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面见太守
贪财好色2020-03-16 15:274,476

  “黄巾贼应该是打过来了。”简雍猜测道。

  事实上比简雍想得更严重。

  刘备他们一听太守急着要见他们,于是立刻整装准备出发。八百士兵早已待命,所要用的东西早就在这几天都收拾好了。刘备一声令下,部队立即整队出发。

  刘备、关羽、张飞、赵二、简雍五人一马当先,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刘关张三兄弟一身戎装铠甲,手持武器。而简雍则仍旧一身布袍,骑的也是驽马,他以文人自居,自然不需要做武将打扮。这与赵二不同,赵二虽然实际上也算半个文官,更不擅长战斗,但赵二本人是个盔甲控,一套上盔甲就兴奋得不得了。这次赵二除了铠甲外,腰间还别着环首刀,肩上扛着镔铁长枪。这杆镔铁长枪就是之前为试验镔铁枪头性能而打造的,仅此一杆(张飞的三棱矛不算)。赵二回头看了看后面整齐的队伍,顿时感觉威风极啦,自豪极啦!

  路上赵二问刘备:“对了,幽州太守叫啥来的?好像是刘虞?”

  刘备答道:“不,本郡太守名刘焉。鲁恭王刘馀之后。”刘备不愧是宗室后代,对这方面一向比较了解。

  赵二一听心想:奇怪,不应该是刘虞吗?我玩三国游戏时幽州这边的头头一直是刘虞啊。其实赵二不知道,刘虞是黄巾之乱平定几年后,才积功升到幽州牧的。

  随后,刘备又跟赵二纠正道,“幽州太守”这个称呼纯粹是涿县的文吏搞错了,根本没有这个称呼,刘焉实际为涿郡太守。幽州是大汉十三州之一,而太守仅仅是“州”下面一级的“郡”的长官。

  掌管一州的的长官被称作“州牧”,在汉朝时州牧职位时存时弃,此时是处于废弃状态的。需要等黄巾之乱平定后才重新启用。目前一州的最高官员是“刺史”,现任幽州刺史名叫郭勋。但是此时刺史的权限并不高,仅仅只有巡查之责,而无权调动各郡兵力。如果一个州的刺史威望不够高的话,其权限还不如一个有威望的太守大。

  一旦某个州内出现战乱,需要一州内各郡协同作战时,正常的程序是由朝廷来派出一个更高级别的官员前往该地,统一指挥各郡太守。但如果朝廷没能及时做出反应,而事态又非常紧急之时,往往就会由一个或几个威望够高的太守来临时掌管州事。刘焉此时就是这个临时掌管者,在非正式的场合,叫他幽州太守也没什么,虽然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就是了。

  赵二又问刘备:“对了!刘兄,我这人不怎么懂礼节,一会儿见了刘大人,该如何行礼?”

  刘备还没答,张飞先开口了:“嗨,这个简单!到时候你看我俩怎么做,你跟着学就行了!说错了也没事,人家刘府君知道你一个乡下小子肯定不会懂什么礼节,不会介意的!”

  而关羽也难得提醒道:“还有,见面后叫刘府君或者府君即可,叫大人的话就谄媚了。”

  谄媚?

  刘备便向赵二解释道,一般人在面见当官者时,根据对对方的尊敬程度不同,称呼也不同。最为寻常的称呼是姓+官职。如果想表示尊敬,则可称呼对方“县君”、“府君”。只有特别敬畏对方或者刻意奉承巴结对方时,才称对方为“大人”。如果是平时,叫刘焉为刘大人没什么,谄媚就谄媚了。现在咱们是去帮他,要自重身份,所以叫府君即可,不然会被对方轻视。

  赵二点头。

  部队浩浩荡荡地开赴涿郡城,一路上的百姓行人都驻足观望,纷纷猜测这是哪家的部队,这么威风。

  一临近城下,涿郡城上的守兵见了吓得赶紧关闭了城门,同时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出现在城头向刘备他们喊话:

  “前面的部队站住!你们是哪里的部队?”

  那军官虽然声音严厉,但内心却一直在打鼓,生怕这支部队有什么不轨心思。同时赶紧派人通知邹靖。

  张飞心说瞧你们那点出息!大嗓门喊道:“城头的人听着,这是俺大哥刘备刘玄德的部队,应你们太守的邀请前来打黄巾的!快开城门!”

