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倒霉的沈恕
心千结2019-10-14 10:002,387

  “有胸?难道真是个女人?”沈恕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正准备再捏一下,却被颜如玉猛地抓住爪子来了一招“分筋错骨手”,沈恕痛得“哇哇”叫,但是可怜他叫声还堵在嗓子眼里,又被颜如玉用手肘狠心撞在了下颌。

  紧接着“啪”的一记耳光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右脸,再接着,颜如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起膝盖就朝他的小腹踢过去,差点踢得他把胃酸吐出来。

  沈恕捏紧拳头真想还手,但好男不跟女斗,面前揍他的人好像真是个女人啊!算了,他闭着眼睛强忍着被人暴揍的疼痛,堪堪松了手。

  琴瑟一直望着河水中那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待到青衣男子快要把高嫣儿拖上岸时,她才发现身旁的位置空了,转身一瞧,沈恕抱头蜷曲被揍成了一只虾。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打了!”沈恕哀嚎,颜如玉听不进去。

  “二娘子!别打了!高娘子已经被救起来了!”琴瑟站在一边干叫,眼看着颜如玉揍得双目猩红,她害怕上前拽不开反而还被伤及无辜。

  颜如玉举起的拳头滞留在了半空中,她盯着地上的“国宝”,再联想到自己岌岌可危的仕途,慌不择路地就起身朝桥下岸边跑。

  琴瑟见沈恕略可怜,就搭把手扶起他,然后拖着他追随颜如玉的方向。

  岸上已经围了好几圈人,颜如玉拨开层层人群,站在了最里边。

  这场景真香艳啊!

  高嫣儿缩脖子抱胸瑟瑟发抖地躲在青衣男子身后,青衣男子果然如沈恕所说,比不上李修的盛世美颜,但是也算得上英俊,至少气质是极好的!

  高嫣儿的衣衫已经全部湿透,垂下的青丝一綹一绺地贴在脸颊和脖颈上滴水,地上被湿哒哒地落了好大一滩水。人群中的无论男女老少,都目不转睛地盯着高嫣儿落水之后,衣衫紧紧贴在肌肤上而显露出的玲珑有致的身材。

  瞧那对大胸,还有那蜂腰、那翘臀,还有还有那藕臂,那大腿……连颜如玉看着看着都忍不住咽了几下口水。

  “大娘子,你没事吧?”季芸匆匆赶来,抱着高嫣儿的身躯都快哭了。

  这么多男人看着呢!高家娘子的名节算是毁了!

  李修站在颜如玉身边,好整以暇地望着那对相拥低声啜泣的主仆,就好像他是事不关己、完完全全的无辜旁观者。

  颜如玉鄙夷地抬眼望斜上方瞧,正好对上他带着清浅笑意的眸子。他还好意思笑?

  颜如玉登时气得错开视线,看向了可怜巴巴的高嫣儿,高嫣儿凶恶中又透着委屈的眼神向她投来,盯得颜如玉后脊背有点凉,仿佛她也刚从河里爬上来……

  青衣男子有点无所适从,他也不敢面对着高嫣儿,毕竟他俩互不相识,而且男女授受不亲。他跳下河中救人只是情急之中的反应,并非故意唐突。

  “二娘子!”琴瑟喘着粗气的声音在颜如玉耳边响起,她和沈恕此时站在了她身旁。

  人群好像越来越壮大,数十甚至数百双眼睛都在高嫣儿身上打转,窃笑声和说闹声愈来愈响。必须得尽快阻止事态蔓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把你的马骑过来!”颜如玉当机立断地用左手肘顶了一下李修的胸口。

  “好!”李修听话地转身离开。

  沈恕用指腹轻轻揉着眼上的淤青,发出轻轻的“嘶”声: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我怎么这么倒霉啊?

  在他被揍得有点狭小浑浊的视线里突然窜出个颜如玉的脑袋,随后颜如玉一言不发地解掉了他的腰带。

  “颜如玉!你想干什么?”沈恕怒了,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以宽衣解带!

  “脱你的衣服!”颜如玉拍下他碍事的手,琴瑟赶紧帮忙将他的一双胳膊反扣在背后。

  在两个“禽兽”的互相协助下,沈恕被扒得只剩下中衣。

  颜如玉拿着沈恕的衣物走到高嫣儿身边,把她紧紧裹在里面,阻挡了那些好奇百姓垂涎三尺的目光。

  “快走!”她轻声吩咐的同时,搂着高嫣儿来到了李修的红马前。

  “这是你最后的机会,自己好好把握!”颜如玉在高嫣儿耳边细声道。

  高嫣儿一个激灵,立即明了。

  “侯爷,恐怕要麻烦你将高娘子送回高府了?”颜如玉客气诚恳地对已经下马的李修道。

  “锦娘你放心,本侯一定会安全地将高娘子送回去!”李修的微笑居然比颜如玉还诚恳,这让面前的仨女子深度以为自己已经眼瞎。

  李修非常君子地将高嫣儿扶上马,然后再踩上马镫潇洒利落地坐在高嫣儿身后,将她环在了怀里。

  高嫣儿紧抿着唇偷着乐。

  不知怎的,季芸却隐隐感觉事情的发展不会太妙。李修到底有多冷漠,她已经有了深入骨髓的见识。

  高嫣儿一离开,看热闹的人群自然也都散开,欢快地回家吃饭去喽!

  “阿嚏”沈恕打喷嚏的唾沫差点彪到颜如玉脸上。

  “颜如玉,我着凉了!快送我回去!”他连求人都求得这样嘴硬。

  颜如玉对他嗤之以鼻,转而询问季芸:“高娘子的马车在哪儿?”

  “就在那棵大柳树下!”

  顺着季芸的手臂望过去,她果然看见一辆朱轮华盖马车。

  颜如玉的目光越过琴瑟,见着了青衣男子正在过桥。于是,她便附耳向琴瑟吩咐了几句。

  琴瑟点头,倏地松开沈恕,往后面跑了。

  “啊!”在沈恕惊叫并且重心不稳要倒下时,颜如玉顺利接过琴瑟的班,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扛着他的胳膊往马车方向挪动。

  真特么沉!

  沈恕对此心安理得,尽量问心无愧地把重量往颜如玉身上压。

  颜如玉只能先咬牙忍着,到达马车后再松手推了一把他的腰,使他狠狠地跌在了软塌上。

  “克夫相!”沈恕又口出恶言。

  不过他可以骂出这一句,就说明他已经同意颜如玉是女子的事实了!这历程真不容易啊!

  颜如玉作势要踹他的腿肚子,他急忙缩回腿,再踹几脚说不定他就残废了!

  “如果不是你动手动脚,我会揍你吗?”颜如玉想到在桥上被袭胸一事,心里就一阵恶心。

  “你前面差不多一马平川,我……我怎么知道……那、那啥。”沈恕羞于启齿,吞吐了半天都没说出个所以然,还逗着什么也没听懂的季芸“咯咯”笑。

  颜如玉不用他说出完整的话也能够意会,于是非常痛快地用手捏着他的胳膊,多赏了他一块淤青。

  等马车到达鹊桥轩后,她又一脚把他踹了下去。

  大功告成!阿弥陀佛!

继续阅读:020 喝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