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嫐人的一天(中)
浆豆2017-11-20 12:383,030

  早就饥肠辘辘的尼桑顾不上回答,两眼直勾勾的着盯着饭桌,伸手便抓起了一块大肉,美滋滋的伸长脖子吃了起来。邻桌的人见状,惊的筷子都掉在了地上。“现在的姑娘都这么奔放?”

  “喂,注意点形象,你现在是女生。拜托优雅点,优雅点。”孟娆小声提醒着。

  舌尖的诱惑让自己有点忘乎所以了,孟娆这一提醒,尼桑才反应过来,赶忙摆出一副自认为的,僵硬淑女状态。

  “喂呀,你也不用刻意这么淑女,稍微注意点就行了。哈哈~”孟娆看到尼桑那僵直的萌样,开怀大笑起来。

  “什么事把咱们学院第一校花逗得这么开心?”说话之人长的与铁巾十分相似,只是头发略长一些,身形也更黝黑健硕一些。

  “就不告诉铁杵哥你,略略略!”孟娆回身吐了个舌头。

  “都大二了,还这么调皮。”铁杵宠溺的刮了下孟娆的鼻尖,想来两人关系慎密。

  铁杵好奇的看了眼,正在小心翼翼吃东西的尼桑道:“这个小妹妹是你们的新舍友?介绍一下啊。”

  尼桑一直都在谨小慎微的吃着,就怕引起注意,可惜还是光环效应,难逃一劫。悬空着手中的筷子,脖子已经快缩到胃里了,也不敢回头就这么假装着空气,祈祷孟娆再次替自己化解危机。

  孟娆摸着尼桑的头解围道:“铁杵哥好眼力啊,这确实是我们的新舍友妮露妹妹。”

  “哈哈,小妹妹初来乍到就被你欺负的不敢吱声啦;孟娆这次你可不能再像去年那样胡闹了。爷爷那我也没办法保你太多次。”

  “喂呀,知道啦。铁杵哥你快走吧,搞的我们妮露妹妹都不好意思吃饭了。”孟娆撒娇着将铁杵推了出去。

  “好好好,对了,我来就是找你说一声,我在学校外面租了个工作室,下周我就搬出去了,铁巾那边帮我看着点,听说这小子现在为了赚取家族积分有点丧心病狂了。”铁杵说完笑呵呵的离开了。

  “知道啦,你这大哥当的比你爷爷还操心,真是的!”孟娆娇嗔着。

  “哈哈,走了,走了。记住,别搞破坏哦!”铁杵临走还不忘提醒孟娆,不是兄妹胜似兄妹。

  铁杵所过之处无不环绕着“大神”的尊称。

  “好了,继续吃吧。看你吓的!后背都全湿了!”孟娆回到饭桌,提了提尼桑已经浸透的上衣。

  “呼,吓死我了,我怎么就这么受欢迎呢?都快把脸藏到碗里了。”尼桑长舒一口气,伸展双臂,左右活动着脖子,绷了半天的淑女形象顷刻瓦解。

  “喂呀!你当周围人都是瞎的吗?才躲过一劫又得意忘形了。”孟娆掐了下尼桑的腰。

  “哎哟,我都憋一个上午了,再不活动活动,骨架都要萎缩啦。我还没问你呢,妮露是什么鬼?你又给我乱起名字。”尼桑反驳道。

  “哈啊,我觉得妮露挺好听的呀,是吧栾暖,沐暮!”

  栾暖猛咽下口中的大荤,手动点赞。“不错,比尼桑洋气多了,尼桑,尼桑,多丧啊!”

  沐暮则慢悠悠的吸完了身前的第五碗蒸蛋,仔细的与前四个空碗叠成不偏不倚的罗汉,而后手指微动“妮露,赞!”浮现头上。这一切大约花去了观众五分钟时间。

  “额”尼桑看着沐暮那有条不紊的动作,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继续填饱肚子,栾暖点的这看似夸张的八人份,就这样扫荡了一半。

  “对了,刚才是不是有个男生想约你来着?”孟娆夹了一只糖醋虾,假装不经意的问道。

  “噗!”尼桑刚划进嘴里的菜饭被吓的从口鼻中喷射而出。桌上那还剩的若干盘菜无一幸免,雨露均沾。

  一瞬间僵到爆炸。此时,最愤怒的莫过于栾暖了,饭吃到一半被人掀桌子是什么概念。那绝对是要吃人的。

  孟娆和沐暮知道要出大事了,赶紧老树盘根的抱住栾暖,示意尼桑赶紧消失,迟一秒可能就全剧终了。

  尼桑反应不可谓不快,仓皇的逃出了食堂,满嘴的菜渣都没时间弄干净。因为汗水的缘故,假睫毛开始脱胶了,忽上忽下的飘着,略微的遮挡了视线。

  “嗨~~!”铜铃般清澈的嗓音再次出现,可对尼桑来说,那就像牛头马面来收保护费一样恐怖。

  只见孟娆刚刚口中的男猪脚,门西拿着一瓶饮料闪烁着光芒,朝着尼桑露出标准的八颗牙齿,挥着手。怎么看,他都像是赞助商派来插播硬广告的好吗?

