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鸟人
晴川2017-09-12 08:344,465

  素霓大叫一声:“啥玩意!这上面居然禁止杀死虐待任何动物!这是要饿死我们啊!不对啊……”素霓疑惑地看着叶青玄:“喂,法律禁止虐待动物啊,你拿那东西整我,肯定不能算优待吧?难道你不但不把我当人,连动物都不算了?”

  叶青玄掩面,我擦,我就觉得给他看法律有点啥不好……

  叶青玄艰难地:“这是,我们很久以前的法律,有些规定不太合适……”

  素霓斜眼:“合不合适你说了算呗?你在自己鼻子上直接标上你是法律多好啊。”

  叶青玄开始寻找他的电击器:“我觉得,我可以先按你们的律条来,讽刺侮辱师父应该咋处理来着?”

  素霓大方不惭地:“罚跪,饿饭,拿棍子抽,不过我是王子,除了我爹,谁也不能打我,你打我奴隶就行了。”

  叶青玄无语望天,难怪这小子如此嚣张,原来按啥法律都打不着他。

  复活的素霓看着有十四五岁,可是依旧活泼如一只猴子,看了一会儿过去捅电脑。因为他发现映在墙上那些字,他伸手一拨就会动弹。再拨两下,叶青玄那边就跳出来“有其它用户正在使用电脑,是否允许?”叶青玄点了个允许,一道光下来,就把素霓给全息扫描了,然后整个系统都警报了:“非法用户,拒绝登入!”叶青玄只得重新填手续:“填加新用户……”

  素霓叫:“喂,在干什么?那个光不住地晃我。”

  叶青玄扔给素霓个玻璃板:“站上,身子往前倾。”素霓蹦上去,身子前倾。叶青玄惨叫一声:“微微……”没等说出“前倾”两字,素霓已经子弹一样射到他身上,直把他撞得惨叫一声,整个人镶到墙上两秒钟才壮烈地瘫倒在地上。

  素霓当然没啥事,人家猴子一样的身手,还有超级反应能力,一站上就感觉这速度不对啊,然后他就机灵地一扭头,根据以前的淘气经验,要摔了的时候,摔老爹身上,又软和又安全。结果他师父奄奄一息地呻吟:“救命!”

  素霓呆了一会儿,沮丧地:“师父你怎么了?你也太不抗撞了!”没道理我好好的,你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啊。

  叶青玄怒吼一声:“滚出去!”

  素霓呆呆地看着他,叶青玄放缓了声音:“把那个反重力悬浮板拿到外面去玩!”

  素霓“噢”一声:“师父你没事吧?”

  叶青玄呻吟:“没事,我就是想静静。”欲哭无泪地,不是,其实眼泪都快痛出来了。你快给我出去吧。

  素霓到了外面,才发现除门口巴掌大的地方,下面就是悬崖,哎呀,师父你这心可真大,我在屋里玩就撞个墙,在外面玩不会摔死啊?不过素霓是个孩子,啥也挡不住他要玩,站到那个透明板子上,想试试结不结实,蹦两下,结果他往上一蹦,板子顿时就跟上,根本不离他脚,素霓好奇,再往上蹦,这下好了,连蹦三下,板子根本就不停了,直线上升,素霓低头时,我擦,离地几千米,顿时就腿软了。啊啊啊,我怎么下去啊?素霓吓得蹲下了,下降下降,没用。板子只是停下来了。素霓急得伸手按那块板,下去,你给我下去啊!他这一按,身体就有点不平衡,往前倾,板子顿时就朝着他前倾的方向子弹般地射出去,把素霓晃得“啊啊,我要掉下去了!”身子一往后倒,板子立刻减速了。素霓惊奇:“咦,好一块如意板啊。”他站起来,前倾,后倾,左倾,右倾,只见空中一少年,飞快地掠过山顶又转回来,在乾元山顶不住划圈。

  素霓直划了十几个圈子,终于停住,这玩意这真好,就一个问题,下降是啥姿势?!素霓咬着手指,跺脚,没用,坐下,没用,要不我跳下去?开玩笑,下面的山顶都离他上千米,跳下去会变肉馅。素霓气急跺脚:“叉叉叉,我要下去!”结果板子懵了,慢慢往上又爬了几十米,幸好它犹犹豫豫地升得慢,素霓站着不动它就停下来了。

  素霓已经忍不住大叫:“师父,师父……”郁郁葱葱好一大片连绵起伏的大山,叶青玄的山洞在这一堆山峦最高峰的半山腰上。别处都是龙一样起起伏伏的山岭,这山却象突出来的几个石柱子一样,笔直地立在群山中,山洞外几米的平台,然后就是悬崖。

