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青州解围
贪财好色2020-03-16 15:273,677

  兄弟俩刚要互相吹嘘一番,心中忽然警兆大生,他们意外发现这伍人中余下的两个长矛手不仅没有吓得逃跑,反而还挺矛刺了过来,两兄弟赶忙避开,要不是他们的武者直觉敏锐,这一击就能要了两兄弟的命!

  这也是两兄弟轻敌,以往他们面对官军的一伍士兵时,只要瞬间解决其中三个,那么剩下两个人就会被吓得或是逃窜,或是愣在当场,彻底失去反抗之心。

  却没想到赵二的部队军纪甚严,明确规定在战斗中一旦有同伴受伤或死亡,其余人不得去管同伴,只一心继续杀敌就是。训练时但有分心者,登时就是一顿鞭子外加事后一顿军棍。这条规定早已烙印在他们脑中。

  兄弟俩不敢再大意,站稳身形后,就准备再发动一击,解决掉这两个长矛手。

  而此时,另一伍士兵终于接近了这里。

  陈大狗也看到了他们,于是临时改变策略,他深吸一口气,右臂猛甩,一锤脱手而出,直飞向第二伍士兵。第二伍士兵中的刀牌手躲闪不及,当场被飞锤砸中,他手中的蒙皮大盾瞬间被砸得裂成几块,而飞锤去势不减,直接撞入了刀牌手的胸口,刀牌手当即死亡。

  因为惯性,刀牌手的尸体亦后退了几步,而他身后的四名长矛手,为了避免重蹈第一伍中那名被撞死的长矛手的覆辙,本能地向旁边散开了一步。

  这就给了陈二狗一个机会,只见他纵身一跃,如同一枝抛射的箭矢一般,落入了第二伍士兵的包围中,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时,一个原地三百六十度大横扫,击飞了四名长矛手外加一名伙兵。

  第一伍中残存的两个长矛手再度发起了刺击,一左一右攻向陈大狗,陈大狗轻蔑地一笑,伸出右手,徒手便抓住了右边刺过来的长矛,同时用左手的大锤挡住了左边刺来的长矛。

  陈二狗紧跟过来,一棍捅向那名武器被抓住的长矛手,这个可怜的长矛手此时正在努力与陈大狗争夺长矛的控制权,毫无抵抗之力,瞬间被陈二狗捅爆了脑袋。

  陈大狗眼见只余下一名长矛手了,也不再急着杀死对手,而是决定玩点花样。他丢下左手中的大锤,然后用双手同时抓住了对方刺来的长矛,用力一掰,“咔吧”一声,

  长矛断为两节。

  那名长矛手失去了武器,顿时变得有些不知所措,他低头看了看,发现地上还有死去的同伴的武器是完好的。于是他又迅速捡起了一杆新的长矛,再度发起了刺击。

  然而这样做依旧是徒劳的,他的长矛再度被陈大狗掰断了。

  “大哥,别玩了,还有其他敌人要对付呢!”陈二狗提醒道。他见陈大狗没意见,便冲上前,以双手抓住长矛手的肩膀,然后用力一撕,那名最后的长矛手便被撕成了两半。

  至于第一伍中的那名伙兵,则早在一开战时就跑了。

  这倒也不怪他,因为伙兵本来也没有作战的义务。

  “呼……呼……大哥,这些官军跟以往的不太一样!”陈二狗喘着气,对陈大狗说道。

  陈大狗亦附和道:“是啊……呼……累死我了!”

  别看这两兄弟在刚才的战斗中表现骇人,殊不知那些招数都是以瞬间消耗大量体力为代价的,没有办法持久。如果不能及时恢复体力,那么在下次施展时威力便会大减。

  没等他们喘完气,又有两伍刘备军士兵朝这边过来了。陈氏兄弟不敢大意,捡回武器后再度迎了上去。

  这两伍士兵同样是脱离了大队的。然而与之前那两伍士兵不同的是,他们是隶属于同一个什的,有什长指挥。

  什长在赶到前,在远处看到了之前的战斗,知道这两人不好对付,当即制定了一个策略,命令两伍人从两个方向同时发起攻击,两伍人行动一致,又距离不远,配合得相当良好。这就导致了两兄弟没办法逐个击破,不得不分头应战,一人面对一伍士兵。

  陈大狗故技重施,双锤再次砸向第三伍士兵中的刀牌手,刀牌手虽然知道自己挡不住这一击,但却并不躲避,因为他的职责就是保护身后的队友。他弃了环首刀,以双手托住盾牌,去抵挡陈大狗的这一击。

  同时身后四名长矛手亦同时刺向陈大狗,他们也知道刀牌手不可能挡住这一击,但是却能够为己方四人创造攻击敌人的机会,自己可不能让他白白牺牲!

  陈大狗顿觉不妙,这次没有陈二狗与自己配合,而对手的配合度又比之前那两伍人高上不少,自己再以一敌五就变得很困难了。但事已至此,想收招也来不及了,只好继续砸了下去,同时身体一扭,妄图躲开对方的刺击。

  “砰!”

