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世界的旁观者
三棵树5232017-08-31 18:581,785

  又来到树下,浑身酸痛的他只觉得精疲力尽。树躺在草地上,微眯着双眼感受烈日的光芒透过枝叶的抚触,心里闹哄哄一片。为什么越长大越复杂?这个世界不能再单纯一点吗?

  两天前的生日场景还历历在目,然而第二天他就在无意中发现了妈妈的秘密。还没从震惊中走出来,第三天一早就被秦天堵在了校门口,发生了这一连串始料未及的祸事。

  妈妈?树嘲讽地冷笑,一天前的经历足以扭转他对这两个字所有的敬意和爱。那天下午放学后,在回家的路上,他无意间看到了妈妈和齐叔叔坐在路边的咖啡店里。树好奇地正要推开店门,惊人的一幕出现了,妈妈忽然哭了,而齐叔叔则轻轻搂住了妈妈的肩膀。树惊呆了,他下意识地后退几步,躲到了路边的邮亭旁。

  树仔细打量咖啡店里的两个人,透过落地玻璃窗,树看到妈妈穿了一条好看的裙子,脸上也化了淡妆,很好地掩盖了她这段时间以来憔悴的神色。自从爸爸出事之后,妈妈再也没有在穿衣打扮上用过心,今天,这是怎么了?而且,为什么哭了?而齐,齐叔叔还抱着妈妈?最重要的是,他们今天来这儿干嘛?树的心里一连串巨大的问号,而出现在他脑海中的可能的答案是他抗拒的内容,树觉得心里就将被压了千钧之力一样,全身像被灌了铅,动弹不能。

  咖啡馆里有几对恋人,树看不真切,他死死地看着妈妈,两人的身影在其中可不就像一对恋人般的和谐,树的双眼像被针刺般疼。

  他们,是在约会吗?

  这个念头一起,树只觉得血气倒涌,牙齿咯咯作响,浑身发抖。那么,爸爸呢?树的眼前浮现出爸爸躺在床上无助脆弱的模样。爸爸他知道吗?树苦笑,他怎么可能会知道!

  会不会像电视上演的,爸爸出事了,妈妈实在忍受不了打击,抛夫弃子,和其他男人离开了?树沉浸在自己的悲剧想象中,眼前浮现的却是风雨中医院大树上摇摇欲坠的鸟巢。

  我该不该进去阻止他们?或是立即跑回家告诉爸爸?树胡思乱想,眼睛酸涩得全是雾气,竟越来越看不清玻璃里的情形,看不清也好,是不是看不见就可以当它不存在了?他觉得自己哪里是“男子汉”,自己就是个弱者,爸爸也是,他们父子俩在玻璃里的这对人面前就是弱者,就是弱智!

  好像有个男人在他的身边讲电话,但树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树的眼前越来越模糊。双眼迷住了,看不清前方的事物;双耳堵住了,听不见周围的声音;心里空荡荡的,就好像一具行尸走肉……

  也不知站了多久,久到邮亭老板都好奇地问他话了,树才从自怨自艾的世界中短暂醒了过来,咖啡店里早已人去楼空,树拖着沉重的脚步慢慢回了家。

  回到家里,妈妈已经换下了那身漂亮的衣衫,也洗去了妆容,如同往常一样忙前忙后帮爸爸擦洗换衣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树压根儿不信这个与咖啡店里的那个陌生女人判若两人的人,会是自己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妈妈。

  妈妈就像没事人一样,询问树为何回家晚了,树的心里乱糟糟的,根本不想面对她,一言不发地把自己锁进了卧室。爸爸妈妈以为他上学累着了,也没在意。小姑妈把晚饭给他端进了房间。树一口也吃不下,作业也不想做,就这么直愣愣地躺在床上,空荡荡的脑袋就像被麻醉了一样。

  妈妈担忧地过来看他,他把自己捂进被子里坚决不露面,妈妈轻拍了他几下,安慰了几句,又过去照顾爸爸了。树觉得她真虚伪。

  爸爸在隔壁房间说着什么,好像要去考什么资格证,让妈妈给他买书回来。妈妈轻声答应着。夫妻俩说着一些有的没得的话,如同往常一样,树几乎就要以为这一幕如同往常一样属于平凡夫妻的温馨画面了,如果没有今天下午在咖啡馆偶遇的那一幕。可偏偏这两个画面同时在树快要裂开的脑袋里播放着,自己这个旁观者快崩溃了。

  ……

  树从回忆中醒来,只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完全盖过了脸上身上被打的疼痛。他叹了一口气,抚着头爬了起来,站在石头上拉下枝条,之前写的还清晰地呈现在叶片上,精灵还没有回话,许是大白天人来人往还没来得及吧。

  树掏出笔,想写些什么,却又无从下手,心里憋堵得慌。他静立良久,终于写上了一句自己也不知从哪里看到的话:我们热爱这个世界是没有错的,错的只是将世界据为己有。

  写完后,他默读了一遍,把句号改为逗号,又在后面加上一句:或是据为己有的贪婪的想法。

  “咳。”一声轻咳从身后传来,树猛然放开枝条,转回头。

  女孩站在他的身后,好奇地看着他,轻声细语:“老师让我来找你,我想,或许你在这里……”

  这一刻,风起,叶子随之舞动……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他或许也不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童话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