  叶青玄正享受他那难得的清静呢,山洞厚几米,啥也听不到。

  素霓很想坐倒大哭,然而几千米的高空哭有啥用。看起来只能等师父想起他来,把他领回去了。可是高空挺冷的,风还大,素霓觉得自己要冻成冰棍了。

  素霓沮丧地坐下来,没办法,只好默默欣赏下乾元山的美景了,想到二叉师父都没告诉他怎么玩,就让他拿去玩,而且是在悬崖上玩,那么啥时候能想起来还有个徒弟在外面玩,这事就不好说了,于是他就更沮丧了。

  好悲催啊,师父你是不是没学过怎么当师父啊?直接上岗没培训好危险的啊!

  就在这时,素霓看到远远飞过一只大鸟。这只大鸟有多大呢,身边的大雁还是一个点时,它就是一道线,奇怪,这是啥玩意?没见过这么大鸟啊!素霓站起来,身子微微前倾,整个人已经往大鸟那边飞过去了。

  其实大鸟也很好奇,鸟的视力比人好,它老早就看到半空中有一个人傻坐着。大鸟好奇,微微画个圆弧,想过来看看,这是金元洞叶青玄的地盘啊,青玄大仙遇到啥事了吗?需要帮忙吗?结果半空中那人站起来了,看样子好象是十几岁少年。青春期少年是狗都嫌的动物,它当即老远打个圈,问一声:“敢问是哪家仙童!”

  结果那英俊少年两手一拍,开心地大叫:“好大一只鸟,我要烤着吃!”

  把大鸟给吓得:我@@##%%&&……还想解释一下,我不是鸟啊,素霓已经子弹般地“嗖”一下射到面前,大鸟吓得人立而起,巨翼一扑,素霓给打得一个踉跄往后倒去。

  素霓吓了一跳,以为这下子非掉下去不可。没想到脚下板子立刻后撤,还微微斜起四十五度角,让素霓脚一蹬就站直了,然后人与板象长在一起一样,猛向前冲去。天底下也就素霓这样的二货能在自己还不会玩时就踩着悬浮板在几千米高空同巨鸟缠斗。

  大鸟也生气了,就算你是哪个仙人的子弟,特么上来就动手,还要把我烤了吃,我也就不用跟你客气了。

  当即挥动翅膀就给素霓脸上一下子,素霓眼见二三米长的巨大翅膀扫过来,那翅膀光是翅尖处就比素霓手臂还粗,上面还长着黑色带鳞的坚硬爪子,爪上的指甲巨大尖利,闪着寒光。素霓的感觉就是:好大的鸡翅啊!烤了能吃好几天!一歪头,翅膀从他脸侧划过,有根羽毛把他的脸刮出一道血丝。素霓伸手抓住那巨大翅膀,整个人就被带得飞起来,他一个引体向上,再一次翻到鸟人背上,一只手臂紧紧扼住巨鸟的脖子,另一只手已将巨鸟一只翅膀扭得变了形。

  然后,素霓发现,我擦,我的板子呢?

  他这个空中翻身的动作太特么超出板子的预料之外了,内存芯片瞬间就沸腾了:出了啥情况?人呢?人呢?一万种可能性在计算中……

  素霓看到半空中傻子一样一动不动的板子才感觉到:“坏了坏了!喂,过来!你过来啊!我在这儿呢!这是什么傻叉玩意啊!”不好意思,板子确有声控功能,然而你的声音并未被录入,根本启动不了识别。

  巨鸟一只翅膀被素霓扭住,脖子又被扼着,独翼狂扇了几次,转着圈子开始往下掉,把素霓吓得:“啊啊啊……师父救命啊!”一只手抓不住了,两只手都搂住大鸟的脖子,虽然勒得呼吸困难,但好歹大鸟有了两只翅膀,本能地扑棱两下,就稳稳地飞起来了。

  素霓感觉到自己不往下掉了,睁眼一看,我去!我这不下来了嘛!我真机智!

  立刻双手一勒大鸟的脖子:“往那边飞!”

  大鸟一看,没错,那儿是叶青玄的金元洞,我也正要往那边求救去呢,看来你还真跟叶青玄有关系,那正好我顺便再告个状!

