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河上泛舟(中)
心千结2019-10-14 09:582,185

  将李修成功诓上画舫后,和鸣功德圆满地稳下了心,她朝着石墩桥上的颜如玉以及琴瑟比了一个“三”的手势,其实就是“OK”。不过古人不懂洋文,所以颜如玉选择了朴素的教学方法。

  颜如玉非常满意地对她点头,然后示意她可以功成身退,离开这里回府,和鸣便高兴得蹦蹦跳跳地离开了灞河,只有琴瑟还陪在颜如玉身边看戏。

  “奴婢参见侯爷!”季芸屈膝轻蹲行礼,而后又大方得体地站直身子笑道,“侯爷若要见我家娘子,恐怕还得接受点考验才行!”

  谁要见你家娘子了?你家娘子是谁啊?李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赫然拧成一股绳。他转身瞧见画舫离岸边愈来愈远,准备运轻功回去。

  季芸似乎看穿了他冷若冰霜下的心思,着急中却从容道:“侯爷是想要离开?可这都是颜官媒安排的,若你这样走了,可就失了她的面子了!”

  李修身形一顿,堪堪捏紧拳头,回身启齿冷冷地询问:“里面是谁?”

  季芸不着痕迹地向上弯了弯嘴角,鹅蛋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天真无邪。

  倏忽之间,美妙的曲子从里间流出,绕梁三尺有余。此曲正是著名的《楚妃》,李修的双眉缓缓舒展。

  “侯爷若想知道里面的娘子是谁,必须得先回答奴婢的三个字谜!不知侯爷可有兴趣?”季芸机灵地晃着脑袋。

  说实话?没兴趣!

  “你说!”李修略显不耐烦。

  “侯爷请听好,第一个是‘一点一横长,口字在中央,大口不封口,小口里面藏’!”

  季芸话音刚落,李修便无缝插接:“高!”

  季芸脸上一愣,两眼放光,倾慕之情溢于言表,声音轻轻柔柔:“侯爷果然才思敏捷!”

  李修一脸漠然,没搭理她。

  “那——侯爷请听好,第二个谜面是‘春花如海,焉得无女?’!”季芸轻轻浅浅地笑着,因为李修方才的冷淡让她有点小小失落。

  “嫣!”李修目光流转在山水之间,已经无闲心去听那曼妙的曲子,他瞧见石墩桥上站着三个着男装的人好像在朝他这边瞧,不过碍于春阳明媚且视线逆光,他分辨不出那三人是谁。

  “侯爷真是才高八斗!”季芸惯常地赞叹,随后又提高了嗓音以让心不在焉的李修收回心思,“第三个字谜,侯爷请听好……”

  “我没兴趣!”李修不客气地打断,船舱里的琴声也因此错了一个音。

  季芸面上难堪。

  “第三个字谜的答案是‘儿’,如若我没猜错,这船上的娘子是高府尹的妹妹吧!”李修面无表情地脱口而出。

  季芸脸上的难堪逐渐消散,独自强撑着这与想象中截然相反的非浪漫邂逅氛围,轻轻笑着侧过身子撩开帘幕:“侯爷机智过人,我家娘子已恭候多时,侯爷请!”

  “不必!不就是听小曲儿吗?我就站在这里也挺好!”李修倨傲地转身背对,双手撑在阑干处,用心欣赏着河面与两岸的迤逦风景,薄雾漫漫,岸上垂柳依依,各色衣袂穿梭其间,青草刚刚出芽,河水清澈冰凉,残余着冬日的冷意。

  船舱内的琴声戛然而止,清风拂面,心情怡然舒畅。

  未及,高嫣儿在季芸的搀扶下从里间走出,她一身杭稠薄纱杏红长褙,齐胸襦裙搭配秋香色上衣,头上对称插上鎏金百合华盛流苏,额间三点红色花钿,高挑地立在李修身后。

  她撇嘴赌气,心情非常不高兴,可她不能发火。颜如玉让她要一直保持大家闺秀的淑女风范,尤其是在李修面前,没进侯门之前万万不可露陷。

  天下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这样不行!不行!高嫣儿学着颜如玉教她的方法手心向下、气沉丹田,自言自语地默念。

  季芸对此见怪不怪,低眉顺眼地虚扶着她。

  高嫣儿莲步轻移,上前一步,盈盈一拜:“小女子高嫣儿拜见侯爷!”

  李修攒眉转身,目光不客气地打量了一番,冷语道:“高娘子平身!”

  高嫣儿是长安城里出了名的嚣张跋扈、刁蛮任性,怎么可能像今日换了个人似的,规矩得体又温柔端庄?李修大胆地除去可能眼瞎的原因,推测高嫣儿是有备而来。

  高嫣儿附耳向季芸说了一些话,季芸意会点头,转而躬身进了船舱。

  未几,船头甲板上便摆上了一小小的描金镂花四方矮桌以及相对的鹅黄色圆形坐榻,桌上安放有天青色瓷酒壶和两只半透明碧色玲珑酒杯。

  “如此美景在前,不只侯爷可有兴趣和我小酌几杯?”高嫣儿抬袖邀请,语笑嫣然。

  李修不多废话,点头落座。

  ——

  石墩桥上,颜如玉身着一袭碧蓝色暗花锦衣,腰间束有玄色玉带,头上梳有四方髻,顶着白玉冠。她轻摇着白色纸扇,目光悠远地望着那只小小的画舫,嘴角得意含笑。

  “二娘……呸!”同样男装打扮的琴瑟说错话后赶紧啐了一口改正道,“二郎,侯爷真的会喜欢高娘子吗?”

  “这不废话吗?谁不喜欢风姿绰约的美人啊?”颜如玉淡淡笑过,饶有兴致地观赏着远处绵延的青山,山腰还是清晰可见郁郁葱葱的绿色,山顶便是皑皑白雪覆盖,层次格外鲜明。

  男人就应该穿男装,男扮女装很好玩吗?颜如玉的这身打扮让沈恕感到顺眼多了,他早就料到李修的追求之路不会平坦顺利,所以才会只身一人一路跟到此处。

  事实果然不出他所料,这不,堂堂平乐侯被骗上贼船了。

  “啪”地一声在颜如玉耳边响起,斜眼一瞧,纸扇上那遒劲有力的“鹊桥轩”三字实在是太醒目了!

  “颜官媒好雅兴啊!”沈恕与他并肩而立,目光别有深意地看向她原先注意的那艘画舫。

  “彼此彼此!”颜如玉“哗”地一下收扇,用扇骨有一搭没一搭地敲打着手心。

  沈恕的眼神快速地在她的身上流转一遍,试探地道:“颜官媒今日的着装比平时好看多了!”

  擦!不就是想说她不像女人吗?

继续阅读:018 河上泛舟(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