  军官一听,心里立刻安心不少,不过还是不能立刻放进来,万一是假扮的呢?

  没等军官发话,简雍上前解释道:“在下简雍,前几天刚跟你们刘太守见过,还有邹靖邹校尉也认识我。”

  “是宪和来了吗?快开城门!”一个更高级的军官出现在城头,看清了的确是简雍后,便下令士兵打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那个高级军官赶紧跑了过来:“宪和,你可来啦!我们都等急啦~”

  五人赶紧下马见礼。

  简雍施礼道:“邹校尉亲自迎接,我等真是荣幸之至啊!呵呵,容我介绍下,这位就是我之前提过的刘备刘玄德。”

  邹靖的全职是破虏校尉,其级别算起来,比刘焉这个太守还高一点,并非刘焉的下属。仅仅是因为尊敬刘焉这个人,故而临时听命于他。

  邹靖看向刘备:“啊,玄德兄也来了吗。久闻大名,失礼失礼!”

  刘备也躬身抱拳道:“在下刘备,应太守刘府君之邀前来剿贼,不敢不来。邹校尉亲来迎接,我等亦是感激之至啊!”

  这邹靖按理说平时都呆在太守身边,不会这么快赶来。因为早先简雍跟他说了大约今天左右能到,所以他今天就早早在城门附近等候。

  又互相客套了一番后,邹靖让部队进入城内军营休整。而邹靖则带着五人进入了太守府。进太守府前,关、张的武器,刘备的盾牌,赵二的长枪都让手下存放军营里了。只有刘备的剑和赵二的环首刀放在腰间,以示尊重。

  邹靖先让五人在前厅等候,自己亲自进去通报。过了一会,一位身披锦袍的富态中年人缓缓走了出来,邹靖虽然跟中年人并排而行,态度却恭敬异常。这个人应该就是刘焉了。

  互相之间又是一阵见礼客套。赵二本不喜欢这些,不过好在他现在只是个随从,只要跟着拱拱手,鞠鞠躬就好了,不用他说话。至于礼节方面,有关羽、张飞在呢,自己只要全程照着他俩学就好!

  刘备随后向刘焉表明了自己宗室之后的出身,刘焉大为欣喜,一番攀谈打探、排列宗谱后,竟直接认了刘备当侄子。这下刘备就算不是宗室也成宗室了。

  说了一堆废话后,双方开始谈正题:

  刘焉问刘备:“贤侄这次带了多少兵马前来啊?”

  刘备答道:“回伯父,小侄一共招募训练了八百健卒,已全部带入城中。”

  邹靖也补充到:“我观玄德兄的部队,个个精气十足,训练有素,步伐稳健,确实是难得的精兵。”

  刘焉大喜:“好,好!没想到贤侄竟精通练兵之法。”

  “贤侄惭愧,这训练士卒,皆是这位赵先生和我两位义弟的功劳,赵先生才是练兵大才。”刘备自然不会居功,把功劳推给了赵二。

  刘焉这才看向赵二,问候道:“哦?这位赵先生是哪里人啊,家师是哪位大贤?”

  赵二本懒得应酬,不过还是拱手答道:“在下是三韩人,家师亦是三韩的一位教书先生。”

  “三韩……”刘焉想了想,一时竟没想起来三韩在哪。

  邹靖见状赶紧凑刘焉耳边小声提醒:“府君,三韩就在幽州带方郡东南。”

  “噢!哦,三韩,哈哈哈……老夫有些健忘。”刘焉这才想起来三韩是哪了。不过在他印象中,那里就是块蛮荒之地。虽然没亲自去过,但听闻上面只有三个小部落,都是些不开化的蛮夷。

  邹靖也感到有些奇怪,他在幽州呆的更久,也更了解三韩那地方。怎么也不太相信那破地方能出人才。虽然三韩实际上并非什么原始部落,但其文明程度也远不如大汉。想来这赵二应该是早年脱离三韩,来到汉地生活了一段时间才变成人才的吧。对于赵二的口音他们倒没怀疑,因为三韩人说的是当地土著语,一个人如果换了一种语言说话,口音多少会变得有些古怪。

