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吉他手和跑调大王
BUT组合2020-02-06 13:203,177

  鹿仁嘉从六岁开始学吉他,不算特别早,但也不晚。第一次喜欢上吉他,是偶然在电视上看了动画片《数码宝贝》,被片头曲《butterfly》吸引,后来上网查了这首歌,也有演唱会的视频。其他粉丝都把目光聚焦在主唱身上,但他喜欢主唱身后伴奏的那些人,侧着身子,脸被垂下来的头发遮住,低头认真地沉浸在弹琴的世界里。

  鹿仁嘉觉得弹吉他的人,非常帅。

  他不算是特别有天分的人,但好在足够努力。初中的时候拿过区里艺术节的奖,他长相秀气,还一度是不少小姑娘追求的目标。

  会注意到白海他们,是因为九月末的迎新庆典。他其实和白海在外型上有些类似,用最近网络上流行的说法来讲,他们属于“竞品”。

  总之迎新庆典的节目排序不知是否参考了班级,鹿仁嘉的表演被安排在他们后面。后者在台上时,他在后台准备上场,根本没有在意台上的情况。

  后来突然停电,后台也陷入一片黑暗,外面吵吵闹闹的一片,他的注意力也转了方向。台上的三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等灯再亮起来的时候也没能回过神来的样子,特别是吉他手,看上去似乎根本就不会弹吉他。

  鹿仁嘉对此嗤笑了一声。

  他上台时还是信心满满,自己精心准备了很久的曲子,在前一组人如此糟糕的衬托之下一定更加出彩。但台下的观众似乎还沉浸在之前的氛围里,即使教导处主任出声警醒也未能起到效果。

  大家都在讨论刚才的事故与白海他们可笑的表现——鹿仁嘉的表演无人在意。

  他憋了一口气,等十一假期回来之后还是没憋住,总想找机会让他们出丑。之前他还特意去他们发布翻唱的网站,选择音乐分区,发现他们的《没什么大不了》竟然上了分区的首页推荐,石子沂没写他们的本名,只写了组合名,叫B。U。Teen。

  “什么鬼,竟然没有差评??”

  他翻了一圈评论和弹幕,都是什么“好苏”、“耳朵怀孕了”、“超好听”之类的赞美。他气得喘了几口粗气,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动,噼噼啪啪地打了一串字:“什么垃圾,难听死了……”

  打这几个字的时候,他还是有些心虚,但一想到自己当初表演时的场景,就无比气愤。

  过了几分钟之后,他又回来看,发现自己的评论显示已被系统删除,删除前还有几个人回复他,说他耳朵聋了。

  鹿仁嘉惊得张大了嘴巴,然后砸坏了自己的键盘。

  此刻,昏暖的光线衬得鹿仁嘉的表情莫名的有些威慑力,泰太一时愣在那里,反而是由浅先回应他:“什么事?”

  他站在那里半天都没说话,白海等得不耐烦,继续咔嚓咔嚓地吃虾片,“你倒是说啊。”

  “你们没有资格唱这首歌!”

  鹿仁嘉突然变得义愤填膺起来,看得白海一愣一愣的。泰太也是一脸懵比,“为什么没资格啊?”

  鹿仁嘉白了泰太一眼,语气里透露着不屑,“垃圾吉他手,”然后又转向白海,“跑调大王。”

  白海的虾片吃到一半,听了他的话,不小心卡在嗓子里,使劲咳了两声。他跟泰太都算是被当面diss了,只有由浅侥幸逃过一劫,他于是也瞪了由浅一眼。

  “我知道你对我们可能有些偏见,但唱什么歌,似乎是我们的自由吧?”

  “我不会让你们唱这首歌的。”

  鹿仁嘉冷哼了一声,转身就走。

  “莫名其妙……”泰太小声嘟囔着,“他什么情况?”

  “管他的呢。”白海与泰太对视,继续啃自己的零食,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背书。”

  泰太:????

  补考时间定在一月十二日,其实也没剩几天了,白海这两天都不让泰太碰吉他。但他忍不住,就算不能弹,也非要背着吉他上学。

  “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背着!”泰太握紧了琴包的带子,吉他隔着布料紧紧地贴在他的后背上,“弹不了还不能给我一个念想吗!”

