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各有所长
贪财好色2017-10-14 11:493,699

  对了!我可以先拿军训那套来糊弄他们嘛,反正只是一支民团而已。什么排队齐步走站军姿,跑步俯卧撑引体向上……

  不过,这些玩意只能锻炼纪律和体能,打不了仗啊……靠齐步走来走死敌人么?

  不管了,先对付着,糊弄上一个月再说!而自己则可以利用这一个月的时间,来好好研究下这本兵书,实在不行就摘选部分实在搞不懂的语句去问张飞,趁他喝得半醉时去问。

  对,就这么办!

  想通了这些后,赵二彻底放下心来。左右没事干,就又重新翻看起兵书来,希望找到些简单易懂的句子先参考下。这一找,还别说,发现很多地方其实都不难懂,甚至部分语句简直就跟大白话差不多,比如:

  “你们当兵之日,虽刮风下雨,袖手高坐,少不得行月二粮,这银米都是官府征派地方百姓办纳来的。你在家那个不是耕种的百姓,你肯思量在家种田时办纳的苦楚艰难,即当思量今日食粮容易。又不用你耕种担作,养了一年,不过望你一二阵杀胜。你不肯杀贼保障也,养你何用!”。

  “兵是杀贼的东西,贼是杀百姓的东西。百姓们岂是不要你们去杀贼,官府岂是好为作践轻视你们,设使你们果肯杀贼,守军法,不扰害地方,百姓如何不奉承?官府如何不爱重?”

  毕竟《练兵实纪》是明朝的书,明朝的行文方法跟现代文相差已经不那么遥远了,再加上戚继光这个人颇为务实,写书时的用语非常白话,没有使用文人们惯用的那套佶屈聱牙的装X词句。所以阅读起来障碍不算大。

  赵二看了看兵书,感到启发不小,更加坚定了以后一定要把它彻底读懂的想法。

  第二天一大早,因为头天晚上没喝酒的缘故,赵二早早就被公鸡叫起来了。这公鸡也挺勤快,一叫就是老久,足够把你叫起来……前提还是你没喝酒。

  左右无事可做,又忍不住去看关羽他们骑马。发现刘备的骑术又有所提升,关羽也承认刘备学骑术确实很有天分。赵二心说刘备这厮日后四处逃命时,跑得比兔子还快,果然不是没有原因的。

  赵二看了一会儿,心里又痒痒起来,就找了昨天那匹驽马继续练习起来。那匹马也认识他了,很顺从的让他骑了上去。赵二趴在马背上,搂着马脖子。赵二觉得这体位……啊不对,这姿势挺好。按照关羽教他的口诀,开始命令马往前走。不得不说张飞家这匹马性子足够温顺,要换烈一点的马,见赵二这么怂,早把他摔下去了。

  看着马慢慢的向前走着,赵二觉得自己终于会骑马了。刚要自豪两下,一抬眼看见纵马狂奔的关羽和骑马欢快小跑的刘备,心里又不是滋味了:喵了个咪的,不就是骑马嘛,老子也……也算会骑了!

  “哎,老赵,你趴在马上做啥?在玩杂耍嘛哈哈哈……”张飞抽空过来看了看,正好看见赵二在那趴着马,于是开玩笑道。

  “招你的兵去,没看见我在骑马么?”赵二没好气的回道。

  “骑?”张飞笑的肚子痛,“好好好,你继续‘骑’,俺继续去招人。”说罢就欲离开。

  “三弟。”刘备这时纵马跑过来叫住了张飞,动作显得十分熟练。

  张飞称赞道:“大哥果然厉害,这么快就学会骑马了!”说着又瞟了一眼赵二,忍住笑问:“大哥何事?”

  “三弟莫要嘲笑赵兄弟,”刘备问他:“三弟,招兵招得如何了?”

  “招兵的人都派到各村去了,俺现在正准备弄房舍和粮食的事!”张飞答道。

  刘备关心得问:“人手可还够,用不用我跟着一起去?”

  张飞大拍胸脯:“大哥不必挂心,这些事让下人去做就是,无非就是给村民们带个话而已。不是俺吹,凭俺老张的面子,他们还是买账的!”

  “那可还有什么其他的我能帮忙的?”刘备看事情都让张飞一个人做,自己却在这悠闲地骑马,有些过意不去。

  赵二插嘴道:“刘兄安心习练骑术就好,你是全军统帅,日后领兵打仗时,若是没有良好的骑术可不行!”

  同时心想:刘备你这厮反正在战场上也没啥用处,前半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逃命了,你还是专心练好你的看家本领吧!别一不小心挂了,那样我还得发愁怎么换老板。

  张飞也附和道:“是啊大哥,你就练骑术就好!”

  刘备觉得赵二说得有道理,便不再坚持。

  张飞正要离开,赵二又叫住了他:“老张,等房舍和粮食的事安排好了,通知我下。我看了下兵书后,发现还需要准备些东西,到时我们一起商议下。”

  “好嘞!”张飞一口答应。

  之后赵二又练了会“骑”马,就又回去研究兵书去了。

  现在赵二已经读懂了一部分兵书内容,所以不需要再拿什么军训方法去糊弄事了。当然,军训的内容还是可以吸收一些元素进来的,比如站军姿。

  两天后,新衣服做好了,赵二特意在穿之前洗了个澡。洗澡的方式与赵二在电视剧上看的差不多,就是钻进一个大木桶里洗,里面有烧好的热水。不过也就是张飞这样的大地主才有这条件,普通人家就老实去河边洗凉水澡去吧!