  大鸟很听话地把素霓带到了平台上,刚停稳,要叫素霓下来,只觉两只翅膀猛地传来剧痛,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到一起了,它连句话也没来得急说,就摔倒在地,只觉得眼前一黑,金星乱冒。

  叶青玄觉得他还没清静半个小时,素霓就回来了,站在外面:“土豆开门,绿豆开门,地瓜开门……”

  叶青玄呻吟一声:“芝麻开门。然后,你为啥这么快就回来了?”

  素霓道:“师父师父你看,我抓到老大一只怪鸟。能吃好几顿!”

  叶青玄发怒:“为啥要抓鸟?不是告诉你不要虐待动物?”

  素霓呆了呆:“吃啊。我不虐待啊!”

  叶青玄气结:“你,你你……”然后怪叫一声:“这是什么?惊弦!这是朱帝的孩子……”

  素霓再次呆掉:“啊?又是什么帝的孩子?不是,这个长翅膀呢!真不是鸟?”

  那可怜的鸟人抬头,泪流满面:“救命!”痛痛痛死我了!

  叶青玄惊叫:“快放下他,你干了什么?哎呀,翅膀弄成这样……”

  嗯,古人抓到大鸟时怎么办啊?两只翅膀一扭别一起。

  叶青玄掩面:“素霓……你个闯祸胚。”

  忙把鸟人放台子上医治。好在只是筋骨扭伤,并无大碍。

  惊弦趴在台子上,素霓才看清,好吓人的一张脸,面孔是蓝色的,两个圆眼睛突出着,一张黑嘴跟铁钩一样。素霓忍不住摸摸鸟人的尖嘴:“哎,你看它这嘴!它就是只鸟,会说人话也是鸟,烤着吃可香了!”

  惊弦张了张嘴,看起来是想给素霓一下子,又忍住了。

  叶青玄狠瞪素霓一眼,劝慰惊弦:“你别理那个混小子。”

  素霓问:“阎开明长得跟人似的,为啥这什么帝的儿女都这个鬼样啊?”看看惊弦:“居然能丑得这么有创意。”

  叶青玄忍不住伸手去摸兜,素霓立刻惨叫:“我不说了不说了。”

  叶青玄白他一眼,拿出个手环给惊弦戴上。

  素霓拍拍胸口,表示吓死我了。

  叶青玄忍不住微笑,小按钮还挺有用的。他给素霓解释:“他们不是青帝朱帝的亲生子,说是朱帝的孩子,只是说他们归哪个舰队。他们都是人类,做了些基因修改。”

  素霓问:“是不是有病啊?为啥不给他们改好看点?都给改得怪物一样,这是虐待吧?还好,我师父善良,我依旧这么美貌这么帅,是吧?”

  惊弦就哭了。

  叶青玄白素霓一眼,臭小子,我要把你改这样,我看你一醒能把我捏死。然后,就看到地上的两点湿痕了,他有点尴尬,咦,被气哭了,我徒弟说话太难听了?

  叶青玄只得踹素霓一脚:“你这臭小子,会不会说话?”再安慰惊弦:“惊弦,人要是想飞翔,有些改动可能就是必然的,尖嘴和流线型的头,是为了降低风阻,面孔蓝色是为了不容易被发现。”

  惊弦轻声问:“还能再改回来吗?”

  叶青玄愣一下:“这……你不想飞了?”

  惊弦轻声:“我想回家。”

  这问题明显太出乎叶青玄的意料之外了,叶青玄明显空白了两秒钟才回答:“这,这需要同朱帝商量。”

  素霓愣了:“为啥不让他回家啊?他既然有家,朱帝凭啥霸占别人的儿子啊?”

  叶青玄皱眉:“这个,通常,既然,这个……”

  素霓问:“这事合法吗?”

  叶青玄噎了一会儿:“滚!”

  素霓点头,表示我了解了,你给我看那个屁法律根本是坨屎。

  叶青玄默默地操作,查看惊弦的生化数据,同时保存了一份基因样本,点击同意医疗方案,确定之后,机器开始自动治疗。躺在台子上的惊弦,一动不动闭着眼睛,眼角,有泪痕。

  叶青玄沉默。

  合法吗?不合法。改基因就不合法,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更不合法。

  然而,他们的整个生存体系就依靠这种违法存在支撑。电不够时,使用鸟人侦查最方便。

  对基因人的管制,直到朱厌出现才有所改变。

  朱厌。

  因为朱厌,他们才能建起核电站。

  也因为核电站,朱厌变得无敌。

  朱厌差点毁了整个舰队。

  叶青玄同情他,叶青玄杀了他。

继续阅读:第13章 不能回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千年前有神经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