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回家
三棵树5232018-01-19 13:272,474

  “妈妈,后来呢?后来树回家了吗?还有秦天,秦天游到岸边了吗?他们长大了吗?他们在哪里呢?”小女孩好奇地追问着,灵动的大眼睛在小脸蛋上一眨一眨,显然是听入迷了。

  妈妈笑了:“当然回家了。他们,都回家了……”女人的目光落到了书柜里的一个相框上,相框里是微微泛黄的照片,几十个孩子在上面排成四排,一张张稚嫩而又略微模糊的小脸诉说着岁月的更迭。

  “他们现在哪儿呢?和我们一起在这个城市吗?”小女孩不依不饶。

  妈妈没有回答,似乎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门响了,有人进屋了。

  “爸爸!你回来啦!今天好早哦!妮妮还没睡呢!哈哈!爸爸终于可以陪妮妮玩会儿了!”小女孩兴奋地向来人扑去,完全忘了自己刚刚还问了妈妈好几个问题。

  “回来啦!今天还顺利吧!”女人笑着迎了上去,接过了男人手里的外套和提包。

  “嗯,还好。”男人对女人笑了笑,点了点头,低下了身子一把抱起脚下的小女孩,在空中转了两个圈,逗得小女孩“咯咯”发笑,他也微笑着问:“妮妮在家有没有调皮呢?”

  “才没有呢!妮妮可听妈妈话了!妈妈还给妮妮讲了一个好好听的故事呢!妮妮讲给爸爸听!”小女孩挺着小胸脯骄傲地回答。

  “好啦,妮妮该去睡了,爸爸累了,让爸爸好好休息。”女人温柔地说道。

  “嗯,好吧,那妮妮明天再讲给爸爸听哦!”说完,在爸爸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爸爸也微笑着亲了亲女儿的小脸蛋儿。小女孩乖巧地点着头,扑进了妈妈的怀抱。

  书房里,男人拿着相框,轻轻抚摸着照片上的一张小脸。女人轻推开门,把一杯热水放在了书桌上。

  “妮妮睡了?”男人轻声问道。

  “嗯,睡了。今天怎么样,手术还顺利吧?”女人问。

  男人把相框放回了书柜,转身走到书桌前坐下,端起热水喝了一口,点了点头,说道:“顺利,病人的生命体征很平稳。明天下午开始,五省老年病防治论坛就正式开始了,为期一周。完了之后,我想给院长请个假,再去找找他,或许,真是失忆了……”

  女人理解地点了点头,双手轻轻抚上男人的额角,力道适中地按摩着。男人闭上双眼,满足地微微叹息,享受着这片刻的温馨。

  女人轻声说:“我给协会里的作家们都发了讯息,有些喜欢四处采风的,希望能带回消息。这么多年了,或许真的失忆了吧……今天下午我带妮妮去看了马老师,她老人家精神不错,还念叨着你怎么一个多星期没去她那儿了,让我提醒你注意身体,别累着了。天气转冷了,妮妮爷爷的腿又开始犯痛了,妮妮奶奶打电话来抱怨老爷子不顾自己病痛又接了新单,查账对账费眼又费神。我今天去医院给他开了药,打算明天带妮妮去看看爷爷奶奶,也劝劝她爷爷别累着了。哎,老爷子就是闲不下来,妮妮外公也是,早该退休的人了,还成天泡在律师事务所里,她外婆也是诸多抱怨啊。这不,俩老太太今儿发了狠,约着马老师去旅游,说是要把这两老爷子凑一块儿,让他们也尝尝柴米油盐的苦。老太太们报了个私家团,下周出发,去三亚七日游。我给俩‘留守老人’说了,下周就来咱家,妮妮打的电话,还说把棋盘茶具什么的都给爷爷外公准备好了,俩老爷子高兴着呢,一口就答应了……”

  宁谧的夜里,女人絮絮叨叨讲述着日常琐事,男人轻靠着她,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鼻腔里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

  千里之外的某个小渔村里,魁梧的男人披衣而起,望着窗外黎明前的宁谧夜色,微微叹息。刚才梦里的场景又一次袭上心头,他的太阳穴突突跳着,一时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男孩,女孩,兔子,中年妇女,老人,一张张陌生而又倍感亲切的面孔在眼前轮番闪过,他们似乎在说着什么,但这么多年来自己从来没听清。头又开始疼了,男人努力停止了思考,端起桌上已经凉了的水,喝了几大口。

  明天就要出发去外省参加医学论坛了,关于老年病防治的,这个领域一直是他异常感兴趣的,可能是因为想报答日渐老去的养父母吧。养父母膝下无子无女,多年前从渔民的手中接过了昏迷不醒的他,犹如得了个宝,视同己出。养父多年从事中医,尽最大可能调养好了他的身体,但他仍然落下了这个偶尔头疼的毛病,尤其是晚上一做乱梦就会头疼,所幸还影响不了正常的学习、工作和生活。他忘了自己的从前,这让他很是遗憾,但养父母无微不至的关怀弥补了这一缺憾。不知怎的,他心里一直有个强烈的愿望——当医生,许是受了养父的影响,许是为了报答养父母的恩情,还可能是,心底一直有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声音告诉他这是他的梦想。医学院毕业后,他留在了县医院,刻苦钻研几年,竟然成为了老年病防治领域的一把“妙手”,市医院挖过他,省医院要过他,都被他婉拒了,一来养父母不喜欢大城市不愿意离开故土,二来他也不想离开这儿,他直觉他的身世与这条河有关。

  桌上的手机倏忽亮了,是一条简讯。他打开,女孩子活泼可爱的头像出现在眼前:大懒虫,起床啦,早点去高铁站哦,到了外省给我打电话,家里装修的事儿包在我身在,全叔全婶儿我会照顾好的,放心啦,加油哦!……他咧嘴憨憨地笑着,就像一个可爱的大男孩,一字一句忍不住小声读了一遍又一遍,又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头,双手捧着手机,认真回了消息。

  隔壁房间亮起了灯,老两口起床了。窸窸窣窣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看到他房间里透出的光,老人楞了一下,走上前轻轻敲了敲门,问道:“根子,你起来啦?还早着呢,你再睡会儿,我和你爸把早饭做好了再叫你。”

  男人拉开房门:“妈,没事儿,我睡醒了,精神着呢!”说完还夸张地举了举手臂。

  爸爸骄傲地看着儿子,笑了:“我去院子里摘几个新鲜番茄,你妈做你最爱吃的番茄鸡蛋面!”说完,乐呵呵地打开了大门。妈妈对着爸爸的背影说道:“多摘几个啊!待会儿我给英子家送去!”爸爸应了一声,出去了。妈妈又笑着轻拍了他的肩膀,走进厨房忙活起来。

  男人像个毛头小子,搔了搔头,无声地咧嘴笑了,他边朝门外走去边高声道:“爸,我来帮你!”

  初秋的萧瑟被高爽朗洁的天空一扫而空,太阳还没有出来,万里无云的一片蔚蓝天幕纯澈的仿佛孩童的双眼,满园的金黄碧绿烟紫绛红争奇斗艳,老人高举着两个大红番茄看着他笑,大男孩般的男人笑着迎了上去……

  这个秋天,该是收获的季节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童话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