  轮到洗头时,老仆端过来一小盆浑浊液体,赵二问这是啥,老仆说是洗头发用的,淘米水……

  好吧,原来古代的洗发液就是这个!

  其实古代用来洗头发的材料很多,淘米水是普通人家最为常用的。而更加富贵的人家,则会用一些皂角、木槿叶之类的东西,有些还会加入什么草木灰啊,芝麻叶啊,桑白皮啊,桃树枝啊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玩意。

  穿上新衣服后,赵二去找安排好房舍粮食后的张飞。

  “哟,老赵,这新衣服果然适合你,可还合身?”张飞笑着问道。

  “当然合身!”赵二对这衣服也很满意,后世的衣服大都是服装店买的成衣,虽然买着方便,但合身程度可就跟裁缝量体裁的衣服比不了了。

  赵二也不跟张飞客套——张飞这直爽人也不喜欢这套,直奔主题:“老张,我看了下兵书,上面写每个兵都得配发一个写着自己姓名职衔的牌子。”

  “腰牌?”张飞想了想,“是那种……类似那些当官的证明身份的东西?”

  当官的配的是印绶,不过因为体积小(汉代的印都很小,还没巴掌大),看起来跟腰牌也差不多。与腰牌更像的是兵符,不过那玩意可不刻名字,谁拿了都能用,不防盗。

  “差不多,我不太清楚现在大汉士兵是否有这个,不过咱们军队里肯定得有,而且十分有必要。”赵二解释道,“如果每个士兵都有这么个腰牌,上面刻上自己名字,然后登记在册。平时出入军营都凭腰牌证明身份,那么奸细就很难混进来了”。

  张飞一拍大腿:“有道理!这腰牌怎么做,用铜的还是木头的?”

  赵二想了想:“高级军官可以用铜的,剩下人用木头就行,要统一样式,上面目前只写职衔和名字就行,字体最好一致,以防伪造。”

  都用铜的最好,可惜成本太高。

  张飞挽起袖子:“这个俺在行,老张俺最擅长刻字了!”

  赵二以为张飞吹牛,他却不知张飞是历史上有名的书法大家,刻字造诣尤其闻名,有《立马铭》传世。

  赵二接着说:“然后就是我军的标识了,那天咱们商量的是弄个布条或者头巾什么的……”

  张飞打断道:“就头巾吧,咱布料够,装备个千八百人没问题!”

  赵二点头道:“行,染什么颜色一会跟老刘、老关一起商量下。其余的也没什么了,等铁匠招来了再说!”

  吩咐完了张飞,赵二又找到了刘备。赵二看刘备和关羽这俩人老是急着想帮忙,便遂了他们心愿,给他们找点事干,反正他们的马术有的是机会练!

  赵二先冲刘备打招呼:“刘兄安好?”

  “赵兄弟不必客气,可是有什么我能做的?”刘备摆了摆手,他也知道赵二不擅长礼节客套,所以也索性直接问事情。

  那我就直说了!赵二可是知道刘备擅长什么: “是这样的,听闻刘兄之前是贩卖草鞋为业?”

  刘备听了脸上微微一红“惭愧,惭愧,家贫……”

  赵二打断他:“刘兄不必如此!我只是想问,若刘兄擅长这个,可否先编一些草鞋,以供军需?”

  让刘备来编草鞋也是昨天才想到的。赵二这几天骑马四处溜达,也遇见几个下地干活的老农,发现他们都光着脚,没穿鞋。

  一开始赵二还以为他们是为了干活方便,一打听之下才知道,这时代平民百姓们还普遍穿不起鞋,至少穿布鞋的不多。不然刘备也不会卖草鞋为业了。

  刘备一听立刻答应道:“备义不容辞!”想了想又说道:“对了,我家中还有一些存货,我这就去取来。”

  这刘备这几天除了练骑马也没别的事做,早闲坏了。一听有事做,而且还是自己的老本行,立刻满口答应。

  赵二安抚道:“不急,只要在兵招齐之前拿来就好!”

  刘备却等不及,立刻上马回家取货去了。

  赵二又找到关羽,这关羽自从教会刘备骑马后,也没什么事了。虽然刘备骑术还不够纯熟,但之后只差实际锻炼了,需要关羽来教的部分倒没有了。赵二想让关羽也做点什么,但又不知他擅长什么。这关羽,可以说是三兄弟中赵二最不了解的那个了。毕竟关羽话不多,很多时候几人聊天时,他只是旁边听着不说话。赵二只知道关羽之前闯过江湖,卖过枣。

  赵二叫他:“关兄……”

  “叫某老关就好,某跟老张一样粗人一个。”挺好,又一个不用客气的。

  赵二于是主动询问他:“好,老关。不知老关你擅长些什么?”

  关羽一捋胡须,脸上显露出一种颇为得意之色:“某擅长砍人。”

  我当然知道你会砍人!“老关你武艺高我是知道的,日后教授军中士卒武艺自然用的上你……”赵二顿了顿,“我是想问关兄还擅长什么?”

  --

  PS:张飞擅长书画的说法和立马铭的真实性,在史学界存疑。大家就当它是真的好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