  虽然刘焉不太看得起三韩人,但对于人才还是不能失礼的,在简单表扬了下赵二后,又开始了主要话题。

  刘焉向刘备他们介绍了下目前的战况。发现战况果然比想象中的要严峻得多。幽州黄巾军在渠帅程远志、副帅邓茂的带领下已经攻入了幽州,攻破了幽州的州治所在,广阳郡蓟城,还把幽州刺史郭勋给宰了。所以整个幽州(其实是幽州西部地区)暂时由刘焉这个太守统辖。而刘焉之前已经组织兵力与黄巾军在大兴山下打了一仗,结果惨败而归,现在闹得人心惶惶的。

  这也是为什么守城的士兵一见了有部队过来,就吓得赶紧关闭城门的原因。刘焉生怕这伙黄巾贼会趁势占了全州,所以前几天刘焉一听简雍说有八百训练好的士兵准备加入,高兴的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急着要求刘备赶紧带兵来援。

  这也跟原著有了一些区别,原因还是出在赵二身上。原著中,刘备他们简单召集了五百村民,基本没怎么训练就拉去见刘焉了,那时候刘焉对胜利还抱有很大希望,一直觉得郭勋被杀是因为他智商低,自己智商比他高多了,怎么可能会败!虽然也认了刘备为侄,但对那五百村民还真看不上眼。多他们不多,少他们不少。无所谓!

  这个时空,赵二训练村民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在这一个多月里,由于没有刘备军的加入,刘焉就自己组织兵力与黄巾军打了一仗,当时刘焉看黄巾军人少,就直接下令全军冲锋,敌人也正如自己期望的,一触即溃。然后追着追着,追到大兴山下,忽然从山两边冒出大量伏兵,直接把刘焉的部队分割成几股,最终导致刘焉大败而归。

  刘焉这才发现原来打仗没那么容易,现在他手里的军力不是从前线退下来的溃兵,就是吓得根本不敢一战的老爷兵。陷入了无兵可用的可怜境地。以至于这原本被他看不上眼的八百新兵,现在也成了一支重要的力量。

  不过实际上,幽州这边其实并非真的无兵,因为幽州这个地方其实是很大的,刘焉所在的涿郡和之前被黄巾军攻破的广阳郡都只是位于幽州西南部的一小块地区。在幽州北部,和辽西走廊以东,那大片的领土都属于幽州,里面同样驻扎着不少军队,公孙瓒就在这些部队之中任职,他手中亦拥有一支战力不俗的部队。

  只不过问题在于,辽西走廊以东,也就是通常所说的辽东地区,距离太远,等那边的军队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而幽州北部的部队则正忙着镇守边关,抵御北方胡人。这股力量是不能轻动的,如果把抵御外敌的边防军抽调回来对付黄巾这伙“内敌”,其后果是难以想象的。刘焉身为汉室宗亲,对大汉帝国本身是抱有强烈的感情的,顾全大局,知道轻重,自然不会乱来。

  知道了情况后,刘备更感觉立功的机会来了。于是自信的对刘焉说:

  “伯父放心,贤侄这些军队都经过严格的训练。定能击退贼寇,保幽州一方平安!”

  刘焉扶着胡须点头道:“好,好,有贤侄在,老夫就放心了。”

  话虽这么说,其实刘焉哪里放得下心。虽然邹靖说了这些军队是精兵,但毕竟人数不多,只有八百。重要归重要,但要真指望这八百人破敌,怎么想怎么觉得有些不现实!不过也只能这么说了,毕竟不能打击自己人士气。

  谈话完毕。刘焉就先让五人下去歇息。等候刘焉进一步的命令。

  出了前厅,赵二忽然眼珠一转,悄悄对刘备说道:

  “刘兄,既然刘太守如此依靠咱们,咱们何不跟他要一些武器装备?”

  --

  注:1。罗贯中发明的“幽州太守”、“青州太守”这么逗比的称呼,还得我帮他圆。另外,刘焉历史上没在涿郡当过太守,平定幽州黄巾之乱的最高长官就是邹靖。

  2。史料记载公孙瓒的时间线混乱而且模糊,很难搞清楚他什么时间在什么位置干什么。这个时期,他有可能在当辽东属国长史,在北方打游牧,也有可能在涿县当县令。根本无法确定。由于本书以演义为蓝本,按照演义里的逻辑,如果此时公孙瓒是在涿县当县令是说不通的。所以本小说设定此时他为辽东属国长史,在打游牧。

  3。关于汉末三国时期“大人”的称呼,大家可以看一下本书作品相关的内容,别被网上的一些伪科普给骗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