  “嗨你妹!”尼桑忍无可忍,一个肘击将门西无声KO。在这一点上,身后的栾暖功不可没。人在保命的时候,往往做出的本能反应是最直接有效的。动作干净利落到周围的人群都浑然不知。

  画面一转!

  学校西食堂通往卫生间的走廊上。

  “老大,借点钱不咯。”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抢劫尼桑后又良心发现的小黄毛。

  “离我远点,滚!”铁巾装作不认识,看都不看他一眼。

  “靠,别这样啊,咱们合作这么久了,兄弟昨晚一把输个精光,你当大哥的好歹给我个机会翻本啊。”小黄毛依旧不依不挠的贡献着嬉皮笑脸。

  “铁巾哥让你滚啊。还真拿自己当兄弟,呸,就你也配!!!”铁巾的跟班诺林狐假虎威的呛声道。

  “我跟大哥说话,你插什么嘴。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嘴巴撕烂了,再把你那一嘴烂牙拔了?”小黄毛态度一转,言语犀利了不少。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是故意想让人发现是吧?扔你家卖杯儿子(和谐脏话),你要多少,快说。”铁巾发怒道。

  “呵呵啊,还是老大有义气,不多,你就把昨天那小子的学费给我就行。”小黄毛耸着肩搓着手猥琐的笑道。

  “学费我还给他了。没有!”铁巾一脸正经。

  “我靠,不是吧。我头脑发热,大哥你怎么也被传染啦。我们昨天不是说看情况再说的吗?怎么会这样,那小子有毒啊!?没钱翻本会死人的啊,老大!”小黄毛急的都快变成超级赛亚人了。

  “你懂个屁,那点小钱就能帮铁巾哥涨了十个家族积分,相当于一周的日常任务。值很了!”诺林见缝插针的让整出戏显得不是那么干。

  “好了,都别说了,我一会转五千给你,赶紧给我消失。上官云!我警告你,以后没有我的允许别主动凑过来;否则,我保证你以后都没机会再踏进这个校门半步。”铁巾说完挥了挥短袖,不带走一滴汗珠!

  回到惨案现场。

  无处可躲的尼桑,鬼使神差的跑回了奇葩屋,这凉爽中带着淡淡香甜的屋内与门外恍如隔世。他发誓就算被栾暖打死也绝不跑出去被剩下的盛夏荼毒了。

  隔着猫眼观察了门外几分钟,发现没有栾暖的踪迹。尼桑才松了口气,转身跑到三层的洗漱间。

  正打算用冰冷的自来水洗去满头满脸的汗水,忽然像触电一般,将手缩了回来。尼桑忽然想起了从表妹口中听过无数次的至理名言,一句是:女人是水做的,另一句则是:美不美一盆水。当时还取笑表妹人小鬼大,胡编乱话。此刻设身处地之后才明白什么意思。只能意犹未尽的冲了冲手臂降温,然后取了一块干的毛巾,轻轻的对着镜子蜻蜓点水般的吸走脸上的汗珠。右眼被汗水浸泡的假睫毛,摇摇欲坠。尼桑试图将它粘回位置,却因为胶水失效屡次尝试而无果,一种猫抓心的焦躁感油然而生,反正都得罪栾暖了,也不怕多踩一条线。尼桑把心一横,下至二楼找到早上栾暖帮自己化妆的房间,门没有锁真是太好了。

  尼桑根据记忆,迅速的拉开了化妆台的最右边的抽屉。

  纳尼?!

  大大小小十余种类似的瓶子,上面也不知道印的是哪国的语言,尼桑吃一堑长一智,可不敢乱用了;警惕的拿出其中一瓶,拧开盖子,用毛刷轻轻的在手背试了试,又用鼻子闻了闻,按部就班的逐一试了下,手背上一道接一道横七竖八的拼凑出一个“丑”字。别说,这东西闻多了还挺上头,尼桑晃了晃头,选中了其中一款印象中味道和颜色最接近的胶水,开始模仿着栾暖的动作,似模似样的给自己的假睫毛根部图上胶水。

  “哟呵,这小子还挺有天分的嘛。”栾暖捧着手机,观看着通过房间的实时监控里,尼桑的一举一动。不得不说,这一招欲擒故纵用的甚妙。

继续阅读:第11话:嫐人的一天(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渣能学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