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白海见过的最差的反派
BUT组合2020-02-06 13:202,221

  泰太可以说是好不容易“熬”到了补考这一天。

  虽然帮他补习的人是由浅,但实际上监督的人却是白海。由浅除了教他题目之外,基本不会多说一个字。

  白海很严格,严格到控制他的吃饭时长,如果只吃泡面,吃饭时间必须控制在三十分钟内,另外有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但是不能弹吉他。

  这两天他脑子里都是什么染色体、DNA、牛顿力学、秦始皇统一中国、暴政之类的东西,如果没有背上那把吉他,他都快忘记自己是个吉他手了——一千年后出名,但现在一事无成的那种。

  泰太去考场前,白海还特地叮嘱他好好写字,说不定能加分,但刚接触手写不到半年的泰太估计会让他失望。

  泰太还没走进考场就被门口的监考老师拦了下来,指着他身上的包问是什么。泰太老老实实地回答是吉他,也配合他们做了开包检查,但还是说不让带进去。

  “考场内除了纸、笔、尺子、橡皮、饮用水之外,任何其他物品都不能带入。”

  监考老师让他把吉他放在教室外,他怕石子沂的吉他被人偷走,一直犹豫不决。老师大概看出了他的疑虑,让他放心,布朗姆还没有出现过偷窃事件,说白了,贵族学校的学生怎么会偷一把普通的吉他。

  泰太还是不太放心地进了考场。

  之后到底考了些什么,他脑袋里也浑浑噩噩的,想着反正也没有第二次补考了,顶多就是第二学期结束时会有留级的风险。周围的人虽然都在一起考试,答的卷子却各不相同,补考的试卷比正规期末考的卷子要简单一些,题量也少一些。泰太卡着中午吃饭的时间答完,急冲冲地跑出教室看自己的吉他。

  吉他还在。他舒了口气,背上去找白海和由浅。

  石子沂定的录音室需要在一月二十日前安排到场,算下来只剩不到八天。白海和由浅对歌都很熟了,只差泰太这边的吉他。通过之前的练习来看,泰太虽然失去了之前的能力,但天分还在,学得很快,音感很好。

  由浅拿着吕思华给的钥匙打开了英语辅导教室的门。期末考完就没什么人来这里了,空气有些不新鲜,充斥着灰尘的气味。他放下包,把窗户都打开来透气。

  泰太把吉他从包里“解救”出来,许久未弹,他的手指已经蠢蠢欲动。

  白海准备好了谱子,多年来的默契使得他们不必说一句话,就能够摆好架势随时开唱。

  白海给了泰太一个眼神,后者心领神会,手指拨动琴弦。

  但是吉他声并没有如预料的那样响起来。

  泰太惊呼了一声,“……这弦怎么断了,我手劲没有那么大啊??”

  白海本来酝酿好了情绪,此时也被突然发生的事故打断。他和由浅对视了一眼,凑到泰太身旁。

  经过几个月的学习,泰太的技术突飞猛进,虽然不能达到一千年后的效果,但也绝不会犯这种错误,更别说吉他弦本身就没那么容易断。

  “没断掉的几根弦上面也有划痕,都是将断未断的状态,”白海仔细观察着吉他,“稍一用力就会断了。”

  由浅点了点头,“是人为的。”

  “泰太他天天背着,谁能接触到啊。”

  泰太一边听着他们分析,一边沉浸在吉他坏掉的悲痛之中,此时怯怯地举起了手。

  “那个……我没一直背着。”

  白海和由浅把目光转向了他。

  “考试的时候放在教室外面了……老师不让带进考场……”

  他大概是意识到自己的决定、行为从一开始就有问题,用讨好的语气向白海道歉,“我错了……我不应该带着吉他到处跑,对不起……”

  白海白了他一眼:“你应该给小石子儿道歉,这是她的吉他。”

  “我是真的没想到,出考场的时候看见它没丢,我就以为没事,再说谁闲着没事儿干割琴弦玩啊。”

  这番话似乎提醒了白海什么,他若有所思地沉吟了片刻,“真的有人就是这么闲。”

  十二日的练习计划算是彻底黄了,三人收拾收拾东西回了宿舍。第二天,他们照常去上学,进教室的时候白海朝盯着他们的鹿仁嘉笑了笑,后者也回他们以得意的冷笑。

  课间白海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下巴向外点了点,“出来一下?”

  鹿仁嘉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笑了,“好啊。”

  三个人和他面对面地站着,莫名地有点像三堂会审。鹿仁嘉懒散地倚着墙,“有何贵干啊?”

  泰太看上去很气愤,但被白海拦在身后无法上前。白海说话开门见山,“吉他是你割的。”

  鹿仁嘉似是被他这直接认定的陈述语气噎了一下,一时不知道怎么反应。

  白海接着说:“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鹿仁嘉觉得这样很没面子,咳了两声掩饰尴尬,之后梗着脖子,“对,就是我。我说过我不会让你们唱《Butterfly》的。”

  白海点了点头,“我们不唱了。”

  “我就知道,你们别以为……”鹿仁嘉话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你们不唱了??”

  “嗯,不唱了。”

  白海的神色实在淡然,倒显得鹿仁嘉神色愈发古怪,“你们说的最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所以你可以把我们的吉他修好了。”

  说着白海示意泰太把吉他递给鹿仁嘉,鹿仁嘉整个人都懵懵的,下意识就接了过来,之后又摇了摇头,“自己修!”

  “我们没有钱。”

  白海说得理所当然,鹿仁嘉大概是还在想“他们这么轻易就答应我不唱《Butterfly》这首歌”,此时不情不愿地道:“好吧。”

  泰太还有些震惊,不知道是震惊白海说不唱《Butterfly》多一些,还是震惊鹿仁嘉的反应多一些,他甚至从鹿仁嘉的“好吧”两个字里听出了委屈之感。回教室之后,他揽住了白海的肩,“这鹿仁嘉什么情况……”

  白海冷笑了两声,“呵呵,他智商不够呗。”

  白海表示这是他见过的最差的“反派”。

  泰太看着他冷笑的样子,打了个冷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BUT!闯入者手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