抬手抠着太阳穴扮出深思熟虑的焦灼模样。

  颜如玉冷眼欣赏着他的独角戏,不卑不亢、不骄不躁、不愠不火。很快,她就转运了!

  梨园里有一个唱花旦的男戏子叫墨灵,他从店外走进,唇红齿白、一身豆绿色锦衣,骨骼如女子般娇小。很显然,他是在店外瞧见了沈恕熟悉的背影才会脚步不落地地飞快上前,用细嫩的双手捂住“情郎”的眼睛。

  “沈郎君,猜猜我是谁啊?”他故意用花旦的腔调唱道。

  颜如玉登时心花怒放,手肘撑着柜台,兴致勃勃地欣赏沈恕蔓延到耳根和脖子的大片红霞,心里那叫一个舒坦啊!

  沈恕愣了愣,伸手奋力拉下墨灵蒙眼的手,并把他拽到柜台前。墨灵重心不稳,胳膊撞到了柜台的边沿,痛得他险些哭了。

  “你想干嘛?”沈恕意识到墨灵那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尽量让声音不带愤怒的情绪。

  这不是因为如坊间传言他对墨灵有什么“怜香惜玉”的断臂之情,而是他厌恶一个大男人在自己面前掉眼泪。

  墨灵抽了抽鼻子,把眼泪倒吸了回去,破涕为笑地指着沈恕手里的玉镯:“沈郎君,这是送给我的吗?好漂亮啊!”

  沈恕当场结舌,手拿玉镯的他还未反应过来,墨灵冷不丁地将玉镯抢走占为己有,戴在自己手上炫耀道:“沈郎,好看吗?谢谢你,你真好!”

  这一句肉麻的“你真好”让掌柜的都不忍直视他俩,默默地转身背对。

  沈恕的脸色好看得就像是天边的七色彩虹一般,惹得一旁的颜如玉不顾形象地捧腹大笑。

  “你笑什么?”他转脸朝着颜如玉怒吼道。

  颜如玉笑到肚子疼,摆摆手尽力抑制出狂笑的冲动,勉强直起身子好整以暇走近他,一双会说话的眼睛让沈恕莫名的心头一紧。她嫣然一笑后错身而过时轻声反问了一句:“还说你不是兔儿爷?”

  沈恕当即拽住颜如玉的手腕,转头二人再次对视。

  “克夫相!”他不紧不慢地念出这三字,就好像颜如玉额头上写着一样。

  “兔儿爷!”颜如玉嘴唇微动,淡笑回应。

  沈恕攒眉若有所思地盯着她,缓缓松手。

  颜如玉顿时感到有点奇怪,这个沈恕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居然“大发慈悲”地轻易放过她?

  事出反常必有妖!

  墨灵正在用手指仔细摩挲着玉镯光滑剔透的表面,不料却被沈恕抓手直接给他脱掉。

  “沈郎,你这是干什么啊?”墨灵急得跺脚。

  沈恕一言不发,走到颜如玉跟前,表情严肃镇定,内心实则心如刀割地将玉镯戴上了她的手腕,颜如玉惊得下巴差点掉下去。

  “这玉镯不是送你的!我对你是真的没兴趣!”沈恕霸气拒绝完墨灵后,拉着颜如玉就跑出了珍艺阁。

  “哇”的一下,背后似乎传来水漫金山的哭声。

  沈恕牵着颜如玉目的性极强地向前跑,全然不顾身后,颜如玉直感到自己的胳膊快被他拉废了。

  他一个转弯飞速地跑进了一条胡同巷里,再转弯后才放开颜如玉,背靠着砖石墙壁歇息。颜如玉则弯腰撑着膝盖喘气,起身后又揉着胳膊恨恨地瞪着他。

  “克夫相!”沈恕弱弱地再次骂道。

  颜如玉没想到他都快累死了还不忘有着骂自己的出息。

  “兔儿爷!”颜如玉礼尚往来地回敬他,声音同样气息不稳。

  沈恕白了她一眼,继续靠墙调整气息。

  颜如玉深感这一双腿已经不属于自己,她很想坐在地上,却又害怕像跑完八百米那样起不来,然后被送到医务室。那时的她身边有朋友,而此时的她身边只有一个巴不得自己快死掉的仇人!

  她不能放弃!不能坐下!

  颜如玉索性靠在对面的墙上休息。

  一刻钟之后,沈恕满血复活的第一件事就是拿回自己的东西!

  “你干嘛啊?”颜如玉急忙缩回手,大声喊道。

  沈恕却就像没听见一样,握着颜如玉的手腕欲脱下玉镯。

  颜如玉当即双手十指紧扣,再加上绢扇做挡,让沈恕一时半会儿无法得逞。

  “这玉镯是我的!”沈恕随即甩开颜如玉的手腕,怒道。

  “我知道是你的!”颜如玉当仁不让,“可也是你戴在我手上的!”

  “还我!”沈恕摊开手掌递到颜如玉跟前,言简意赅。

  颜如玉的目光骤然变冷:“如果你不是一上来就抢,而是用嘴巴说,我早还你了!”

  沈恕并不觉得颜如玉会有这样的觉悟,还是以防备之心警惕她耍诡计。

  颜如玉迅速从手腕上取下玉镯:“给!”

  沈恕摸到玉镯时竟还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但颜如玉并没有逗留到等他幡然醒悟认个错,而是边揉着自己的手腕边带着怨气走开。

继续阅读:010 初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