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马列老太的前世今生
三棵树5232017-08-22 11:061,716

  这位在校门口替树解围的马老师,就是传说中让学生们闻风丧胆的“校园女魔头”——训导主任马列宁老师,人称“马列主义老太太”或是简称“马列老太”。据说她名字的来历颇有些历史背景,马列老太的父母是革命斗争中坚贞不二的红小兵,对领袖的崇拜几近狂热,这份狂热延续到改革开放初期生下了女儿之后,便悉数倾泻到了女儿身上,由此,“马列宁”这个如雷贯耳的名字横空出世了。

  马老师也就三十七、八的年纪,但长期耳濡目染革命父母言行,养成了一种一丝不苟的严肃的人生态度,衣食住行,甚至每一根头发丝儿,都散发着浓烈的“正义之气”。她常年穿着或黑或灰的女士西装,每颗纽扣都扣得死紧,从不戴任何首饰,更遑论披红挂绿了。无论校内校外,任何时候看到她,都是一头直发在后脑勺一本正经地挽一个髻,加上些许的几根白发,凭空便把年龄增加了十岁。小学里多是活泼开朗又好打扮的年轻女老师们,两相比较之下,她便越发呈现迟暮之态,再加上训导主任的角色,成天板着脸说教,开口闭口便是规矩纪律,思想高度非一般人所能企及,调皮的学生们便在背后给她取了个响当当的绰号——马列主义老太太,喊顺溜了便成了“马列老太”。这个绰号以星火燎原之势在全校上下广为传播,上至校长,下至一年级新生,竟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在各个单位,女职工的婚姻家庭状况都是好事者明里暗里关注的重点内容,但马老师的婚姻状况一直是个谜,和她的显赫声名呈极大反差,竟然无人知晓。这种情况下,往往就是谣言风生水起之时,于是乎,有人说她是一辈子不结婚的身心残缺的老姑婆,有人说她与某领导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有人还说她有个私生子。私生子的指向,便是大名鼎鼎的秦天。可不是!马列老太对谁都是一本正经的“恶劣”,唯独对秦天这小子,似乎黔驴技穷了,不仅如此,似乎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二人之间涌动,她时常被秦天抢白到无言以对就不说了,关键还被发现经常“含情脉脉”地远望近观秦天。某些恶毒的男老师甚至在私下里开玩笑:这虎姑婆别是看上了人家小鲜肉吧,防火防盗防校长,现在男生们也得防防训导主任了。学校也是个小社会、小江湖,有人的地方是非就多,和性别无关。

  在学生们当中,关于秦天是马列老太私生子的传闻甚嚣尘上,但碍于秦天的霸王脾性,都只敢私下议论,无人敢当面取笑。无论老师学生,又都碍于马列老太的恶名,哪有人敢找她求证一二,这事儿便这么暗地里添油加醋扩散着。好事者们往往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彼此心领神会,又何须当事人亲口承认呢?甚至有人发誓声称,亲眼看见马列老太在空无一人的办公室拿出某疑似秦天的幼儿照片,亲吻抚摸流泪,完全演尽一位慈母角色,真真是闻者落泪、见者伤心啊!还有某高年级学霸暗中组织过一次统计,关于马列老太对秦天和其他同学的关注度比较分析,结果可想而知,秦天的被关注度达到了匪夷所思的高度。事实胜于雄辩,传闻确凿无疑。

  关于各种传闻,两位当事人都有所耳闻,但态度截然不同。马列老太似乎并不在意,充耳不闻,依然故我,对秦天的关注只增不减,毫无避嫌的自觉。秦天呢?这霸王龙的脾气可不是盖的,听到一次便伤及无辜一次,方圆十米无人幸免,甚至连小喽啰们也成了老大泄愤的沙包。有鉴于此,好事者们迅即转入了地下的地下的地下,行径堪比谍中谍和零零七,但这传闻的刺激性与真实度便更是呈飞速攀升模式了。

  树也听说过这个关于私生子的传闻,但他并不关心。他厌恶秦天,对马列老太也敬谢不敏,见到此二人都唯恐避之有所不及,哪里还敢关注一二?但在树的心底,他对秦天是马列老太私生子的传闻高度怀疑,秦天身上没有半点儿马列老太的根红苗正严肃劲儿,若他是她的儿子,那绝对必须得是基因光速突变的结果。树很满意自己找到的这个词汇——基因突变。老人们常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马列老太的私生子,怎么着也得是那个手臂上挂着“五道杠”、鼻子上架着“厚瓶底”一脸严肃地站在校门口检查红领巾的大队长啊!树经常会为着这个想象中的画面偷偷乐上一乐,本来就是嘛——训导主任和大队长才是天生一对的母子啊!

  树常常也会联想到自己,自己又遗传到了父母的什么基因呢?对于一对心思现实的父母而言,一个超龄生活在幻想中的儿子,算不算也是基因突变的结果呢?

继续阅读:第五章:树爸爸和树妈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童话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