  双锤与盾牌接触,刀牌手瞬间被陈大狗砸死,只是这次他没有被整个砸进地里,仅仅是小腿没进土里了而已。这并非是因为他双手举盾,而是因为陈大狗的体力已经不如之前那样充沛了。

  陈大狗扭转身体,竭力躲开了其中两次刺击,然而对方毕竟是四支长矛同时捅来,足以封锁躲避的空间,导致陈大狗终究还是中了两矛。

  陈大狗不甘失败,怒吼一声,拼着受伤,向前推进,同时双锤齐挥,又砸死了两名长矛手,而自己的伤势却更加严重了。

  另一边,陈二狗也遭到了同样的境遇,他从来没遇到过配合如此严密的军队,更没有遇到过如此拼死作战的士兵。原先他们遇到的那些官军士兵,是决计做不到牺牲自己来给队友创造杀敌机会的事的! 陈二狗在杀死了第四伍中的两名士兵后,亦被剩余的三名士兵击中了。

  他也不顾伤势,强行进攻,以一个横扫解决了第四伍中余下的士兵,

  两兄弟平时自诩武功盖世,所以压根没有披铠甲的习惯,如果他们事前披了铠甲,那么即使挨了士兵们的几次攻击,也不会有太大问题。毕竟铁铠的防御力不是盖的,挡住寻常刀剑没什么问题。不像现在,两人均受了致命伤,眼见是活不了了。

  “大哥!”

  “二弟!”

  “我想起那天下午夕阳下的奔跑,”

  “那是我们逝去的青春,”

  “我们的生涯……”

  “一片无悔!!”

  两人说完遗言,便闭上了眼睛。而听从命令老老实实在后方观战的黄巾贼们,一见渠帅已死,立刻一哄而散。

  刘备他们却是没注意到这边的事,他带着大军一路杀到了青州城下,一面组织人继续攻击围城的黄巾军,另一面向城内守军通报自己的身份。

  青州城内的太守龚景本来正在发愁,这城要是守不住了怎么办?突然接到城头守军来报,说有一伙黑头巾的铁甲军,人数至少上万,正在追杀黄巾贼。

  他一听大喜,觉得应该是朝廷派援军来了,赶紧登城观望,只见这些黑巾军举着一杆大旗,上书一个“刘”字,便以为是朝廷派的某个宗室领军。于是立刻组织兵力,开城门出去援助。两相夹击之下,贼势大败。这青州城里可是有不少骑兵的,他们都受过专业训练,对于追击溃敌十分有经验。这些青州军原本就士气尚在,一见敌人溃败,更是士气大振,四处出击,一时间被杀死、投降的黄巾贼极多。

  经过一番统计,光俘获的黄巾军数量就有数万之多,其战果完全不是涿郡之战能比的。

  刘备见此情景,也感叹有骑兵就是好啊!

  战斗结束后,龚景亲自来到刘备面前,询问来历:

  “在下齐国相龚景,多谢各位英雄。不知诸位是朝廷哪路军队?”

  下面人不懂官制,可以“青州太守”地瞎叫。但龚景自己不会那样,说出了原本的官职。

  刘备拱手答道:“府君不必如此,在下刘备,刘玄德,乃中山靖王之后。受幽州涿郡太守刘府君所托,前来救援青州。”

  邹靖也表明身份前来见礼。

  龚景一听果然是宗室带队,便高兴地邀请众人进城休整。他却不知刘备这个宗室目前还没被朝廷承认。

  照例又是一桌酒宴。互相推盅换盏,客套一番后。刘备向龚景打听起来目前国内黄巾军的形势。

  龚景先介绍了下青州的形势。原来青州与幽州不同。幽州地处边陲,时常受到北方游牧骚扰,故人口稀少,无论是汉朝军队还是黄巾军都不算多。所以当初刘焉听到程远志带着五万大军来袭时,才会吓成那样。

  但青州不同,青州地处中原,人口稠密。在同样面积下,无论是兵力还是粮食产量,都远胜幽州十倍。程远志那五万人放到青州,还真不算什么。这也是为什么三国时期诸侯都在争夺中原地区,当曹操占了中原地区后就不再把其他诸侯放眼里的原因。

  幽州的黄巾贼,在首领死了之后,基本就会四散,很难再构成威胁,想聚起来也没那么多粮食了。但青州不同,他们即使一时被击退,只要假以时日,还会再度卷土重来。

  目前青州诸郡的官军,是处于各自为战的状态,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指挥。青州刺史一职也处于空缺状态……不是被黄巾贼杀了,而是前任青州刺史黄琬在黄巾起义前夕就被征召入朝,当了侍中,而新的青州刺史一听青州爆发了匪乱,直接拒绝过来赴任。这就导致了位置空悬。

  而龚景自然也不是什么执掌州事的领头人物,他自己都自身难保,哪有空管其他郡死活。不过在龚景看来,青州的其他郡目前都是处于自保有余,出击力量不足的状态,倒是不必为他们担忧。

  刘备又问了其他州的情况,龚景说其他州的情况他也知道的不多,毕竟他已经被围困在临淄有段日子了,半夜偷偷放信使出去求救没问题,但外面的消息想进来就难了。

  只知道自黄巾乱起以来,朝廷共派出三路大军进剿黄巾军。其中右中郎将朱儁所部主要负责南方战线,前往平定豫州黄巾,而左中郎将皇甫嵩则率军前往兖州平定黄巾,主要负责中路战线。朱儁所部到达颍川后不久,就遇到了黄巾渠帅波才,胜负未知。而朝廷的最后一路大军则开往冀州,一直在与张角亲率的主力军周旋,听说也打了几个胜仗。大军的指挥者,正是刘备的老师——北中郎将卢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混在三国当军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