  在三十一世纪,泰太还没有过和自己的吉他“分离”超过两天的经历,但现在别说弹奏,上课的时候连看都看不到。

  “给你念想了,你补考怎么办。”

  “我就背着!不会想的!看着吉他我安心……”

  “成成成,”白海在这边呆久了,说话也有了点口音,他认命一般,松了阻止泰太的手,“你现在像个蜗牛。”

  “嗯?什么意思?”

  “——去哪里都背着自己的壳。”

  泰太听后“哈哈哈”地笑了两声,之后又觉得不对,“怎么感觉像被骂了……”

  三个人吵吵闹闹地出了门去上课,李健国跟在后面,大概是很久没有一起出行,此时有些犹豫要不要跟上去一起走。

  由浅似乎感受到身后的视线,回过头看着他。

  “一起吗。”

  李健国受宠若惊,慌忙点头,快步跟了上去。

  之前广播站放的《没什么大不了》没能引起很大的骚动,大部分人都以为是广播站想换个风格,不知道从哪个网上找到的非原唱版,也只有一年级F班的人因为听过由浅他们唱歌,但认出来之后也就是当时议论几句,也没有到要到处去和别人说的程度。

  白海最近的食欲跟身体状况都还比较正常,所以大概能够想到他们之前的猜测应该是对的——网上的反响要比想象中好,石子沂告别之前也给他们看过一些评论,还有粉丝写了信拍下来,把照片发给他们。

  泰太心存十分感激并决定努力学习——并没有。

  期末考的卷子讲完后,每一节课都变成了自习,其他人都在提前写假期作业,只有泰太背着个巨大的琴包,坐在第一排背书,扎眼得很。

  白海坐在后排,看着泰太背一会儿书就摸一下后背上的吉他,勉强地扯了扯嘴角,“他真是我见过的脑子最有病的人。”

  由浅难得笑了一下,“你好久没说过这句话了。”

  白海愣了一下。

  这句话是他之前的口头禅之一,在三十一世纪的时候经常说。刚遇见泰太的时候,他只觉得这个人神经大条,无论何时何地都能突然兴奋,盲目乐观;后来才发觉这人的大脑构造似与常人不同,他们也没少因为想法不同而起争执。

  他沉吟了片刻,“说到底,他一点没变。”

  由浅没有接话。他不知道白海指的“一点没变”是从穿越到21世纪开始,还是从更久远的、自己所不了解的他们的初次相识开始。他主动转移了话题,“中午吃泡面吗?”

  “哈?”白海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惊愕地扭头看他,“你刚刚说什么?”

  由浅十分淡定地又重复了一遍:“中午吃泡面吗?”

  “你怎么也开始吃泡面了?你是由浅吗?不是泰太假扮的?”

  “最近新出了辣牛肉味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Excuse me?你什么时候还关注这个?”

  白海满头问号。

  之后的中午他就满头问号地跟着由浅和泰太,去食堂旁边的便利店买了X达人新出的辣牛肉味泡面,三个人一字坐开,出溜起来。

  一时间,谁也没有讲话,彼此间只能听到吸面条的声音。

  白海一向喜欢吃辣,这次却吃到一半停了下来,忍不住打破沉默:“这东西的调料味好重啊。”

  由浅也停了下来,第一个回应他:“嗯。没有XXXX味好吃。”

  泰太随即附和:“是啊!还没有海鲜的好吃呢!”

  “所以你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吃泡面了!”白海扭头,“还有你,吃午饭的时候还背着吉他不累吗!”

  泰太听后抱紧了自己的吉他,可怜兮兮地望着他,“你就这么看不上我的吉他吗……”

  “不是看不看得上的问题,你不觉得碍事吗?”

  “这是小石子儿的吉他!”泰太突然激动地喊了一声,“她不在了,吉他就代表她与我们同在……”

  “你这么说不太好,”白海被他弄得心累,继续低头吃自己的泡面,理所当然地尝到了一股子奇怪的调料味,皱了下眉,“小石子还健在,你说的跟她死了一样。”

  说着还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

  泰太就要声泪俱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小石子儿!”

  “……你今天怎么戏这么多。”

  白海和由浅都神色怪异地看着他,他一下子没绷住,“我没……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最近从同学那里拿了本书,里面女主角都是这么说话的。”

  白海在心里想着“什么破书”、“为什么要学女主角不是男主角”……但最后都没有吐槽出声,只白了他一眼,“你应该去演戏,而不是搞音乐。”

  由浅赞同地点了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